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归田记 第二百六十一章意外

时间:2018-05-16作者:鲤鱼大大

    一般来讲,在脚上弄个铁环比在手上弄一个更难拿下来,因为脚后跟大。

    那个人的脚上没穿鞋,脚上也没肉,就一层皮包着,之前她没细看,现在看过来,才发现或许不是腿断了那么简单,而是他的小腿到脚,骨头全都碎了。

    突然觉得手里的斧子似有千斤,握都握不住。

    大概她站的太久,那人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,眼里没有疼痛,只有些微的疑惑。

    绘之也望着他,他不像刚才听到小六娘声音那样抖了,只是整个人摇摇欲坠,像快要散架一样。看他的样子,就知道他肯定是常年累月的在阳光下暴晒,否则不会那么黑,他的手脚都有厚茧,这应是做活留下的。

    他仍旧不说话,嘴唇紧紧的抿着。

    绘之往“他或许是个哑巴”方向略想了一下,不由打了个冷颤,那可实在是太残忍了。

    她一向是天不怕地不怕的,可这一会儿功夫,她竟然觉得自己有些怯了,直面别人的痛苦,对她来说,真不是件值得高兴的事,使她难受的不是对别人表示同情,而是那种感同身受的滋味,就好像这些苦她都受了一遍的滋味。

    这种情绪暂时还没什么办法克服。

    脑子有些空,她上前重新给他倒了一碗水,低着头递给他。

    瘦骨嶙峋的手捧住碗,又是一气喝了。

    喝得太急了,虽然没呛着,可估计他胃里也难受,就见他张着嘴在那里喘气。

    绘之脑子里头两种声音拉锯。

    “万一他是个坏人,受这些折磨是罪有应得呢?”

    “那若他其实是好人,是被人迫害至此,你会不会替他报仇?”

    一时也有些六神无主,她下意识的逃避,丢下一句:“我再去弄些柴回来。”说完就跑出去了。

    她这地儿只要关上门,大家就知道她不在家,寻常是不会有人来的,再说就算有人来,在外头喊两声,只要没人应和,来人也就该走了。

    到了地头干活的时候,才发现自己口干舌燥,是了,这一折腾天都晌午了,她的窝窝没了,水也没了……

    因为不放心,也因为觉得自己的表现实在太怂太不勇敢,她抓紧时间弄满了一车,然后牵着牛往家飞快的走。

    可人算不如天算,等她紧赶慢赶回到庄子的时候,正好碰上慕垣带着十来个人过来。

    后背一下子就被冷汗给盖住了。

    她控制着自己的手没有去摸肚子,因为里头的脏器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慕家庄不要名声收那么多的租子,还征收壮丁,慕垣去送礼之前,她们从范家回来的路上碰见的那些精锐骑兵……,还有慕垣三番两次的试探,其实一切都在告诉她,慕家庄的水很深,并没有她表面上以为的那么平静。

    更叫她难受兼惊恐的是,她现在不是一个人了,身后是一个庄子的人,并且大多数都是老弱妇孺,她没法独善其身。

    她听到慕垣对人说:“一间屋一间屋的仔细查找,别叫人躲里头。”

    族长在这一方面表现的很积极很配合:“这里每一户我都极其熟悉,我带着他们过去。”

    他这种配合,其实是识时务,是明知慕垣乃是地头蛇,所以不敢反驳不敢违逆,但听到绘之耳朵里头,无疑的,使得局面更加雪上加霜。

    慕垣的已经看见她了,他的目光盯着她的手。

    绘之低头,发现自己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按住了腹部,她抖得很厉害。

    慕垣走了过来:“你怎么了?”说着伸手就要扶她。

    她强忍着已经到了嘴边的颤抖,挥了下手道:“没事,我就是早饭没吃,午饭也没吃,饿得狠了。”她嘴唇发干,整个人确实也呈现出一种缺水的状态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慕垣还不忘表现温情,他抬头看了一下自己的马,笑着道:“可惜走的匆忙,没带什么吃的。”

    绘之胡乱的点了点头,在人群中寻找小六,看见之后就喊了他一声。

    等小六走过来,她把牛缰绳直接塞给他:“你娘说家里没柴火了,这一车是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小六一听就明白他娘又干了什么蠢事,气的不行,但大庭广众之下,他也不能为了自己家丑率先闹起来,最后闷头拉着牛走了。

    这一折腾,围观的人也知道她饿的虚了,就有人发出善意的笑:“快回去吃饭歇着。”

    绘之“嗯”了一声,又对慕垣点了点头:“一会儿再说话。”说完也不看他的脸色,就自顾自的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石榴追了过来,她扭头对她说道:“你先去看着那些人,我回去换件衣裳。”

    石榴这才发现她的后背湿透了,连忙点头:“行,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绘之一个人回到屋里,深吸一口气,伸手正要推门,外头突然传来慕垣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石榴怎么站在外头?”

    绘之听见这句话,顿时将手放下了。

    她转身,将后背对着门口,四下打量。

    院子很小,屋子就那么几间,床下空空如也,一目了然,根本没有藏人的地方。

    但因此就叫慕垣将人带走?

    不。

    如果慕垣不给个明白说法,她绝对不会答应。

    或许是那个人身上太过明显的劳苦痕迹打动了她,也或许是他吃饭的样子令她想起从前,不管怎么说,那都是一个人,并不是一个无关紧要的物件。

    门口传来石榴的声音:“她出了一身汗,要换换衣裳……,慕大哥先去我们住的地方坐坐吧?”

    慕垣没有同意:“不了,我也在这边等等她,应该用不了太久。”

    他越表现的从容,石榴就越紧张,声音都有些颤了:“慕大哥不来则已,一来气势汹汹,吓了我们好大一跳。”

    慕垣笑了一声,声音低了三分:“是为了你们好,免得惹上麻烦。这次带了外人进来,我知道是自己唐突了,不过叫人过一遍,若无意外,以后你们的日子会更好过。”

    石榴强装镇定:“那要是有意外呢?慕大哥,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不说清楚,我们怎么晓得轻重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