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归田记 第二百四十八章火候不够

时间:2018-04-15作者:鲤鱼大大

    范成又嘱咐了几句方才牵着马走了,绘之抬手敲门。

    一个面生的婆子打开门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口气之笃定自然就像她是这家主人一样。

    绘之没有顺着她的问话回答,问她:“苏太太呢?我来见她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说话的功夫,屋中有个青年出来吆喝:“娘,大姑要喝糖水。”

    绘之听了这话不由的看了开门的婆子一眼,那婆子也正打量她,两个人的目光相遇,婆子的眼中陡然闪现出一抹光彩,急乎乎的问道:“你是绘之吧?”

    说着就要来拉绘之的手,脸上攒了一朵笑容:“跟你爹长得有些像,倒是比他们俩都好看。”

    绘之心里陡然生出一抹厌烦,后退一步躲开她。

    屋里的青年三步并作两步的跑过来:“娘,这谁?是表妹么?”说着就很无礼的上下扫视。

    绘之不理会两个人,绕过他们往里头走。

    听那青年低声跟他娘说:“八成是了,大姑说她一身反骨,十分不孝,看这样子就像。”

    绘之当即就想回去,她早就知道自己来这一趟是要生气,心绪波动也令人厌烦。

    冬日的苏家没有一抹绿色,看上去十分萧瑟,掀开帘子,屋里倒是比外头好似还要冷三分。

    屋子当中的八仙桌上留着未曾收拾的碗筷杯碟,再往东看,一个妇人头上包着帕子歪在窗前的炕上,是苏氏。

    青年从绘之身后蹿进来,咋呼道:“大姑,快醒醒你看谁来了。”

    苏氏睁开眼,母女两个时隔一年之久相见,彼此都没有表示出激动,冷静的就跟见到仇人一样。

    绘之这样一想,嘴角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苏氏咳嗽两声:“回来就好,你也是咱们家的长女,住在乡下算怎么回事?我已经跟你爹说了,你回来,留在家里照顾我……”

    苏氏脸色确实不好,但口气更恶劣,令绘之觉得自己在她心中地位恐怕还比不上桌子下头那堆垃圾,她倒是不会为此而伤心,只是不知道苏氏哪里来的这种自信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身体不好,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身体不好你不知道么,不是被你气的么!”

    绘之心道果然,她一软,苏氏就硬气了。苏氏在苏行言面前从来柔弱,但一对上她,立即高高在上,目光带着鄙夷跟蔑视,越发衬的往日的亲近无比的虚伪。

    苏氏没再开口,那开门的婆子却进来了:“哎呀,我就说看着像你们俩的样子,不想竟然真是她。”又对绘之道:“绘之还记得我么?我是你大舅母。这是你大表哥。”指了指后来进来的那个男子。

    这些称量货物似的目光令人不喜。

    绘之略皱眉,记忆深处没怎么有苏氏娘家的人,苏行言的刻薄使得他少有能交际往来的亲戚朋友,当然,这不是说他不会讨好人,他只是自视甚高,觉得天底下值得他讨好的人太少了。

    她平板板的道:“不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低头去找扫帚,开始慢慢的收拾屋子。即便这屋子不是她住,她拾掇这个也比跟苏氏说话更高兴,而且,她知道,她表现的越顺服,苏氏就越放心。

    至于苏氏放心之后会做什么,她也很想早点知道。

    早点把事情了了,她也好早一日回去。

    大舅母忙过来抢她手里的扫帚:“哎呀,你才家来,歇着,我来扫。”

    绘之没给她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大舅母就直起腰,站在一旁笑着说好话:“你这孩子怪不得你娘整日念叨,就是可人疼呢!又勤快又机灵,偏了你爹娘的好样貌……”

    睁着眼说瞎话还能把表情跟语调控制的跟真的一样,这也是一种本事。

    夸的绘之替大舅母脸红,她觉得自己比起大舅母来,实在欠些火候。

    但大舅母的话题很快就歪了,她侧坐在炕上,面对着苏氏,喜不自禁的道:“刚才在院子里头你没看见,跟她表哥站在一起,真真儿的……,就像观世音菩萨座下的童男童女……”

    绘之手下一滑,扫帚险些飞出去。

    观世音菩萨座下要是他们俩这样的,那可是有点磕碜,而且年纪也很大,个头也高,跟坐在莲花宝座上的菩萨很不相称。

    绘之已经把桌子下头的一堆垃圾都收了起来,她拿着出去,苏氏开口:“行了,你把碗筷收拾了就去歇着吧,我跟你大舅母说话。”

    绘之问:“家里有针线么,我要缝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苏氏见她如此不见外,撩起眼皮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母女两个目光相遇,绘之奇异的发现苏氏的脸不似记忆里头的样子,现在竟然有些越看越刻薄了。

    “在西屋的柜子上,你自去找吧。”

    绘之应了一声,将垃圾倒了,又进屋把碗筷收拾到灶房里头。

    她掀开锅盖,锅里连一点热水都没有,便添水烧了起来,等水温。

    屋里大舅母跟苏氏轻声说话,她们声音压的很低,不过再低些,绘之也能听清楚了。

    大舅母还夸她:“这性子随你,你在家就是闷头干活的,不过这样倒好,省的调三斡四的不着调……,你没嫁人的时候,我就说你是个旺夫的,谁娶了你谁享福,他苏行言这是不知足,以后有他难受的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苏氏的声音比大舅母高,但没有大舅母的热情,冷淡道:“他怎样我不管,反正我不和离,我给公婆养老送终,他不敢休我,妾室怎么了,妾室生的孩子照旧叫我母亲!”

    绘之就好奇了,既然苏氏这么硬气,为何又把她叫回来。

    水正好温了,她舀出来洗碗筷,大表哥挪了过来:“妹妹这是用热水洗碗,还挺讲究的,哈哈。”

    绘之没搭理他,他便又继续道:“才听见你跟大姑说要缝东西,你要缝什么,叫我娘给你缝,她针线可好了。”

    许是屋里的人也听到他的声音,苏氏跟大舅母都没有再作声。

    绘之将盆里的脏水端起来:“让让。”

    大表哥很嫌弃的躲到一边。

    洗干净碗,锅里的水也开了,绘之舀了些热水喝了,肚子才舒服一些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