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归田记 第二百六十二章解惑

时间:2018-05-16作者:鲤鱼大大

    慕垣没来立即回答石榴的问话,似乎在考虑该怎么说。

    绘之没有进屋,反而走到灶房,舀了瓢水仰头灌了下去。

    既然没地方躲,也无处可躲,那就不躲了,她也想知道个清楚明白。

    伸手抹了一把嘴角,又在外头洗了把脸,甩了甩手上的水,她走出去,对那两个站在门口的人说道:“我也想知道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慕垣的脸上露出一抹为难的苦笑,低头沉吟一会,方才重新抬头说道:“我知道你生气了,可总不能让我站在门外说吧,毕竟人多嘴杂,这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。”

    绘之用鼻子哼了一声,心道反正她这会儿也不可能将人运走,给慕垣单独看见,总比让大家都看见好,这样一想就让开路。

    她虽然领了慕垣进来,但当走到门前的时候,还是犹豫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不得不假设慕垣会不讲理的将人弄走,那么她要反抗到什么程度呢?那人很可怜,但慕垣跟她算是熟人,而且对她有恩……

    这该死的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她一面假装要推门,一面貌似毫不在意的问:“怎么突然来的这么着急?”

    她的手其实已经落到了门上,门开了。

    屋里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她的眼睛一下子大睁,只见屋里原来放置的蒲团被放回了原地,她两次用来给他盛粥盛水的碗也被放到了小桌子上。

    要不是她刚刚亲身经历,她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呢。

    她首先怀疑的是那个人躲藏了起来,可她又很确定他根本没法走路,除非是爬的。

    爬又能爬多么远呢?

    灶房她刚才已经去过了,并没有人,那么会在她起卧的屋子?

    她对慕垣说到:“你先坐,我去换衣裳。”幸好还有这个借口可以用。

    说完她又支使石榴:“去烧点水,没有开水了。”

    石榴应声而去,慕垣也坐在了小桌子前头,他面前就是那两个用过的碗。

    水碗本就干净,粥碗也被舔得一丝不落。

    在慕垣的目光落在上头之前,她一把抄起来,塞给石榴:“帮我把碗洗了。”

    石榴还嘀咕:“喝水用的,洗它干嘛。”

    慕垣当然看见那俩碗了,但是并未多想,只以为是绘之吃完饭偷懒没有刷碗,现在被人看见所以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他想对她笑笑,不是嘲笑的那种,不过笑容对上的是她的背。

    绘之去了卧房,里头也没有人,床下,箱子里头都找了一遍,很确定人不在,她的心情说不出的失落,差点忘了换衣裳。

    那个人不在了,倒是给了她更多的勇气,对上慕垣之后先发制人的问:“过年的时候你就特意来说过,族长也在庄子里头强调了,现在这么贸然又来,我很好奇,这么个小破庄子,有什么值得宵小们惦记的?还是慕庄主反悔,不想把庄子卖给我们了?”

    她首次在他面前露出犀利的样子,慕垣有些招架不住,不知怎么想起佛法里头那句“由爱故生怖”来。

    苦笑连连的摇头:“你坐下,我同你说一点。但你得同我保证,不许乱想。”

    绘之几乎要把那句“不能保证”脱口而出,好在理智还在,勉强将她敏感多疑的神经给拉住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慕家庄以种粮食出名……,你种过地,知道种庄稼其实就是靠天吃饭,旱涝都是常事,就算慕家庄休了水渠,一亩地一年也收不上几百斤粮食来……,可慕家庄想在乱世存活,单靠种地是不成的。从前我只是影影绰绰的知道一些,但不是十分清楚,也就从前年开始,我做了些事,渐渐得了庄主的信任,这才接触了些庄里的核心事务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田庄的地利位置很奇特,我不知道你注意过没有,它的西面北面都是山,再靠北一些,距离此地不算太远,有……”

    他停住了话头。

    石榴端了水跟热好的馍馍过来了。

    绘之等她放下,便支开她:“你去看看他们查的怎么样了?若是庄子里头的人有不乐意的,替我劝劝大家。”

    听到她这么说,慕垣的嘴边勾起一抹浅笑。

    等石榴走了,绘之低头道:“你继续说啊。”她则拿了筷子吃饭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慕垣叹了口气,低声道:“我这次是莽撞了,但也是为了大家好。”

    “实在是事关重大……,那边据我所知是一座铁矿……”

    绘之浑身一凛。

    慕垣看着她的样子,缓缓的道:“我知道你一向聪明,想必现在也明白过来了吧?为何慕家庄远近驰名,庄主过个生辰,韩王连年送重礼……”

    绘之当然明白,她甚至想的更深,只是没有跟慕垣说罢了。

    上去很多年前,那时候范公范婆还在,天下已有乱象,他们就听说许多地方走失了人口,还是些青年壮丁……

    她要不是见过那个小腿骨头碎裂的人,她还可能一时想不到此处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想到了,却不敢问了。

    假若真的跟她猜想的一样,她不敢确定慕家庄会不会灭口。

    慕家庄在西水这边的名声太好了,而且他们贿赂韩南天也不是一日半日,韩南天能送礼,那自然是因为他收了极大的好处,否则他一个称王的人,至于这么折节下交一个普通庄子的庄主?

    虽然不敢跟慕垣说她的猜想,但她仍旧有话问:“那你来这里是做甚么?若不是你说,我并不晓得有什么铁矿金矿的,再说我一个普通人,那跟我又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慕垣笑着摇了摇头:“算了,谁叫你是女儿家。这么跟你说吧,铁矿对慕家庄来说至关重要,守卫铁矿的也是庄主的亲信,谁知就在年根那会儿,守卫略一松懈,就发现有人偷了铁矿的堪舆图……,这东西就是块肥肉,若是被其他人发现,定要来分一杯羹,因此庄主才火急火燎的叫人在这边细查,免得这堪舆图落入他人之手……”

    绘之的嘴唇略往一侧收了收:“这里都是慕家庄的势力范围,别人来抢就能抢到啊?”

    她做出一副不屑的样子,慕垣不由发笑:“你呀,太小看这天下人了。俗话说,人为财死鸟为食亡,怎么就不能抢了?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