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归田记 第二百四十三章对比

时间:2018-04-15作者:鲤鱼大大

    关氏跟石榴说悄悄话。

    关氏朝石榴打听慕垣的事。

    石榴道:“我知道你的意思。你是不是觉得慕垣挺好?想撮合他们?要叫我说,若论起对她好来,再无人能出我们先前那位三爷的左右了!虽然年纪小了几岁,可三爷对她真是,这么说吧,慕垣连三爷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呢。三爷在绘之跟前,绘之说一,他绝对不说二,绘之要星星,他恨不能连月亮一块摘下来。”

    关氏强笑:“阿姐是庄户人家长起来的,恐怕是不喜欢做少奶奶。”

    石榴道:“哪儿的话,她在三爷面前从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要种地,三爷就陪着种地,拔草翻地,干的一包劲儿,慕垣再好,也觉得种地没出息,总想着建功立业出人头地,绘之那么辛苦,慕垣肯天天陪着蹲在地里?”

    关氏就诧异了:“我先头只知道阿姐是冲喜进韩家门的,你说的这些倒真是头一回听说,既如此恩爱,怎么就和离了呢?难道是长辈们不喜欢?”

    石榴摇了摇头,伸手指了指范家的方向:“我们也一知半解的,单知道从范家奔丧回来,两个人就悄无声息的写了和离书,在麟县的韩府还闹了好大一场。你是没见过绘之她亲爹娘,那俩可真不是什么好东西,当人爷娘当到他们的地步也是少见。这事儿我琢磨啊,根子还是在范家二老那里,两位老人要是还好好的,绘之定不这么折腾,她在亲爹娘跟前没享着福,范婆把她当成命根子疼,这二老一去,她心里怎么会不难受,不恨?我背地里不知道瞎琢磨了多少回,总觉得她不单恨了韩王夫妇,恨她爹娘,甚至连三爷也恨上了……要不我们绘之可怎么撑过那种痛去啊?”

    关氏听了这话也是唏嘘,不过因并未跟韩铭相处过,所以话说起来还是偏向着绘之多些:“阿姐这样的,在哪里都能过的好。”

    石榴笑,想起自己跟着绘之这一路上,确实也没吃什么大苦头,安安分分的做个庄稼人,遇到点难处,只要绘之在跟前,她就像有了主心骨一样,也不怕不惧了。从前在韩家,吃的比现在好不少是真的,但伺候人,每日里头都是战战兢兢,害怕哪里做的不好挨打挨骂,哪比得上跟着绘之,想说什么说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?

    两个人说了一阵子,陈力跟小六也回来了,两个人喝的醉醺醺的。

    小六嘴里说了慕垣不少好话,关氏伺候他睡下,听他还在嘟囔“慕大哥真厉害”,拧了他一下,小声抱怨道:“他厉害,你嫁给他跟他过去!一顿酒就把你买了,你可真出息。”

    虽然说了要回小庄子上去,但次日却不用早走,众人各自睡醒,吃过了早饭,石榴依依不舍的拉着绘之:“过一阵子就冷了,你还回来住吧,正好在这里过年。”

    关氏一听不干了,凑过去笑道:“石榴姐姐说话太外道了,你跟陈大哥过去那边,咱们人还多,热热闹闹的不好么?现下是你们刚成亲,我们不敢多打扰,等到年底,我跟小六再来接你们去。”

    她嘴甜,又爽利,石榴平日碾压绘之这等嘴笨的碾压惯了,缺少竞争机制一时没什么进步,就被关氏这后来者给堵住了。

    不过后头还是绘之发话:“行了,离得又不远,便是走路一天也能走个来回的,想在哪儿就在哪儿。”又嘱咐石榴:“看着地里些,我估计得浇冻水的时候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这才告别。

    慕垣住在慕家庄里头,等他脱身出来,绘之已经走了。好在就像绘之所说,离得不算太远,骑着快马都用不了一个时辰,他并不担忧。

    只是昨天酒后半夜醒了想了想,他也觉得绘之在情爱上好似少了一根筋,自己想了半宿,替她找了不少借口,这么一转圜心里顿时觉得神清气爽了,绘之不懂才好,他慢慢的教她也就是了,他要是想要那些会撩会勾引人的,直接去花楼里买一个又有何难?慕家庄的几位公子在外头可是都养着人呢。

    绘之其实没有他以为的这么无知,但事情已经发生了,慕垣也没因此再做什么,她心里还有更要紧的事,实在不想纠结这些,便不去管了。

    这厢回到她的小庄子里头,卸了牛车,打发关氏跟小六回去,她也没在家歇着,便牵着牛出门去了。

    今天她运气好,果然发现了几株集市上那人说的小苗。

    她挖了下土壤,果真是有些干燥,而且相比较其他地方,这里地势算是比较高的,认真记下位置之后,她开始动手挖,因不想伤根,她挖的很深,两只大篮子里头只有两株。

    剩下的她数了一下,只有不到十株的样子,还分布零散,并不在一处。

    这一大片地方她几乎走遍了,才找到这几处。本着人挪活树挪死的想法,她觉得还是等他们自己慢慢生长的好。

    她将这两株带回家,就养在陶盆里头,一次黄牛没有栓紧,走了过去低嗅,她弯腰提水的功夫一扭头吓了一跳,连忙喊住。

    这之后她又去了一次集市,这次直接从庄子里头走,就带了族长等不少人,意图领着他们认认路,以后大家出行什么的也方便。

    不过想偶遇的老伯没有遇到,先前拿着植株说换钱的人也没在,绘之着意等了一阵,也没看到有人拿着那种植株过来换钱。

    过了霜降,天气一日冷过一日,那些在外头的小苗干脆就不长个头了,她想了想到了夜里就将它们搬到屋里,次日天气更冷,她骑着牛去看那些野外生长的,发现它们都倒伏在地……

    她想挖回去,又虑着说不定就像麦棵一样,须得经冬才能生长呢,便没有动手。

    再回到家,慕垣来了,他牵着马,站在她的门口笑:“才想着千万别走岔了路,要是我过来你却回了庄子,那才叫人懊恼。”

    s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