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归田记 第二百四十五章不大威武

时间:2018-04-15作者:鲤鱼大大

    小六看了绘之一眼,见绘之没说话,他便道:“买一些也好,只是便是沫子也恐怕买不太多,再说这事还得问过族长。”

    大家不拿出钱来买庄子买地,这就已经很过分了,若是连炭火钱也要绘之来出,小六觉得大家扛过一个冬天也是应该。

    慕垣也想到这一节,就看着绘之。

    绘之只好道:“让族长他们去买吧,我不管这个。”她身体好,冬天不烧炭也绝对没问题。

    慕垣扭过头去笑。养这样的一个媳妇花钱太少,她不要你买花给她戴,自己会下地种田养活自己,他在她面前,总是一不小心就有一种被养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也能乐呵,可见是有点傻,绘之站起来去收拾碗筷。

    慕垣就跟小六说起卖菜的事来,小六一听这个立即高兴了,跟关氏说了一声,拉着慕垣就去找族长。

    他也有私心,要是把族长叫来这边,大家看着绘之跟慕垣在一起,难免背后议论,所以他才抢先拉走慕垣,这样虽然有些失礼,但怪罪在他头上,他也无所谓的。

    慕垣一去不回,关氏出去看了一眼,回来道:“阿姐,慕大哥在族长那边歇了。”

    次日慕垣走了,族长过来找绘之商量,他说的是自己朝慕垣毛遂自荐的事:“我识得些字,自问也不算太愚笨,若是能得个师傅教,做个账房或者书吏都或使得。”

    “何至于此?”

    族长伸手摆了摆:“我不是为了自己,也不是想撇下这一大家子人,是想着出去看看能不能将族里这些年轻的后生带出去,纵然赚的钱不多,可多一项收入,咱们也多些支撑,还是要慢慢将日子过上去。”

    族长如此说,绘之便不再劝了,人各有志,她不喜欢旁人摆布自己的人生,由己及人,也并不喜欢摆布旁人的人生。

    只是转身取了五两碎银子给族长:“您那里恐怕没钱了,这些权当我借给您的,不要利息,待以后您有了再还我。”

    族长没推辞,慢慢的收了。

    绘之想起往日范氏虽然不说豪富,但可算富足的日子,再想想今日之境况,心中也十分难受,情绪失落,待族长走了,她也不愿意在家待着,依旧牵了牛出门。

    慕家庄那边,陈力见了范成的头一句话就是:“你小子,我看见你一回就牙疼一回。”

    范成也苦笑,他这次来,还真说不上是好事还是坏事:“走吧,先同我去找绘之说一说,总归是她生母,要不是如此,我也不会厚颜来这一趟,我可真没脸见她。”他婚事不成之后,跟家里人就离了心,哪怕再和好,也将话说开了,那心头仍旧像是裂了一道纹的瓷器,恢复不到原来的样子了。

    陈力一边嘟囔“真不愿意陪你去受这个罪”“依我说就什么都不必告诉绘之,她不知道,谁还敢怪到她的头上去不成”,一边还是老老实实的爬上马,陪着范成去受罪,谁叫范成是三爷的人呢!

    因为去说的事算不上好事,两个人路上骑马都不快,磨磨蹭蹭的恨不能倒着走的样子。

    陈力问范成:“三爷还好吧?你们现在在哪里呢?”

    “三爷可不得了,韩王现在最喜欢的就是他了,他就在甘南城里头,吃睡都跟着王爷一起。”范成说起韩铭来是与有荣焉,说完还看了陈力一眼,陈力才算是跟随韩铭最早的人,不过现在陈力就在乡下种种田,实在算不得有太大的出息。

    陈力没想到这些弯弯绕绕,他刚成亲不久,跟石榴蜜里调油的,真叫他离开石榴,他还不乐意呢。就随意跟范成搭话:“三爷从前最懒怠上学了,在学堂里头整日打哈欠,闹得同窗们也发困。现在不想竟然脱胎换骨了么?那敢情好呢。对了,不是说跟那什么流落到民间的公主订了亲?成婚了没有?”

    范成听他随意自如的口吻,既松一口气,又隐约有些不服,越发的将韩铭夸了起来:“不单那公主想嫁,甘南城的一些望族豪强家的姑娘还想嫁给三爷呢,你是没见过,那上门说亲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扭头看见陈力略带了鄙夷的眼神,一个心塞把下剩的话都吞进了肚子里头:“三爷再好,跟绘之也没多少关系了。”

    陈力心道那你还在这里显摆,你是想显摆给谁听呢?反正这些话绝对不会从自己嘴里说出来。

    范成也不说了,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赶到绘之的庄子上。

    老远看见庄子的大门,范成笑了起来,拿着马鞭指着道:“还给庄子取了个名字啊!”

    陈力鄙视他,取名字又咋了?慕家庄现在家大业大,不也是从一开始一个小庄子起来的?

    范成还是止不住笑:“那取名怎么取了这么个名字?小田庄,一点气势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陈力恼他:“你要称王称霸,自去就行,我们爱叫什么就叫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哎呀,说了一句就恼了,我错了还不行,不过绘之读了那么多书,才学那么好,怎么就不曾取一个大气威武些的名字?”

    陈力不觉得小田庄怎么了,相反,这三个字他都认识,还觉得很亲切,低调奢华有内涵!

    他没好气的回范成:“你若是好奇,见了绘之问她不就成了。”

    可巧绘之在外头,见了他们两人从地里直起身子问:“你们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陈力扁了扁嘴:“范成来送信,我就是给他带个路。”

    范成本来挺有自信的,现下到了绘之跟前,想起之前在东埔村那些对话,心里一下子就虚了,无端紧张,没话找话的指了指庄子的名字:“怎么取了这么个名字?有什么说法吗?”

    一旁陈力心中耻笑不止,心想你倒是再硬气些,别把话说的这么软。

    绘之看了一眼,笑道:“没什么说法,庄子不大,又都是田地围绕,便这么叫了,再说这名字是用木头钉起来的,除了这三个字,我再想不出比它们笔顺更简单的字了……”

    范成:“……,!”

    s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