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归田记 第二百五十三章冬日

时间:2018-04-15作者:鲤鱼大大

    石榴拿手丈量绘之的肩膀,她也不用记在纸上,全量了一遍之后心里就有数了,拖了一块布出来三下五除二的裁剪了。

    裁剪完,深沉的说:“这过年还是跟想过的人一起过才有意思,要不的话,孤零零的感觉也没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陈力在一旁泫然欲泣,敢情跟我在那边过没意思么?!

    石榴抬头问他:“你说是吧,老陈?”

    老陈很不痛快的道:“我还没儿子呢。”怎么能用老陈这个高贵的称呼?!

    石榴掐腰:“你没儿子是我一个人的事啊?!是我一个人的事吗?”

    陈力节节败退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!”

    绘之拍拍桌子:“你俩再吵就给我滚蛋!”

    这下小两口终于看出她情绪不高涨来了,陈力见风使舵:“没吵没吵,这不想热闹些么。”

    绘之这才不说了,吃了饭她自去屋里发呆,坐在那两个陶盆旁边烤火。

    陈力不知道她为这两棵小苗废了多少劲,嘲笑道:“这是留着过年当柴火烧?”

    遇到这种二百五,除了安慰自己不要跟他一般见识也没其他好办法,她转移了话题:“那边有人说怀孕的事了吗?”

    陈力不用说话,单看他的表情,绘之就知道答案了。

    石榴再说留在这边过年的话,绘之就不说别的了,只道:“等进了腊月二十,咱们一起回去,总得把房子扫扫,收拾收拾。”

    石榴在夜里偷偷哭,陈力就哄她道:“被人是看咱们恩爱,日子过得好,故意来刺你,你平日那么泼辣,怎么这时候倒是比我还怂了?现在没有孩子正好,咱们辛苦些,把日子过好了,再求观世音娘娘送个好孩子来,那时候孩子来了,也是跟着咱们享福,要是现在来了,还不得两三岁就跟着下地干活啊。”

    绘之听见他们说话,心里松了一口气。人家小夫妻的事,她安慰不了,翻了个身往耳朵里头塞了两块软布,很快就熟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冬雪过后,往慕家庄送菜的活计停了,族长又通过四下活动,重新给庄子里头的妇孺们寻了个活计,做些帕子荷包之类,赚的钱很少,但一个钱也是钱,再者过冬大家也没法上地里干活,便都围着做些针线。石榴喜欢热闹,也过去凑着做了几日针线,好在庄子里头的人都把她看做出嫁的闺女回娘家,并不谈论怀孕不怀孕的话题,有像小六娘这样不着调的,说个一句半句,关氏也给圆活起来了。

    族长过来跟绘之商量事。

    “一个我想着回去看看,也给祖宗们上上坟,另一个就是是开春之后,咱们人手不够,这手里趁手的家伙什就得好用些……”

    绘之点头:“慕家庄那边有打铁的,不过工匠的价钱倒是比麟县还要高些,麟县那边的农具也新颖,仿佛更好用。您要是回去,正好陈力带着马车来的,叫他给您搭把手,赶赶车,再说麟县那边他来回好几遭也走熟了的。”

    族长饱经风霜,听了这话眼眶一热,低头道:“那我就早早动身吧。”

    他走了之后,绘之回到屋里,打开范婆给她的匣子,一点点的摩挲过去。她虽然花钱不算大手大脚,但并没有太小家子气,这几年她赚回来的,也都用了出去。现在要置办新农具,说不得就得动用这份嫁妆。

    说到嫁妆,她又想起慕垣来。

    很奇怪的感觉,韩铭没说慕垣之前,她不是没有想过跟慕垣过,但韩铭一开口,她不知出于一种什么心态,反正那种凑活过日子的念头是再没有了。

    后来想了想,觉得自己一个人过的话也实在不孬,习惯了之后,她尽可以不用顾忌旁人,只做自己喜欢做的事,想写字就写几个字,想看书就看几页书,地里要种什么,也是她自己说了算,虽然孤单了些,可生活在这个小庄子里头,不说族长,就是其他人也少不了过来跟她搭话,大家还更自在。

    而且她不确定慕垣是不是领会到她这层意思,反正他最近没有来这边。

    这次石榴跟陈力过来,她也就没有朝他们打听慕垣的事,她想这样最好,慢慢的关系淡下来,大家不远不近的,她领他的人情,等慕垣找到好姑娘成亲,她送他一份大礼,等他们有了孩子,她再送,总有一日能把这人情还上。

    族长决定后日动身,陈力过来跟她说话的时候,她拿了三十两银子给他:“要是钱不够,就先交个定金。”

    陈力跟族长商量着,上坟的事不着急,他们先去慕家庄,然后再去麟县,把农具定下。

    进了慕家庄,陈力陪着族长看铁匠铺子里头的东西,慕垣打外头骑马过去,不一会儿又折身回来。

    陈力就笑:“慕大哥你这是才从外头回来?”

    慕垣跳下马,虽然风尘仆仆,但精神极佳,笑着对陈力道:“我晚上去你那里。”

    陈力连忙摆手:“咱们过两日再聚,我这不陪着过来看农具呢。”说着走到外头,把自己最近的动向说了。

    慕垣听了一愣,然后问他:“绘之去了一趟麟县,回来有没有说什么?她娘那边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陈力一副牙痛的表情:“我不知道,没敢问,但看上去,好似并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慕垣也跟着噎了一下,当然不高兴是一定的,高兴才奇怪。

    慕垣从陈力这里没得到有用的消息,马鞭在手里打了个旋:“我从现在到过年都有空了,明天去看看她吧。”

    陈力的目光被马鞭的柄吸引:“——金,金的?”

    慕垣伸手拿给他看:“庄主大人赏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陈力心里内牛满面,双手捧着:“还挺沉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是废话,寸金寸斤可不是虚的。

    慕垣笑着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陈力只觉得膝盖一软,觉得自己跟慕垣的差距是越来越大,连范成都比不上了,而今看来,慕垣混的显然比范成还要好!

    陈力只想躲媳妇的怀里痛痛快快的哭一场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