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归田记 第二百四十九章千里相思

时间:2018-04-15作者:鲤鱼大大

    甘南城里头,一毛使出吃奶的劲抱紧了韩铭的腿,二毛哭丧着脸一边挑韩铭脚底的血泡一边吸溜鼻涕,再抬头眼泪汪汪的道:“三爷,咱何苦呢,都和离了,而且您瞧见上次过来的那个什么慕公子了吧,人家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韩铭的额头有汗水流淌下来,眸子的颜色因二毛的话变得有些红,拿下嘴里咬着的木头,一把砸到二毛头上:“再说半个字,我今儿就送你去投胎。”

    二毛果真不敢说半个字,屋外传来王来的声音:“三爷,车马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韩铭应了一声,然后吩咐二毛:“赶紧上药。”

    等把他两只脚裹成粽子,一毛道:“三爷,让他们将您抱到车上去吧。”

    韩铭不肯:“娘气。”自己咬牙上了车,车帘子一放下来,他的面孔立即疼的扭曲了。偏一毛跟二毛在他面前如丧考妣,他忍痛之余还要看这俩货的脸色,份外不耐烦的道:“你们出去。”

    一毛跟二毛便出了马车坐到车辕上,两个人咬耳朵:“这好几个月那脚都没好过,整天想着人家,要是真脚废了,以后路都走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韩铭在马车里头阴森森的道:“你们俩滚下去跟着车走,我的脚要是废了,就把你们俩的给砍下来。”

    一毛跟二毛哼哼唧唧很不服的滚下车,两个人在后头追跑,气喘吁吁,还要气韩铭:“把我们俩的脚砍了,安他身上,那他就有四只脚了,以后说不定能跑更快呢!”

    王来驾车,后头李盛骑马,看了一毛二毛被撵下来那嘴还贫,不由佩服三爷的好脾气,当然他也很佩服一毛二毛,三爷那脸上那么冷,这俩小厮还敢强撩,简直就是在用生命贫嘴。他夹了夹马腹,小跑到一毛二毛身边,没有说话,伸手指了指后头,两个小厮欢呼一声,手脚并用的爬上后头备用一辆小马车。

    前头马车里头韩铭已经服了药睡了过去,醒着太痛了,睡着反而能好受一点。自从知道苏氏找了绘之,他的心就一直滚烫滚烫,他不去西水找她,但她都到了麟县,他同她偶遇一番也是好的,或者他偷偷的看上一眼,心里也会高兴很久。

    有时候他会生出一种疑惑,我怎么那么喜欢姐姐?可紧接着他就自己给了自己回答,除了姐姐,其他人他真没有喜欢的。不管是漂亮的丫头还是号称是先帝遗孤的公主,在他眼中,都如野外的杂草一般,不值得他动心动性。

    他心里眼里就只有她,无时无刻不在想她,每一块骨头上都刻着她的名字,每一滴血里头都有对她的思念。

    他动了动嘴,梦中说了一句:“姐姐你有没有想我?”

    赶车的王来没有听清,再竖起耳朵来,却什么也听不到了。

    麟县苏家,绘之洗了碗,顺便收拾了一下灶房,而后擦干净手去找针线,她要缝几条月事带,还要出去买些草纸。谁知找到针线簸箩,却只找到针线,里头连块布头都没有。

    实在不想跟苏氏张嘴要,她干脆出门。

    大表哥见状连忙喊:“大姑,娘,她要走。”

    绘之觉得他有点傻,没理他,不料大舅母竟然从屋里飞快的跑了出来,一把将她拉住,脸上带着急色:“你要去哪?”

    绘之手一翻,从她的掣肘里头脱出来,平平道:“我出去买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大舅母想说你买什么,我看看自己有没有,又觉得这样白给了她有点亏,但她要是给自家钱吧,那还有点不大好意思要,左右为难,倒是憋出个借口:“你要啥,我问问你娘有没有。”

    绘之目光平视大舅母:“我出不得这个门了么?”

    她不心虚不躲闪,大舅母就有些不自在了:“也不是,那不是想着你没来城里住,找不到家了再,要不这样吧,叫你大表哥陪你去买。”

    大表哥眼珠一转:“表妹你需要啥,把钱给我,我帮你买回来。”

    想的挺美。

    绘之确定他很傻,就不想理会他,直接跟大舅母道:“我买的东西,表哥不方便跟着。”说完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哎!你……”大舅母往前追了两步,看见她头也不回的走,终于有点体会自家小姑子说的回回被她气的胸闷的感觉。

    扭头再看儿子,气恼道:“你还不赶紧跟上?!”

    苏家待的位置不错,出门走出百十步街上就有铺子,她转了一圈,买回了自己想要的东西,也打听了这街上早上有卖早点的摊子,心里非常满意,当然,她晓得身后跟着大表哥,不过他不敢上前。

    绘之对他在外头识时务还是比较扼腕的,她真不介意跟他打一架。

    街上其实挺热闹,做买卖的吆喝声,附近宅院里头的吵嚷声,父母骂孩子声,婆婆嫌弃媳妇声,不绝于耳。在乡下,骂街是属于稀罕事,人人围观,跟看猴戏似的,不若这边,大家习以为常,表现的都很淡定。

    她也很淡定,听了几耳朵吵嚷,顺腿走到一家粮食铺子里头,将各种粮食的价格都问了一遍,她只问不买,本以为人家要不乐意,谁知小二耐心极好,她问什么回答什么,充分向她展示了一番城里人的素质。

    等回了苏家,她就直接去了西屋,缝好了自己需要的东西,准备妥当,然后才拿出荷包,倒了几个长生果慢慢的捻着吃了,这东西顶饿而且吃到嘴里很香,她心情不好的时候,吃一吃就觉得被安慰了一样。

    本来还在想苏氏会什么时候跟她摊牌,谁知大舅母就给她准备了一份惊喜,她老人家走到窗前着意看了她一眼,大概是觉得她睡着了,那俩母子开始小声的讨论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舅母相中了她做儿媳妇,但傻子表哥有点顾虑。

    “再嫁我就是嫁第三遍了,她会不会克夫啊?”

    “克个屁,我可听你姑说了,前头两次根本没成事,再说那俩人都还好好活着呢。头一次是她跑了,这第二次是人家嫌弃她出身低,休了她。”

    表哥怀疑:“那大姑说的就准啊?她还是表妹的亲娘呢。咱们有大姑这层亲戚关系,就不能在城里给我找一个家世清白的么?”

    母子俩在外头说着话,正屋传来苏氏剧烈的咳嗽声。

    绘之怀疑她是气的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