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归田记 第二百五十二章愕然

时间:2018-04-15作者:鲤鱼大大

    绘之本意是找范成说一声她回去了,谁知送信的人一去不回,韩铭却从门里出来了。

    未曾想到能碰见熟人,她抬头打量,却发现他脸色苍白,眼底发青,而且腿脚看着好似不便,不由的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韩铭心里一紧,他也想过,她既然有心嫁他人,可见对他是没那意思了,只是一见面看见她这般嫌弃的神态,还是痛的无以复加,恨不能立时死了算了。

    正当他难受的死去活来,绘之朝他走了几步:“你怎么了?怎么面色这么不好?”

    韩铭这才确认她眼底的不虞乃是担忧所致,一明白过来,他立即死而复生,伸手将她一把抱住了。

    绘之默了默,她对外人其实是很多防备的,但对着韩铭,实在防备不起来,他抱住她的一瞬间,她竟然还看了下四周——叫外人看见,她也会不好意思啊。

    好在这只是韩家下仆巷子里头的一个小角门,白日里头大家都当差,除了刚才她叫住传话的小厮,还真没看见其他人。

    韩铭心中大石落地,顿时一腔话都想跟她说,可他仍旧不敢,不仅不敢,在绘之伸手拉他胳膊的时候,他还顺从的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绘之四下打量,指着两块石头墩子:“咱们去那边说话。”

    等坐下之后就问:“不是说在甘南城么?难道是身体不好又回来了?”

    韩铭一听她见面不问其他先问他身体,心中泛甜:“原是在甘南城的,前几日才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见绘之的目光落在他腿脚上,他连忙往后缩了一下:“就是走路走多了,脚上起了几个泡,不要紧,都快好了。”

    紧张的样子叫绘之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过了一会儿才道:“你年纪这么小,还应该好好保重,免得落下病根。”

    韩铭立即道:“姐姐放心,我好的很。而且姐姐还不知道吧,父亲他最近得了一大笔资财,有了钱,招兵买马,平定天下指日可待,到时候大家就都能过上安稳日子了。”

    绘之虽然觉得他的话透着天真,但仍旧点了点头:“是呢,大家都盼着天下太平。”

    韩铭就冲她露出一个憨笑:“一定会很快就到来的。”然后他小心翼翼的问:“姐姐怎么来了?可是有事?”

    绘之以为范成只是跟韩铭请假并没有说详细,便道:“范成给我捎信,说苏太太病了,不大好。”

    不料韩铭听了却道:“这个我知道,只是姐姐过来这里,难不成是想接着回去?”

    “是。多亏了你给我的钱,我买了一个小庄子,安顿了范氏那边的一些族人……”

    韩铭低声嘟囔:“我的都是姐姐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他含在嘴里叽咕的,绘之没听清,不由问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,没什么。”韩铭又缩了缩腿,坐姿端正的像见到夫子的小学生。

    绘之才见识了苏氏等人的霸道不讲理,看见他这样,心里就涌起一股内疚,觉得是不是自己在韩铭面前也有些霸道了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就又低了几分:“我没有其他意思,就是很感激你。”范氏族人遭难,这件事不能算到韩铭头上,她帮忙是出于对范公范婆的敬爱,不忍范氏受难也就罢了,韩铭帮忙却不是他欠谁的,她将这份恩情记下,却暂时无力偿还。当然,这也是她情绪不怎么高涨的缘故。

    韩铭终于弄懂了她的心思。

    他试探的问:“姐姐也是才来吧,怎么一下子就要走?”

    苏家那边的事也没什么好隐瞒的,绘之淡淡的说了,之后道:“他们恐怕短时间之内不会再找我了,不过就是再找我也不会来。两下再不相干。”

    韩铭最盼望的就是她不与旁人相干,一听这话没有不高兴的,脸上没憋住一下子露出一个笑来。

    正好被绘之瞅见。两下一动,倒是真少了不少拘束。

    绘之脸上少见的露出些窘态,她是真不关心苏家这些事,但世情就认定了她跟苏家相干,她是苏氏的闺女,生死都不能脱离的关系,这叫人尴尬而又无奈,她只能借着苏氏的嘴,将自己摘出来。

    这些烂事,避而远之方是正常应对,若是一头扎进去,无异于钻到烂泥里头,即便将来能脱身出来,也是浑身泥臭,纵洗干净身体也洗不干净心。

    人一窘,脑子就容易出岔子:“听说你要娶公主了,定了日子了吗?”说完立即后悔,恨不能把这句话吞回肚子里。

    韩铭却望着她笑:“没有,他们折腾一通,我不喜欢,两个人过日子若是一方不愿意,这日子定不能过好,我何苦呢。她是公主,找个自己喜欢也喜欢她的,那还不容易么。”

    瞧见绘之眼底的懊悔,他趁机说道:“姐姐别管我了,你也说了我还小。倒是姐姐,上次慕垣慕公子过来,跟父亲说了……,父亲说两下各自宽心,还特意找我说话,我见那慕公子脾气温和,看上去就是个极为好相处的人,这些日子一直在想,是不是姐姐的好事将近……”

    绘之张大了嘴,满脸愕然。

    她甚至忘了自己怎么回到西水的小庄子。

    她按部就班的下地干活,等想起那几株野外长的小苗棵的时候,天气已经进了腊月。

    野外的小苗都冻死了,是死透了,而不是像葱韭那样只要根一直埋在地里,来年还能发芽。

    她有些失望,回家之后更注重保护那几株幼苗,甚至买了许多炭,为的是让屋子暖和一些,但是,就算是她拿出百分百的诚心跟耐心出来,等冬季的第一场大雪下来,那几株苗也仍旧死了。

    绘之的颓废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腊月初八,陈力跟石榴来看她,大包小包的带了不少东西,还有就是一些红纸,是为了贴对联用。

    石榴住下就不想走了,撺掇陈力:“你到二十三回去祭灶,等二十九再回去一趟把咱家对联贴上就成了。”绘之因还在孝期,她的宅子就不贴春联了,正好省下一遍麻烦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