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归田记 第二百四十章思念

时间:2018-04-15作者:鲤鱼大大

    关氏偷偷问小六:“阿姐今年多大啊?”

    小六道:“问这个做甚么?”

    “怎么感觉婆婆在阿姐跟前也跟个小孩子似的。”

    气的小六伸手捏了下她的脸:“这话也敢说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收拾好了,出来破天荒的发现今儿的早饭竟然是大嫂做的。当然也不是说大嫂多懒,但自从大哥跟爹躲出去之后,大嫂一个人带孩子是辛苦,所以早上起的晚些谁也不曾说什么。

    他娘也发话:“你们俩磨磨唧唧的干啥呢,吃完饭就赶紧去吧,接不回你姐来,你们也不用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结果关氏跟小六自是没有回来,她大嫂晚上在饭桌前扒拉着碗里的饭低声嘟囔:“接不回来你也不让他们回来,看吧,一定是绘之将人留下了。什么叫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?!”

    气的小六娘把小儿子跟儿媳妇骂了半宿,此是后话。

    关氏临走的时候还问小六:“要不咱们跟娘说一声,就说明儿或者后儿回来。”

    小六道:“要是这么说,她一定问你待那么久做甚么,你咋说?说想跟着阿姐去赶集?她心急火燎的,你还想着玩,不是找骂吗?”至于背地里骂一顿,无所谓的,跟他哪天没挨过似的。

    绘之还真不晓得小六娘这么看重自己。

    既然打算赶集,少不得收拾点东西去卖,还有左邻右舍,也有想卖东西却出不去的,问一句,递过来,权当搭把手,帮个小忙。

    吃过了早饭,石榴也没过来,绘之便收拾房子,四下都打扫了一遍,在墙根捡了不少长生果——这是石榴成亲那天,在这边摆酒席落下的。

    她拿在手里眨了眨眼,突然想起自己竟然久不见小老鼠了。

    忽又觉得自己这想法本也可笑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没有外人,没人来质疑她的想法跟主张,她想怎么想当然也就怎么想了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记忆最深处的,还是那小老鼠留在她面前的那颗长生果呢。

    便是因为这些善意,她忍不住想,精怪也其实都没什么可怕的了。

    说起来,自从从东埔村过来这边,她还真没见到老鼠,也或许是房子太新,老鼠还没来得及打洞,若是往日,这地上墙角的长生果一定早就被捡走了吧。

    家里静悄悄的,她收拾了一番,然后洗了洗手,坐在西屋桌前,开始写字。

    她写的也不是旁的,而是将自己在庄子上的作为都写了出来,从看庄子开始,写她对庄子的印象以及观感,还有接下来的计划以及她的长远的理想。

    这时候她所能想到的最长远便是找一种代替冬麦的作物,这样除了蜀黍跟青菜之外,庄户人家可以有更多的选择。

    边写边琢磨,很快就到了中午。

    石榴过来的时候,她正在翻看自己记录的东西,她想到哪里写哪里,所以写的有点乱,不是她,换了别人都不一定能看明白,当然,她觉得要是过去一段时间,她自己再回头看,肯定也觉得乱。

    所以还是再整理一遍好了。

    石榴问:“你吃了饭了?”

    “唔。吃过了。”不饿呢。

    石榴去灶房一看,炉灶里头连个火星都没有,回来谴责:“瞎说,根本没吃。”

    绘之抬头看了她一眼:“下巴上怎么了?弄上的胭脂么?”上手一抹,再看自己的手,并没有变红。

    石榴擦了一下,然后想起什么,脸一红,跑了。

    绘之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什么了吗?

    陈力挨了一顿揍,开始认真思索慕垣的提议。

    自言自语道:“三爷,我知道你的心,可咱们这不是胳膊拧不过大腿吗?将军,不,这以后都得叫韩王了,韩王跟夫人是大腿,她呢,就是小腿,大腿拧不过,小腿也照样拧不过啊!你说当初怎么就和离了呢?男人啊,不能光听女人的,只听女人的话,这日子就没法过了啊……她要插你一刀,你还帮她递刀子……”

    绘之整理完了,才发觉自己真饿了,想去做碗面,发现家里没了盐,才走到陈力家墙外头,就听他这么说。

    落荒而逃可不是她的风格。她进了门,幽幽道:“……我竟不知道,原来你是这么想我的!”

    陈力又挨了石榴一顿打。

    绘之虽然没打他,但看他的眼神十分不善。

    陈力跑去喊慕垣:“明天我们赶集,你要不要一起来?”他必须做点什么,他要是一个人跟那俩女人去赶集,他怀疑那俩人能把他杀了,然后扔到山林里头。

    慕垣手头正有事忙,不过听见之后想也没想的问:“明儿你们几时走?”

    陈力说了时辰。

    绘之这里,小六跟关氏也到了。

    关氏嘴甜:“阿姐,牛都比我们认得路。”

    绘之见了他们也挺高兴:“行啊,正好跟石榴说是借马车,还是借牛车呢,你们就来了。咱们自家有,当然不借人家的最好。”收拾了床铺给他们俩住下。

    慕垣跟陈力石榴是熟悉的,第二日一来,见了小六跟关氏还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这一下成了三男三女一起,不知怎的他就想起一个词儿“成双成对”。

    关氏拉着石榴的手两个人偷偷嘀咕,一边说话还偷瞄慕垣一眼。

    慕垣就坐在绘之旁边,看她悠然的驾着牛车,但也没忽视身后打量的目光,然后他就慢慢脸红了。

    石榴嘀咕,绘之当然也听到了,回头瞪那俩女人一眼,转过头跟慕垣说话:“你最近不忙吗?”

    慕垣道:“忙。呃,不忙。你有事儿吗?”

    绘之看了一下他的脸,见他脸红的很,心道难不成是害臊了?

    但这有什么值得害臊的?那关氏跟小六,陈力跟石榴还是夫妻呢,他们更亲密,待在一起也没害臊。

    忍不住摸了一把自己的脸,她怎么就没有脸红这技能?

    大概太阳底下晒久了,所以脸皮太厚了。

    从慕家庄到她们之前去的那个集市,比从东埔村出发还远,但有个好处,路好走,无形的缩短了时间。

    他们天不明出发,到了集市上,卖东西的人才开始摆摊子。

    s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