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归田记 第二百五十六章婆媳问题

时间:2018-05-16作者:鲤鱼大大

    慕垣是希望陈力能给他从中传传话,譬如说叫绘之知道他其实还没有放弃,还希望能够娶她之类的。

    但慕垣张不开嘴,他没法跟陈力那么直白的说出来。

    陈力呢,典型的吃饱了啥都不惦记的货,慕垣这边问完他,他回去只捡着那句“佃还是不佃”说了,其他的啥都没说,上趟茅厕的功夫就拉出肚,啥都没了。

    说完话看见窗台上几个绿油油的像没熟的桃子一样的东西,他拿起来问:“这是哪里来的果子?好吃么?”

    石榴憋着笑:“你尝尝,我们都吃不上来,没准能对你的口味呢。”

    陈力嘿嘿一笑,伸手擦了一下,也不洗,张嘴就咬。

    他嘴里憋着一句“还是媳妇疼我”,本打算不管酸甜都说出来讨好讨好媳妇来着,但咬了一口之后,那句话就怎么也说不出来了,偏石榴还凑到他面前嬉笑着问:“好吃么?”

    陈力的脸皱成三个字:“不好吃”。

    绘之不由大笑,这就是那些奇怪的植株所长出来的东西,她摘了几个,但很显然这东西不能入口,嚼不烂,可以想见,即便等这果子成熟,也是入不了口的。

    庄里人都没见过这种东西,老郑头也说不认识,只有绘之看那密密麻麻的一排,一个个青色的小桃子从一丁点儿慢慢成长,心中欢喜。

    庄子里也开始陆续的添人口,杨七从外头娶了个媳妇,大李子家先人一步,他媳妇怀上快生了,庄子里头虽然没有专门的接生婆,但年纪大的婆娘们都有接生的经验,眼见日子安稳踏实下来,大家对新生命也变得期待跟欢迎。

    关氏也被婆婆催了好几回,她听烦了之后,就躲到绘之那里。

    关氏有时候很羡慕石榴:“没有公婆在眼前,可是享福。”

    石榴确实不大着急,听了关氏的话,就故意骄傲的抬头挺胸:“是啊,是啊。”

    又过了不久,新婚的杨七媳妇竟然也怀上了,小六娘馋的不行,干脆跑去找关氏她娘说话。

    关氏自己躲出来,她娘总不能也躲,关氏心疼老娘,不免吵吵,这一闹腾就在庄子里头炸开了锅。

    族长本想给绘之脸面,让她出面管一管,也好树立些威仪,谁知绘之压根没往心里去,他只好自己出马,先敲打了小六娘,又说了关氏一顿,总之两方各打五十大板,将这场闹腾镇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关氏因嫁过来快一年还没有怀孕,不免有些心虚,小六娘大概也看出她这番外强中干,逮着小六从外头刚回来的当口抓紧跟他说道:“你姐都出孝一年了,要是庄里有合适的人,我早给她说合了,可是没有,数一数庄里现在的光棍子们,不是毛都没长齐的豆丁,就是些歪瓜裂枣,我这段日子看着,慕家庄那边一些人也常来找你姐,说是问庄稼的事,我就不明白了,一次问清楚不行,还非得时不时的就来,有时候还得拉着你姐去,我可看了,再这样下去,你姐非得嫁到外头去不可!到时候咱们这些人怎么办?就是族长也觉得我的话有道理,否则就不会说你媳妇了。”

    小六被他娘一番话弄的云里雾里,先捡着关键的问道:“阿姐嫁人跟我媳妇又有什么关系了?”

    小六娘一拍大腿:“你们生了孩子,不拘男女,先过继给你姐,你姐有了孩子,就不会嫁人了。”

    小六给气笑了:“我姐又不是不能生,好,我知道你意思,就怕她撂下大家自己走了,这还不好办?招赘个上门女婿不就成了?”

    他娘翻了个白眼:“可拉倒吧,凡是倒插门,我就没见过几个能把日子过好了的。”

    小六反驳:“那是您见的少。”

    他娘跳脚:“我见的少?你个臭小子,你说你是不是也想去关家啊?白养你这么多年,养了一条吃里扒外的白眼狼儿啊!”

    关氏听她骂的难听,出来说道:“小六是不是你亲生,你骂他还不如骂我!”

    眼见婆媳两个又要吵,小六才从外头回来,顾不得快累瘫的身体,推着关氏往外走,又扭头对他娘说:“我们这就去找阿姐,商量商量。”

    等出了门又劝关氏:“咱娘那嘴上没门把儿,我是从小被她秃噜到大,她就是骂我骂的再不中听,我也习惯了,权当是个屁,你只不理她就成了。”

    说了一阵,见关氏低头抹泪,吓了一跳:“她打你了?我回去找她。”

    关氏被他这种“大惊小怪”的动作给搞的破涕而笑,连忙拉住他,扁着嘴道:“我不是为了这个。婆婆的意思我知道了,其实我也怕阿姐一走了之,虽然日子过得好了,但是她在,就感觉有主心骨……”

    小六倒吸一口气:“你不会也那样想的吧?”

    关氏娇嗔的捶他一下:“我倒是想生,那不没怀上么?!”说着又委屈的流出泪来。

    小六心疼道:“好了好了,都是我不会说话,走,咱们找阿姐说说话去。”

    绘之正在家里训牛:“都跟你说了,不许吃不许吃,旁边那么多野草,好家伙你专门逮着那嫩尖啃,你还趴下!给我站起来!”

    小六跟关氏进门就听见这一句,两口子面面相觑,小六用气音跟关氏道:“要不咱俩改日再来?”他姐看上去比他娘还生气。

    关氏也惴惴不安,虽然知道绘之讲理,但大家也都很害怕她啊!

    就在犹豫的当口,绘之已经转身了:“进来就进来,戳门口做什么?给我当门神么?”她今日又去看那些植株,数它们结的那些果子,一不留神的功夫,黄牛啃了好些嫩尖尖,可把她气坏了。

    小六跟关氏瞧见挨了骂后慢吞吞的站起来的黄牛,俱都老老实实了,随着绘之进屋,不敢掺水分的把事儿一说,当然,只说了小六娘催关氏生孩子的事,没敢说招赘不招赘的话。

    绘之听了凶巴巴的道:“我比你年纪大,我都没嫁人呢,你们着忙什么生孩子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