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归田记 第二百五十章好大一个二百五

时间:2018-04-15作者:鲤鱼大大

    绘之皱着眉暗自沉思。

    大概是因为不在乎,遭人嫌弃,她竟然不怎么生气。

    “心胸也太宽大了。”她自己在内心批评自己。

    外头大舅母听到苏氏的声音,沉默了过后立即给了大表哥一巴掌:“呸,就你这二百五的样子,还想娶城里的姑娘,你给我说说你有家有业还是有才有貌?”

    大表哥十分无奈的妥协道:“那行,娶她也行。”

    绘之刚才被批评了一顿的心胸听到这句话,顿时忍不住,在心里骂了一句脏话。

    苏氏在屋里喊大舅母:“嫂子你们进来。”声音有气无力的。

    绘之一凛,觉得接下来她有可能知道苏氏把自己叫来的目的了。

    这倒是好,事情早一日了了,早一日回去。

    苏氏在屋里对大表哥说:“你娘不是说她在缝月事带?正好月事前后最宜怀孕,赶她睡了,你趁夜把事儿办了。不愁她不听说。成亲就在这里成亲,你不是稀罕做城里人么,以后就留在我跟前。”

    大表哥道:“大姑,这不大合适吧,那我不成了倒插门了?”

    绘之听见苏氏又是一阵急咳。

    大舅母替她拍背,呵斥大表哥:“你怎么说话呢,你是你大姑的大外甥,她能让你倒插门?叫你享福倒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苏氏缓过劲来,声音变得有点尖利:“你们不留下,以后我死了,这宅子也就便宜了外人,你们留下,生了孩子,这宅子养着的是我亲外孙,我看谁敢来夺。”

    大表哥嘟囔:“姑父都搬到甘南城那边享福去了,这边人家根本看不上吧,破破烂烂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绘之听到这里忍不住偷笑出声,很没良心的想,靠大表哥一个就有可能把苏氏气死。

    果然苏氏气道:“你不愿意算了,我又不是没有旁的外甥侄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会说话,你别跟他一般见识。”这是大舅母劝苏氏的声音,“以后住这里我觉得挺好,正好照顾你,只是又没地,他们也没个收入来源……我听说韩家那头早先把她的嫁妆都送回来了?”

    苏氏好似被噎住,这次没咳嗽,过了一会儿方说道:“她不再嫁,我怎么跟她爹要嫁妆?不嫁给你们,你们怎么帮我去给她要这个嫁妆?!”

    绘之觉得这番话摆事实讲道理可以说是说的很透彻了,但,还不够打消一个二百五的疑虑。

    “那要回嫁妆来,就能归我么?”

    绘之默默的伸出手来捂着眼睛闷笑了起来,她实在好奇,难道有个大表哥这样的儿子,就不糟心,就好过生养一个闺女?

    二百五的战力非凡,三个人足商量了一夜,绘之知道了他们的打算,心里松一口气早早睡了过去,第二日腹中果然坠痛,她早早起来收拾好了自己,出门去买早点的时候特意看了一眼,苏氏跟大舅母大表哥等人都在熟睡。

    她干脆就在早点铺子那里将早饭吃了,难得来城里,四下里头走了走,而后才往回走。

    回到苏家又等了约么一刻钟,大舅母才伸着懒腰醒来,不过伸完懒腰连衣裳都没有系好就跑了出来,一把推开房门,看到绘之之后,她脸上有片刻的放松,紧接着就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绘之琢磨她定是害怕自己跑了,现在发现没跑,而她这么大剌剌的冲进来,那就显得很不礼貌了。

    大舅母挤出一个笑容:“你醒了?”

    绘之回了一个:“嗯。”

    窗外的人丢下一句“那我去做饭”,然后匆匆进了正屋。

    绘之听到她在跟苏氏要钱买早饭,看来虽然不知道大舅母在这边生活了多久,但对于买着吃已经相当热衷了。这也有可能是因为苏氏也不想做早饭。

    两个婆娘在屋里嘀咕,声音虽然不算很大,没有吵起大表哥来,但绘之听清楚是完全没有问题的。

    “这些钱恐怕不够吧,还有绘之呢。”

    “又不叫她干活,早饭不用吃。”

    绘之一动不动的听着,心里接了一句“叫我吃我也不吃”。

    她有时候会希望自己天真一些,无忧无虑一些,因为这代表她的童年不那么惨淡,一个悲苦吃不饱的童年,留给她的,是性格中无法描补的残缺,就像被火烧过的皮肤,怎么修补涂抹,都恢复不到从前,坑坑洼洼的,看见叫人就痛苦难过。

    好在后来她尝过被爱被关怀的滋味,否则,她昨夜听到那些话,一定跟她们拼了。

    两败俱伤,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她现在还偶尔有这样的戾气,但那绝对不会浪费在苏行言跟苏氏身上,她有更恨的人,从她内心深处,她已经不把苏氏夫妇看做敌人,不是因为血脉什么的,就是她突然不在乎不惧怕了。她不将他们当做对手,在她自己心里也好受了不少,毕竟这样就少了许多情感上的纠结。

    大舅母到底也没从苏氏手里要出多的钱来,或许她也认同了苏氏的话——一会儿就到晌午了,那时候再吃也不晚。

    绘之捻了一颗花生,在嘴里嚼动半天才慢慢的咽下去。

    大表哥虽然有点二百五,但很有福气,在早饭到来之前醒了。

    大舅母走的时候不大情愿,回来的时候小心翼翼,唯恐惊动了绘之。她在外头的时候就想好了,要是绘之出来,她一定把自己的那份匀出来给绘之,这样才能拢主绘之的心,她不是苏氏,苏氏那是亲娘,再怎么磋磨也不成问题的,她可还不是婆婆呢。

    幸好绘之并没有出来。

    等估摸着三个人差不多快吃完了饭,绘之打开门,大舅母飞快的将最后一口塞到嘴里,颇有些掩耳盗铃的意味。

    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她硬咽没操作好,一下子噎住了,不一会儿就面部发紫,眼睛翻白。

    大表哥偶遇突发事件,还当成好笑,眼睛都笑弯了。

    苏氏更是不作为,神情里头带了几分鄙视。

    绘之在刹那间有个很不成熟的想法,任凭大舅母这般噎死,这婚事也成不了了——大表哥要守孝么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