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归田记 第二百四十七章真学霸

时间:2018-04-15作者:鲤鱼大大

    绘之找了族长说自己要外出几日。

    族长略带了几分小心的问:“你这是去?”

    绘之没有隐瞒,把范成带回来的消息说了。

    族长点头:“哦,这个应该去,这样吧,叫小六与你同去,范成现在也算有了出息,等你那边办完事,也不用耽误他的时间,直接小六同你回来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绘之听了不由失笑,她觉得族长大概对范成有些怨念,不过这也不关她事,她才不掺和,只是觉得族长说的这么委婉,实在是叫人想笑。

    “不用小六,听说现在外头的散兵流寇都收拢起来了,我自己回来也不费事,再不成就花几个钱雇辆马车回来。”

    绘之走后,族长的媳妇进来跟他抱怨道:“她一个女孩子,这叫人怎么放心。你也不多说两句。”

    族长沉思片刻,抬起头来:“我忘了这一茬了。”

    他其实知道她是个闺女孩子,但同时也知道她脾气硬,做事也硬,是将她当成一个可商议事的人看待,一时忘了女子在外行走是比男人要娇弱些。

    不过绘之么,少有娇弱的时候啊!

    被族长失误当成了汉子的绘之到了小六那里,又跟他说了几句,可巧今日小六一早去送菜,回来正补眠,蔫头蔫脑的应了,也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等绘之骑着马跟了范成陈力走了,地里人看见中午回去一问,小六又被他娘他大嫂给炸了一顿。关氏看着婆婆揪自家相公的耳朵揪的毫不客气,心疼的不行,辩驳了几句:“阿姐又不是小孩,自是想去哪就去哪。”

    她大嫂细声细气:“话不是那么说,她又没成亲,独自一个人在外头,到底不如有个自家人叫咱们也放心呢。”

    关氏心里呵呵,她们没投奔过来的时候,人家照样活得好好的,现在看得跟眼珠子似的,还不如觉得阿姐能干了,就想巴着不放了。

    小六趁空给关氏使了个眼色,跟他娘说:“行了,我知道您老的意思,这次是我睡懵了,她说什么我就听着了,本也没觉得有什么要紧,那头是亲娘呢。这样吧,过两日阿姐要是不回来,我就去找她。”

    等他娘跟嫂子走了,小六悄悄跟关氏道:“麟县你还没去过吧?到时候咱们趁机去那里玩两天。”

    关氏听了娇笑不止,小六抱怨道:“整日介把我当牲口使唤,给她撂挑子就没事了。”他其实心里明白,他娘跟他大嫂也是看不起他,否则用得着整日担心阿姐不在这里?不过看不起就看不起,他也不稀罕她们看得起,她们看得起的那俩人到现在也没个消息呢。

    关氏有时候想起来偷问:“别是给人抓走了吧?”

    小六嗤笑:“他们俩好吃懒做的,抓走也给人吃穷了。大哥原来还好些,被爹带坏了,娘也惯他,我小时候要不是被阿姐揍过来,没准现在也还光棍一条呢。”

    关氏便缠着他说些往事。

    陈力跟范成骑了一匹马,绘之自己骑一匹,顶着风陈力撑不住好奇心,问绘之:“你什么时候学会的骑马?”

    绘之:“啊?哦,这不跟骑牛一个样吗?用得着学?”

    陈力跟范成都不想跟她说话。

    范成憋了一会儿,跟陈力说:“从前没有绘之的时候,老族长劝范公收养个嗣子,范公挑了一阵,嫌愚钝,一个也没留下。”

    陈力:“行了啊,赶紧走,俩大男人骑一匹马,你不别扭啊?”

    “别扭啊,要不你下来跑?”

    绘之听见他们斗嘴,松了松缰绳,轻夹马腹,踢踏踢踏跑到前头去了。

    他们先到了慕家庄。

    绘之本想留下陈力,她跟范成直接走,石榴说什么都不让,留他们吃了饭,饭后又帮绘之拾掇一番:“这是我给你做的新衣服,想叫陈力送去,那懒货说他八百遍他也不肯动一下,正好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留着我回来穿多好,这一路弄脏了。”

    “弄脏了就洗。为的不是显摆,是不叫人家看低了咱,咱虽不在城里,也一样过得好。”

    绘之见她一脸郑重,爽快的道:“好,那就穿着。”又打量石榴神色,见她肤白貌美,十分满意的点头:“虽然懒是懒了点,但将你照顾的好,我也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石榴啐她:“谁用他照顾了,我自己就能过好。”又说:“今日范成跟陈力才走了,慕垣就过来了,他问陈力去哪了,我不好撒谎,把事跟他说了下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绘之道,“反正知道的人很多也不差他一个。”

    石榴度着她的神色,到底忍不住劝了一句:“你也别太难受了,该让它过去就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绘之这次没有出声,点了点头率先迈步出去了。

    石榴跟陈力送他们到大路上,两个人往回走,石榴烦躁的说:“范成八成跟绘之八字相克,他每次来都没什么好事。”

    陈力巴不得媳妇将天底下的男人(除了他)都讨厌起来,闻言立即道:“可不是嘛,我也正琢磨着呢。”

    麟县比从前来的时候宽松了许多,门口虽然有人值守,却并不挨个检查,只是若无要紧的事,城里并不许骑马。

    范成下了马,看绘之皱着眉,笑着递了水给她:“头一次骑是不大习惯。”

    绘之倒不是为了这个,而是她突然想起自己的小日子就在这几日,从前跟石榴同住,两个人差不离的日子,有石榴叽叽喳喳的提醒,她也能提前准备着,现在石榴出嫁,重新适应单身生活,然后——就忘了。

    其实她真不是故意。

    主要是最近事多。

    好吧,检讨,对自己太不上心了,以后一定按时吃饭,一定不喝凉水!骑马什么的……,坐车比骑马还颠簸呢!

    她想着范婆的唠叨跟教导,脸上就显出一种宁静跟放松,范成看了觉得她心情不坏,略放了放心。

    到了苏家门口,“我就不进去了,这几日我且住在韩家那边的前院里,你要是有事找我,去门房上让人叫我一声就行。”

    绘之道:“没事了,你去忙吧。”她来苏家,便不想把范姓人拉扯进来,免得苏行言到时候说些更难听的话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