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归田记 第二百三十五章出路

时间:2018-04-15作者:鲤鱼大大

    慕垣一直觉得自己跟绘之是一样的人,命不好也一直努力,但在很久以后,慕垣才分辨出自己跟绘之的不同。

    对于未知,他先是畏惧,而后被困境推动着去努力,而绘之则是渴望,她不怕,不惧,所以困难就怕了她……

    这种强,不在男女,就像是天生的一样,由上天所赐。

    庄子确实不算太大,但整个庄子有现成的百十间宅子,族长一看就先心里满意了:“有宅子好,咱们这些人要是现盖屋得盖到什么时候啊?!”

    绘之道:“再去看看地。”

    慕垣心里一个咯噔,几乎是半羞愧半垂头丧气的引着他们往外走。马鞭攥在手里都被握出了汗。

    绘之对土地自有她自己的经验,围着转了一遭,基本上就做到了心中有数。

    “这地种麦不大行,不过种些蜀黍跟豆子还是不错的。”????族长虽然也种地,但不告诉他他还真没看出来,闻言“啊”了一声:“你怎么看出来的?”又不大相信的去看慕垣。

    慕垣冲他点了点头,低声道:“这地是薄了些。”

    绘之看向族长:“就像苔藓喜欢生长在阴湿的地上一样,不同的地质自然生长不同的植物,不过这里到底还不算很严重,慢慢养几年或许能养回来,草木灰,牛羊粪,河里的淤泥等等,多施些肥料。不过是前几年要苦一些。蜀黍的产量不高,做饭吃的话也不如馍馍好吃。”

    族长点了点头:“回去我叫了大伙一起商量商量。”毕竟跟随来的人也不是全都姓范,而且还有买庄子的钱。

    绘之道:“应当的。”

    三人折返,等回到家,慕垣见族长急匆匆的走了,看向绘之:“一千两其实有些多了,那地实在太薄,从前有人不死心的种过一两年,都放弃了。”地里不长庄稼,就是要了农户的命。

    关于地质太薄,绘之却有几个主意,只是她也只是从书上看的,不敢说准了,只道:“把地深翻一遍,总不至于饿死大家,更何况买下庄子,这地也就是大家的了,也不用交租子,种来只管自己吃喝就是。”

    慕垣便道:“至于钱财你不要担心,我来想办法就行。”

    绘之一听连忙阻拦:“这可不行,你可千万别这样,等他们商量个主意出来,我也是能帮就帮,量力而为,并不大包大揽。”

    慕垣看着她微微发笑,他又发现她同别人的不同,一般的姑娘家在遇到这种情况,总是心软居多,发一发善心也在情理之中,反而她呢,冷冷清清,说她无情,偏又有情,说她有情,可有时候一句半句的总是叫人心塞,当然现在心塞的不是他,他只是替范氏族人心塞。

    他听见自己的声音:“好,都听你的。”很温柔,很平和。

    绘之的耳朵有点红。一连串的事如同浪潮一个接一个的打过来,早把那之前慕垣表白而生的扭捏冲走了,现在回过神来,虽不至于尘埃落定,但浪潮退去,之前那种别别扭扭的情愫反而又攀爬上来。

    屋子里头传来一阵哭声,她有些愕然,连忙对他说:“你有事便去忙吧,耽误你这么久。”脚下已经是要进去看看的意思。

    慕垣也正有告辞的意思。可惜屋里的动静太大,他并没有捕捉道她刚才那瞬间的不自在。

    哭的还是小六娘,绘之一进门,关氏就拉她胳膊冲她使了个眼色,绘之顺着她的目光看到小六娘身旁坐着的一个婆娘,顿时心里有数了。不过是大家觉得小六娘是她的长辈,所以觉得撺掇起来格外好使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,种不得粮食,可怎么养活一家老小啊?我们这里老的老,小的小,连头牲畜都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绘之伸手拍在桌案上,“啪!”一声,吓住了小六娘。

    “蜀黍不是粮食,种了菜都不能吃是吧?蜀黍苗抗旱耐涝,也能蒸饭吃,也能酿酒用,还能制作饴糖,穗子可做成笤帚或炊帚拿到集市上卖钱,嫩叶阴干青贮可作饲料,冬天喂鸡喂鸭喂牲畜,茎杆子可织箔席、编篱、供爨,怎么就没用处了,婶子想想自己,便是把你拆了,你能有蜀黍有用么?”

    屋里除了她清凌凌的声音就是小六娘的哽咽声,渐渐的哽咽声也下去了。

    小六娘接过关氏的帕子擦了擦眼泪:“绘之,我们留在这里,咱们就近住着,亲亲热热的不也方便吗?”

    绘之在外奔波一天,身体其实也有些疲惫:“若是你们没有发热,若是咱们人数不那么多,我总还可以想想办法,但现在你看看,几乎没几个青壮,都是妇孺,庄子能叫我们去那边,已经是开恩了。要不你想办法去求求庄主?你去吗?”

    有人问:“为何要青壮啊?”

    “庄子里头会凿山运下石头来修水渠或者盖房子,每年都是征丁,当然征丁是按干活的天数给钱的。”

    族长本来跟几个男人在别处商量,听见这么吆吆喝喝连忙赶了过来,对绘之道:“行了,你不用管这个,总不能叫你忙活一通还忙出不是来,我来跟大家说。”

    他既然如此说,绘之干脆就从容退场,回到自己卧处,拿了私房银子出来数数。

    这些钱大部分都是范公范婆给的,说实话她真舍不得花出去,别说旁人花用,就是她自己她都舍不得花。

    但要她眼睁睁的看着众人陷入困境,她不拉一把实在于良心上过不去。左右为难啊!

    关氏在门外喊她:“阿姐,你睡下了吗?陈家大哥过来了,似是找你有事。”

    绘之扬声道:“好知道了,我这就出去。”把东西重新收拾好了,出了门。

    陈力将她喊到他那边宅子里头,打开一只铁匣子,示意她看。

    里头是齐齐整整的一排银子。

    绘之只看了一眼就侧头不看了。

    陈力道:“这钱是正经来路上来的,正好一千两,买了庄子,大家也都能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绘之不肯。

    陈力没法:“算借给大家的,行不行吧?不收利息,什么时候赚出来再还给我。”

    s* 首发更 新.e.更q新更 快广 告少s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