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归田记 第二百三十六章石榴成亲

时间:2018-04-15作者:鲤鱼大大

    对于陈力想借钱给自己一事,绘之死活不同意。

    陈力无法:“唉哟姑奶奶,你怎么这么倔强呢!”

    绘之道:“别说这钱不是你自己赚的,就是你的,我也不会来借,你借给范氏,我也不会感激你。”

    闹了陈力好大一个脸红,气鼓鼓的道:“行了行了,我说实话,这是三爷送来的,王来,王来,出来!”

    王来出来,脸上的表情也算不上好,闷声闷气的道:“三爷说若是范姑娘不收,那他有句话转给您,他说,您救了他一命,他无以为报,干脆把命还给您好了。”

    绘之最终还是将银子拿走了。

    银子很重,压的她有点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只好不去想,只能不去想,因为一想,她也想哭了。????绘之没觉得慕家庄庄主恩赐的那个庄子坏,这跟她山林里头的一段生活经历有关。果然经历的多了,抗打击能力就越强。

    不过虽然有了钱,就像她对慕垣说的,她并没有直接跟族长开口,而是等族长过来找她说他们商量的结果。

    族长嘴角有一串苦笑:“躲过了兵祸没有躲过天灾,都说知耻而后勇,想不到我年过半百才真正的体会出来。”

    他这样说是因为桌上摆着皱巴巴的一张银票,而且是泡了水模糊了印记的银票。绘之看了一眼,觉得自己画都能比这画的更好一些。

    除了银票还有两块碎银子,比兔子牙略大,再就是一些铜钱。

    很显然,大家都不想把私房钱拿出来,而族长拿出来的也就只有这些了。

    “你看这样行不行,我问过慕公子,其实落户的话可以做个投靠文书,就是我们这些人以后投靠你……”

    族长说着低下头。绘之的情绪也不高,这其中或许有族长跟族人的表现出来的吝啬而感觉到沮丧,但更多的,是她个人的因觉得伤害了韩铭而升起了愧疚跟难受。

    但族长很明显的误会了,他并不知道绘之经过后头这一节。

    投靠,一则避免卖身为奴,二来也避开田租和差役,若是绘之野心多一些,那么收下这些人其实是个很不错的主意,这样这些族人就算不是她的奴仆也跟她在一条船上,可作为她的后盾。

    但她性格里头带着一种孤独,她不喜欢群居,不喜欢跟人打交道,不喜欢勾心斗角。于是这种投靠就叫她犹豫了。

    谁知慕垣得知了此事之后却过来劝她:“你既然姓范,那就脱不开宗族,现在一族之人过来投靠,正好是你为族里尽力的时候,若得将来州县恢复科举,族里说不定还能出几个举子,那就立起来了……,你要是没钱,我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有。”绘之打断了他的话,她抬头:“那就投靠吧,由我把这庄子买下来。”

    慕垣打量着她的脸色,小心翼翼的问:“你不高兴么?”

    绘之摇了摇头,她跟韩铭之间的事几乎是无人可以倾诉,告诉谁都不合适。

    既然定下主意,她也就打起精神来,随着慕垣进了慕家庄去办各种手续。

    文书既然定下来,成了投靠关系,虽然不是主仆,尊卑也不明显,但众人确实是收敛了许多,再没有吵吵嚷嚷的情况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段日子,绘之忙碌了起来。

    蜀黍是春月布种,秋里收获,她一面跟陈力等人出去寻买种子,一面借了牛跟犁带领众人深耕庄子里头的土地。

    石榴的婚事迫在眼睫,但庄子里头要是不捋顺了,来年肯定要慌,所以只能多管齐下,她这些年存的,能在秋冬种的种子也都下到了地里,这一大片地也确实给了她许多施展的空间。反正现在要是什么也不种的话,就只能干等着明年开春,若是种些,不管收成怎样,反正也不用交税,起码可以让众人吃。

    “不要吃得好,只要吃的饱。”

    很快到了石榴成亲这日。

    原来两家宅子挨着,陈力是打算花轿抬着多转几遭,现在有了那个小庄子,虽然离得远了点,但却更像样子,绘之干脆在庄子里头选了一间给石榴出嫁用,嫁妆不用拉过来,就是人过来,然后到时候敲锣打鼓的送到那边就成了。

    婚礼的前一日石榴非要拉着绘之睡。

    绘之问她:“你怕吗?”

    “本来有点害怕的,但现在一点也不怕了,等我成了亲跟陈力搬到这边跟你一起住吧?也省下给那边交租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成?那边的地肥,种庄稼多好?”

    “可你看看,自从买了庄子,你都几天没回那边了?再说这庄子是你的,我们过来住又怎么了?你还怕他们说啊?”

    绘之无奈:“不怕,好啦,随便你怎么样,不过你可得跟陈力商量好了,别吵架。我最烦这个,若是叫我知道,你们俩都滚蛋啊!”

    气的石榴推她一把:“人家都要成亲了,你就不能说点好的?”

    “不能,压箱银子都给你了,我还肉痛着呢。”

    石榴一听就笑了,抿着唇十分得意。

    她知道绘之给了关氏二十两银子,但现在绘之给了她三十两,所以她高兴的很。

    翻了身搂着绘之的肩膀:“我成了亲也不会不要你,我会永远陪着你的。”

    绘之一个哆嗦:“你把爪子拿走。我挺喜欢一个人待着的。”

    石榴笑的胸腔震动:“我知道,不过我喜欢跟你一处啊。你干活快,我跟着你慢点干也挺享福。而且你还识字,还会画画,将来我孩子长大了,叫他跟着你念书……”

    绘之转了个身睡了。

    过了子时就醒,花轿还没来,但庄子里头已经开始忙活起来了。原本以为石榴只是个婢女的人见了绘之对石榴的重视,也都不再小瞧,许多人都紧赶着起来帮忙。

    清晨的庄子显得雾蒙蒙的,不过石榴出嫁的这个小院里头却张灯结彩,不少人手里拿着长生果等物,脸上带着笑议论着新人,虽然聘礼嫁妆都没有在庄子这边,但有关氏等人送了红布等物过来就晾在院子里头,所以庄子上上下下都弥漫着一种喜庆的气氛。

    s* 首发更 新.e.更q新更 快广 告少s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