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归田记 第二百三十九章有点甜啊

时间:2018-04-15作者:鲤鱼大大

    笑笑闹闹的,一天很快也就过去了,下午临走,石榴非要绘之跟着回去。

    “反正也要赶集,咱们到时候一起去不正好?”

    把话说的可怜兮兮的,眼瞅着就要落泪的架势,绘之能怎么办?只得重新装上肉包子,跟着他们俩走。临走嘱咐小六过来给她喂牛。

    回去路上,关氏偷偷跟小六说:“我也想去赶集。”

    小六摸了一下她的头:“太远了,等咱们有了牛车,我再拉你去。”

    等回了家,小六把石榴带回来的糖分给几个侄子侄女,他娘眼巴巴的问:“陈家的走了?你姐都打发了她啥东西?”

    关氏很爽快的说了:“我看了,有两匹布,有两件衣裳,还有些吃食。”

    小六娘生气:“又不是亲姊妹,用的着这么好?你姐还在家吧?”

    关氏道:“不在啊,跟着他们一起走了。”心想您还要过去对着姐姐说教一番不成?

    小六娘的声音一下子拔高:“你说什么?她怎么能走了?你们怎么能叫绘之跟着走啊?她不在这里那还行?”

    一幅失去了主心骨的样子。

    小六大嫂原本在屋里竖着耳朵,一听这话也赶紧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不多时,其他人家也差不多知道了……

    大家看小六跟关氏的目光都很不善,跟看俩怂包一样。

    族长发话:“明天小六套车,去把绘之接回来。”

    小六:“不用吧,阿姐的牛还在这里呢,她还叫我给她喂牛。”

    族长:“庄子都是她买下来的。”不照样说走就走?

    关氏偷偷拉拉小六的衣摆,冲他使了个眼色,然后对族长道:“范叔,我们明天就去。”

    大家伙儿七嘴八舌的说开了:“可一定叫她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那头听说她还佃了不少地,这边的地这么多,还不用花钱,再佃那个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庄子里头又不少宅子,叫陈家的两口子也回来好了。”

    关氏一律含笑点头应了:“这些话我都会给阿姐带到。”至于阿姐听不听她就不敢保证了。

    等众人说够了,都散了,小六说叨关氏:“你听他们的做什么?”

    关氏又抱住他的胳膊:“嘻嘻,咱们明儿去,后天跟着阿姐去赶集……”

    闺阁之中,小六倒是很喜欢她热情些,只是现在大白天的,就这么贴过来,他的耳朵一下子红了……

    想教训她两句,又怕她从此再不肯跟自己这么亲近了……

    好为难啊!

    这头绘之跟着石榴回了慕家庄这边,才下车老远就看到慕垣过来了。

    慕垣看见绘之眼中一亮,脸上带了笑快走几步:“本想问你什么时候回来。”又对陈力说:“我那边备了酒菜,过去吃酒去?”

    陈力连忙摆手:“今儿咱在这里吃饭,家里都是现成的。”说着请慕垣进门。

    慕垣又看向绘之:“你也一起来么?”

    绘之想了想道:“我一会儿过去。”反正石榴也要给他们做饭,她要是不去,就得一个人啃干粮。

    吃了一顿晚饭,慕垣送绘之回去,他身上有酒气,离她三步远,到了门口不小心打了个酒嗝,连忙道歉。

    绘之笑道:“这有什么,你也快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慕垣故意说:“你回吧,不用管我。我在这儿醒醒神就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石榴跟陈力在那边家里,这里就剩了绘之一个人。所以他没说自己进去,其实是想等着她主动开口邀请。

    也不过片刻,绘之就道:“你进来,我给你煮碗解酒汤吧。”

    慕垣心里一下子快活起来,低下头掩下嘴边的笑意跟着她进了门。

    她虽然好几日没回来,但门窗都关着,石榴也常来打扫,倒是不算脏。请了慕垣坐在正房里头,她又掌了灯才出了门。

    慕垣便站起来打量屋子。

    西边原来石榴住的地方已经收拾了出来,他轻轻拨开帘子,看见窗下放了一张木桌,桌上放了纸笔砚台等物,旁边摆着一个书架,书不多,却看得出来是被人常看的,有些边都磨的起了毛。

    绘之往锅里倒了些醋,又放上红糖跟姜丝,熬了一碗醒酒汤,端着进门,就听慕垣道:“你喜欢看书?下次有机会我给你捎一些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敢情好,你尽管捎,书钱我给你。”

    慕垣笑了起来,重新坐下慢慢的喝醒酒汤。

    他才想着,石榴成了亲,眼看着绘之竟是比从前更放的开了,又算计着绘之的孝期,心想趁着最近大家心情好,不如就按庄主说的定下亲事,从此他也是有家有业的人了!总不能混了半天,还不如陈力吧。

    想什么来什么,陈力来了。

    陈力还嘟囔:“也没喝太多啊,依照慕大哥的酒量这才到哪里啊?”

    慕垣听见,立即装晕,低头拿手揉眉间。

    绘之道:“本还给你留了一碗,你既然没醉,那就别喝了。”说着就从灶房那边端了过来。

    慕垣嘴角那抹笑一直保留到出了绘之的家门。

    陈力气不打一处来,上前勾着他的脖子:“你行啊!”

    慕垣就这样半拖着带他走了十来米,这才悄悄问他:“你帮我托石榴问问她。要是事成了,你们俩口子就是我的媒人!媒人礼一分不少。你就是我大舅子,石榴,就是我大姨子!”

    陈力吼他:“我看你是真喝多了,竟敢开起我们的玩笑来!”

    两个人你捶我一拳,我拍你一掌的,闹了一路,陈力看着他进门才返身回家。

    次日关氏跟小六二人还未起身,一向懒怠的大嫂就先起来了,关氏听见大嫂跟婆婆说话。

    “娘,你也没睡好啊?”

    “可不,这心里慌慌的。你说绘之这闺女,从小跟你大伯的时候就心大,又自来有主意,她要是嫌弃这里冷清不好,会不会再不肯回来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担忧的一夜都没睡好?

    关氏听了想笑,连忙起身,一边穿衣裳一边推推小六:“快起来,仔细一会儿娘过来叫你。”

    婆婆莽撞,常常闯进他们房里头来,关氏可不愿意叫她看见自己衣衫不整的样子。

    s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