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归田记 第二百五十五章转机

时间:2018-05-16作者:鲤鱼大大

    过了正月十五,绘之就套上牛车将老农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老农姓郑,乡里人都喊他老郑头,他儿子不务正业,一年作的一年,终于把自己作死了,老郑头孑然一身,虽然是活着,但叫他自己说:“生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不过他却没想过自杀,因跟绘之相熟了,知道她是个爱侍弄庄稼的,也跟她说了几句心里话:“有时候恨不能病一场,叫老天爷把命收走了,可什么时候病呢,一病不得耽误地里的活计?又实在不敢病。病不得啊!庄稼就是孩子,一个看不好,它就给你出难题,不是长草就是生虫,老头子我教子无方,种庄稼是唯一能拿的出手的,要是连庄稼都种不好了,那才是绝了我啊。”

    绘之跟他说:“郑叔以后就在我们庄子里住下,养老的事不用愁,我来给你养老。”

    老郑头到了小田庄,没进庄子就下地里去了。

    庄里就那几十口子人,互相没有不认识的,见了个陌生人,就有人上来问绘之。

    绘之一律对人喊老郑头“郑叔”,结果庄里的人大部分都跟着喊“郑叔”,或者喊“郑伯”,或者喊“爷爷”。

    老郑头这辈子还没得过这么多的尊重,他儿子常给他惹事,闹得乡人看他不起,经年累月的使得他沉默自卑,其实他何尝不向往热闹?

    他大半生都在渴望获得别人的接纳跟肯定,没想到因为绘之的态度而轻易就得到了,心里的欢喜无以复加,终于决定留下,并且肯定的告诉绘之:“这地可以拾掇,趁着刚化冻,赶紧深耕一遍,上一遍草木灰。”

    绘之高兴的不行,连连点头:“您这么说我就有底了。”

    庄子里头开始忙活了起来,有的人家慢慢的添了牛跟羊,石榴抱怨了几句:“当初拿钱买庄子的时候都不作声,现在悄不隆地买了牲口回来,这就有钱了。”

    绘之道:“所以大家种的地就各家留下口粮,其他的都要交到族里,以后族里统一置办农具,有了闲钱,先把韩铭那里的银子还上。”

    石榴道:“我不是那个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啦,我知道你就是嘴上说说,以后眼见得这边就好起来了,大家的日子一定越过越好。只是有这说闲话的功夫,还不如拿出农具来打磨打磨,该除锈除锈,该上油上油。”

    三下五除二按住石榴的叨叨,该干什么干什么,庄子里开始收起了早春的头一茬青菜。

    青菜的种子有限,并没有把所有的地都种过来,也正好先给那些空地翻地,种青菜的这些,他们可以缓一口气拾掇,因为要赶着种庄稼,只供应慕家庄那边显然是不成了,大家便结伴赶集去,或者进城去卖菜。

    付出辛苦总有收获。地里的菜卖的差不多的时候,族长喝醉了一次,对着老父亲的牌位哭了半天。

    陈力回头就跟石榴说了,石榴又对了绘之八卦:“好似想说迁坟的事,但其他人家都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绘之能明白大家为何不同意,一则迁坟是大事,花费不低;二来世俗讲究入土为安,迁坟要动土,不免惊动祖先,闹不好就要遭祖宗们托梦教训。

    好在族长也就是醉酒后那么一提,清醒过来,也就不再说了。

    出了正月,地里的活都收拾过一遍来,绘之才有了些闲工夫,她骑着牛晃了出去,本是漫无目的,想让它随便走,谁知黄牛竟将她又驮到去岁冬日那死了的植株那儿。

    今年春来早,惊蛰早就过去,天气转暖,地里忙活的人早早脱了冬衣,地里的小草也钻出嫩芽。

    绘之四下一看,不由惊奇,因为去年死掉的植株附近又钻出好些株苗。

    她自言自语:“不知道今年还有没有人来收。”经过一冬,她是知道这些小东西不好养活了,白使了她那么多炭火。

    望了望四下,这一片其实也属于庄子的地,但因临近山林,不好耕种也是真的,便这么荒了下来,只长些野草。

    她把牛拍开,叫它别处去啃草,自己拿了小锄头慢慢的将那些小苗四周的野草都给铲走了。

    回去之后,她心里便时不时的记挂着这些小苗,也赶了几回集,但没发现最早遇到的那个收苗棵的人。

    那人出现的很突兀,这样突然不来,也挺奇怪。

    绘之发现自己的好奇心因为对方的不按牌理出牌而变得巨大无比,越发的想知道对方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了。

    按着老郑头的指示,小田庄的众人开始种蜀黍,在种蜀黍的间隙里头种了些豆子之类的作物,勤勤恳恳的一季下来,好处是家家户户十天半月的也能吃一顿肉了。

    慕垣找了陈力,问他那边的地还佃不佃。

    “小田庄那边的地多,要我说你们干脆就住在那边,还省的两头跑。”

    陈力很不好意思见慕垣,虽然绘之没表现出什么来,但陈力就是心虚了,他觉得自己就像个水性杨花的妓子,先头使劲的撮合绘之跟三爷,中间撮合慕垣跟绘之,最后这些撮合都落了空。

    慕垣看出陈力的这份心虚,没说别的什么。从他的心里,是盼着绘之反悔,或发现他的好处,然后再回来求他的,但显然她太倔强太绝情,乃至他的期盼一直落在空里。更甚至绘之后来就干脆不回来,辛苦盖的宅子不住,地也交给陈力跟石榴两口子,他帮着弄了这个小庄子,倒是把她弄走了。

    陈力没说佃不佃的话,只点了点头,对慕垣道:“我回去跟他们商量商量。”其实小田庄那边已经在商议着今年开始种麦,只是大家心里没底,现在拼命的攒肥料,就是想把地弄的肥沃些。

    还是慕垣忍不住,主动问了绘之一句:“她还好吧。”

    陈力更闷闷:“好着呢,整天干活,黑瘦黑瘦的。”

    慕垣噗嗤一笑,陈力自来思想简单,就是这句黑瘦,照他看来也有不少水分,为的还是希望他能够主动看不上她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