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归田记 第二百四十一章不会脸红

时间:2018-04-15作者:鲤鱼大大

    绘之此次来是为了见那个老农,她吩咐了石榴看着摊子,自己就先从中间往前逛了起来,逛完这一半儿再回到摊子那里,就见已经围了几个人在问价还价,她便先不逛了,过去帮忙。

    问石榴:“慕垣跟陈力呢?”

    石榴道:“刚跑了,不知道干什么去了。”

    她收了几次钱,然后拿出随身携带的纸来看上头的记录。

    石榴道:“不用看了,我都记着呢。”把谁谁谁家什么东西,卖了之后再给他们买什么都说了。

    绘之看了一眼正跟买主还价还的不亦乐乎的关氏,对石榴说道:“待会儿你们俩去买东西。”她不大理解大家蹲在摊子前头光还价能花上一刻钟是为了什么?行就行,不行就不行嘛,干嘛磨磨唧唧的?!只能说这作为一种赶集的仪式,不这样做好像就白赶了个集似的。

    慕垣跟陈力回来了,两个人手里拿着油纸包,一边跑一边吹,绘之一抬头正好看见,不由发笑。

    “小心烫啊,刚出锅的肉包子。”慕垣将一个油纸包扔小六怀里,那边陈力已经拉了石榴开始使劲吹热气了。

    绘之说:“我看着摊子,你们先吃。”

    慕垣紧接着接口:“我帮你吹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谁偷笑一声,绘之脸厚,一本正经的蹲在摊子前头,慕垣也坐在她身旁不远处。

    别人都成双成对,独他们两条单身狗在这边,心情肯定受影响。

    绘之不知道慕垣怎么想的,但她是很想打人,把陈力跟小六都打一顿,不仅如此,她还要告诉关氏,小六小时候穿开裆裤鼻涕邋遢的样子,还有陈力!

    不过这些念头在她脑子里过了一遍也就算了,等慕垣递过包子来的时候,她还很大方的说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那头那两对好不容易吃完了。小六颠颠的跑过来:“阿姐,我们去逛逛哈!”

    绘之摆手示意他们赶紧滚蛋。

    至于陈力,则没有这样的待遇了,他被迫跟慕垣留下,眼睁睁的看着绘之叫了石榴走了。

    可惜,从前卖粮种菜种的老农并没有来,绘之心里说不出的失望。今时不同往日,她手里攥着那么些田亩,却尽是薄田,种不得好粮食,怎不由她心急?

    她是万万不敢继续守株待兔的,只是那老农家在何处,却也并不知道。

    在老农昔日摆摊的地方停了一阵子,最后还是回去了,慕垣见她闷闷不乐,便问她。

    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,她便说了。

    慕垣苦笑,他没有料到她竟然还未死心,只是于此事上他也帮不上太多忙:“你道那庄子为何那般便宜的?还不就是因为地薄?慕家庄最不缺会种地的人,但凡有法子也不会任它在那里荒着。”这就跟乡下人娶媳妇一样,别看媳妇丑,只要能生就行,长得再好看,只要知道生不出来,谁家愿意白养?

    这般一说话日头便过了午后,绘之这边早卖的差不多了,剩下的都收拾起来,石榴关氏的等人也回来了。

    关氏有些脸红,她就早上待在这里一会儿,然后赶集就忘了,问绘之:“阿姐,你再去逛逛,我们守着这地儿。”

    慕垣也站起来,跺了跺脚:“走吧,我陪你去,蹲这里蹲的脚都麻了。”

    陈力跟石榴也说,绘之想了想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,就跟着慕垣走了。

    慕垣指着另一头:“那边还没去,咱们过去看看的。”

    绘之可有可无,点了点头随着他走,一路看两边卖货的摊子,此时快要下市,各处只剩下一些不大好的,但总归便宜,她从前很喜欢买,现在一个人生活,连这个也懒得操持。

    本是闲逛,谁知走到尽头却见好几个人围着一个,吵吵嚷嚷的高声喧哗着。

    她只是看了一眼,便要往回走,谁知慕垣一把拉住她的胳膊,往下一滑就抓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这一拉一拽,她便被他拉了过去。

    绘之忍不住又摸了一把自己的脸,竟然没有热,估计没脸红。

    慕垣比她激动,本是趁着此处人少,想亲近一二,到后来竟成了被她拉着走了。

    你道为何?原来绘之看见那被围住的人举着一株苗说“若是能找到这样的苗,只管拿来,一株三个大钱。”

    那苗棵看着很是纤细,叶子也不大,绿油油的很嫩的样子。

    绘之挤进去,好奇的问:“我能仔细看看吗?”

    那人打量她两眼,大概觉得她不是个来捣蛋的,就递给她,然后道:“小心些,我只有这一株。”

    绘之拿在手里,连根到叶,一丝一毫的也没放过,又闻了闻气味,把这些都记在心里才交给那人。

    那人见她看的仔细又认真,忍不住问:“你见过这个?”

    绘之摇了摇头,那人不信:“见过就见过,我只管收,难不成还能跟你家去去找啊?”

    围观的几个人也看向绘之,绘之大大方方的道:“我们那里有山,我在想,山上许有呢。”

    那人哈哈大笑,不知怎么绘之觉得他好似松一口气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虚心的问:“这位大哥,请问有什么不对吗?”

    那人笑道:“这东西山上再长不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为何?”

    绘之再问,那人却不说了。

    此事问不出来,或者那人不知道,或者知道却不愿意说,总归脱不了这两点。绘之也不气馁,又问:“若果真找到了,是要把植株活着带来给你,还是直接拔出来给你?”

    那人高傲的道:“按主家的吩咐,并不要活的,拔出来洗干净带来给我就行。”

    绘之心中纳罕,再问别的,那人却又不说了,她便离开。

    慕垣此时回神,问她:“你见过那苗?这集上经常有人来寻些稀奇古怪的东西,不过向来都难找。”

    绘之对他没有隐瞒:“我也不确定啊。只是看那植株的样子,不大像能入药的。入药的我也认识一些。”

    心里又想到,那人说山里不长,是否是因为山里湿润多雨?再就是若是植株太小,在山里见不得阳光,那也不好生长,不说那个,就是路旁的地里要是种了树,还能压的庄稼不长呢。

    s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