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归田记 第二百五十八章喜事

时间:2018-05-16作者:鲤鱼大大

    老郑头虽然嘲笑了绘之,但他自己其实也怀着希望,弄了种子出来之后就偷偷种了几棵,尽心尽力的伺候着,可惜到了冬天,还是冻死了。

    这一年的冬天格外冷,庄子里头年幼的娃娃都淌起了鼻涕。

    老郑头绝了后,格外喜欢聪明乖巧的,看见就心疼,撺掇绘之:“反正来年就种新的了,这些就拿出来,一个小子做一身棉袄尽够了。”

    绘之便叫了石榴过来做棉袄,石榴跟关氏都是婚后没有孩子,两个人处的好,石榴便问怎么不叫关氏过来帮忙。

    绘之道:“她那边有婆婆嫂子,我不愿意多生事端。好了,叫你做你就做,啰嗦什么。”

    石榴见了这些白棉也喜欢的不行,绘之便道:“给庄子里头的小子们一个人一身,下剩的要是有多的你就做一件吧,只不许到处显摆,这是外头买来的,明年咱们自己多种些,到时候大家伙就都有了。”

    石榴这才明白绘之为何不叫关氏——自己在绘之心里是独一份的最信任,连关氏都比不上自己,哈哈。

    两个人关起门来忙活了好几天,终于每个人孩子都有了。

    做好了衣裳,绘之有心让老郑头更融入庄子,就喊着他一起去给族长送去了。

    “郑叔心疼孩子们,打外头买了布,我们做了些棉衣,今年钱还不凑手,就先可着孩子们的做了,等明年那一季粮食下来,咱们大人也能穿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绘之其实只出了功夫跟布,但这一替老郑头宣扬,效果太是立竿见影,孩子们都喜欢跟他亲近了,有喊他郑爷爷的,有喊他郑伯的。

    老郑头的脸上褶子都少了几个,到了年根底下,拿了钱给绘之:“你也去买布做衣裳,这是我单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绘之欢欢喜喜的收下了。

    老郑头看她不见外,自己也高兴。

    绘之照旧带了石榴出去逛庙会,庄子里头一起去的人不少,凑了两车,大家天不亮就出发,挤在车上,到了晚上半夜才回来,冻的都不轻。

    第二天老郑头一大早就上门问罪了:“臭丫头,竟敢消遣老头子。”

    绘之笑:“我怎么了?”

    老郑头哼:“你要是不笑,我还能信你。”

    绘之大笑,投降道:“族长就跟我说了一句,我只耳朵听了,其他什么话都没说。”

    老郑头喷她:“那你不应该跟我说一声啊?!”

    “我这不怕我要是露了口风,您再连夜逃跑了吗?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石榴打着哈欠过来,还一头雾水,问老郑头:“郑叔,绘之怎么得罪您老了?”

    绘之是真笑出了眼泪。

    老郑头的脸渐渐红了,又哼了一声,转身就走,不过瞧着身影怎么看怎么有些落荒而逃的样子。

    族长虽然是范氏的族长,但庄子里头不仅只有范氏,还有杨氏李氏等其他姓氏,平日族长也一视同仁,公正对待,他受父亲影响,知道宗族兴旺不是靠欺压其他姓氏而来,而是应该与其他姓氏同生共存,当大家利益一致的时候,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,正所谓众人一条心,黄土变成金。

    老郑头是绘之带来的,族长起初冷眼旁观,经过这一年,可以说对他的为人已经深知,并且知道他精通农事,是伺候庄稼的好手。

    这做农活儿,绘之这样的年轻人,胜在勤快,但老郑头的好处更大,他经历的多,什么作物该在什么时候种,都能说的上来,这就了不得了。

    族长想笼络住老郑头,不得不替他的终身做打算。老郑头现在无儿无女没有老伴,族长便想给他保媒,说的是范氏族里的一个回了娘家守寡的婆娘,婆娘也姓范,是范氏一族的闺女,可巧她也没有孩子,爹娘前年亡故,现在孑然一身,族长先问的她,她点头同意了,族长才又趁着庄里人少,找了老郑头来说。

    一说可不把老郑头说羞恼了?绘之一回来,就兴冲冲的来问罪来了。

    绘之只是笑,其实并未劝老郑头接受,不过陈力听说之后,却主动去找老郑头去了。

    石榴不想叫他去,他道:“若是郑叔只恼不羞,那就没有转圜的余地,可你看他脸红耳赤,显然羞的不行,想来心里也是有些意动的,我去说说,给个梯子,他也就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陈力走了,石榴跟绘之嘀咕:“你说将来我老公公要是回来,他会不会也上赶着这么给自己找个后娘啊?”

    绘之道:“很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石榴心塞。

    这门亲事虽然定的仓促了,但算是庄子里头的头一回婚庆喜事,成亲的双方又是两个十分命苦的可怜人,意义很不一般,族长亲自操持,各家各户都给女方添妆,那头也说了不要男方聘礼。

    不过老郑头还是忍着羞,气哼哼的过来找绘之:“去打簪子。”

    绘之把这事儿塞给陈力:“他有媳妇,他会挑,让他陪你去。”

    她是躲懒,也是怕麻烦,谁知一日后老郑头跟陈力回来,却单独拿了一根簪子给她:“你也老大不小了,说句拿大的话,我是把你看成闺女的,收着这个,是我的心意。”

    一番话说的绘之低了头,眼圈涨红了,不过她却不肯哭,还强笑道:“我肯定得收下,您现在疼我,将来郑婶子给我添了弟弟,那就没我啥事了。”

    羞的老郑头手抖的抄起笤帚了,围着院子追着要打她。

    绘之也没了伤感的心,又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陈力还同他媳妇酸了一句:“你我成亲,也没见她这般高兴。”

    这一年因为大家安定下来,日子有了奔头,到了春节过年的时候,大家都格外的高兴。

    正月里头拜年的时候,陈力才见到慕垣。

    短短一年间,慕垣眉目更加坚毅,已经有了上位者的威势,陈力一见他,就觉得自家膝盖有些软。

    两个人没说太多的话,围着慕垣的人太多,过来找他给他拜年或者送帖子请酒的人络绎不绝。

    陈力渐渐被人挤到外头,慕垣看见了,抓紧时间同他说道:“别急着回去,晚上我找你有事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