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归田记 第二百三十四章庄子

时间:2018-04-15作者:鲤鱼大大

    都到了这种田地,族长也没什么好端着的,很快就在陈力的引荐下跟慕垣搭上了话。

    照旧慕垣并没有一口气应承,只说再去问问庄主。

    乡人发热的消息并没有对外瞒着,再加上慕垣找了大夫,慕垣去的时候,下人笑着说:“二爷在里头跟庄主说话,七爷稍待。”

    慕垣不由笑了一下,他都忘了他这个义子也是可以排名的,只是往日少有人这么叫他。

    他站在外廊,听见屋里传来二爷的声音:“……这发热可不是别的,要是把这一庄人都给传染上,那可真是不费一兵一卒就……”

    庄主骂他:“混账玩意儿,这么咒你老子?”

    二爷这才觉出自己说的有点过了,连忙跪下请罪,扇自己巴掌:“儿子不会说话,但儿子是真怕啊,这时疫自古以来都是大病,父亲不可小觑。儿子说话不中听,但心里是为了庄子好。”

    慕垣在外头听见二爷这般说,勾了勾唇角,看来上次派出去想给他们粮队捣乱的人就是二爷的人马无疑了。????他只是把消息透露给了大爷,不想二爷这里不敢找大爷麻烦,却嫉恨到了他头上。

    庄主在屋里问:“刚才听见有人说话,谁在外头?”

    慕垣应声,庄主叫进。

    “你来是什么事?”

    慕垣道:“回庄主,是为了范氏族人发热一事,儿心里也慌张,不知道该怎么办,想听庄主发落。都是儿惹了祸。”

    二爷在一旁眸光一闪,见他这么迅速的背锅,不由心下冷笑。

    庄主道:“罢了,韩南天当日留下话说范氏若有难,他会照拂一二,现在他称王了,总不能不认这个账了,我就替他把这点子欠债来给平了。”

    慕垣松一口气,他知道自己没有那么大脸面,但被庄主这么直白的说出来,还是禁不住脸皮一红。好在不管是看他的脸面还是看韩南天的脸面,总归能有个安置,他对绘之也有了交待了,否则真不好意思见她了。

    谁知二爷存了心跟慕垣作对,竟是连庄主发了话都要反驳:“父亲您的心也太慈悲了,这些人都这样了,就是送到韩王面前,他也一样会送走。”

    要说对庄主的了解,慕垣自认比大爷二爷都多,当下听了二爷的话,他便不作声了,一面竖着耳朵听庄主的对答,一面心下暗暗琢磨,大爷不知道怎么对付的二爷,闹得二爷这股邪火如此强力。

    大爷二爷都是嫡子,却不同母,争斗的越厉害,慕垣越是谁的队都不想站。他有自己的打算,两位爷虽然年纪都不小了,也各有人手,但庄主身强力壮,后宅之内不乏怀孕的妾室,可见龙精虎猛,少不得还有几十年好活,他若过早下注,一则被庄主厌弃,二则若是一着不慎,投注的人成了弃子,那他可就全完了。倒不如好好的在庄主身边,哪怕做条听话的狗呢,也比给旁人当枪使唤好。

    果然二爷的话讨了庄主一个大大的白眼:“你的意思韩王办不了,所以我也就不能办了是吧?”

    韩南天虽然称王,但慕家庄也不是吃素的,这种捧他人臭脚灭自己威风的事慕庄主最为憎恶,顿时对二爷没了好感。

    不过没等慕垣感到庆幸,慕庄主接下来的话却一下子浇熄了他的希望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再往西去约么三五十里地的有个小庄子,围了也有四五百亩地,嗯,虽然是给韩南天做人情,但人情也不可白做,就卖给他们吧,意思意思收个两千两银子好了,现在可是银子贱粮食贵啊!”

    慕垣知道那块地,地太薄了,种庄稼根本不出数,他若是就此认下,简直跟坑了绘之没有两样:“他们才遭了灾过来,恐怕没有那么多钱,不如远远的打发了,让他们成为佃户,也按规矩交租子?”

    二爷很显然也知道这是一个坑,且一看慕垣不情愿,他顾不得再惹父亲生气,立即接口道:“义弟也太放肆了,这又不是做买卖还能挑三拣四。还是父亲见多识广,儿子单想着把人撵走,却忘了那么一处好地方。”

    庄主看了慕垣一眼,大手一挥:“你不说我还忘了,既然没钱,那就看你的面子,收他们一千两吧,那庄子我记得收上来的时候也花了三四百两呢。”

    慕垣的心可算是沉到底了,他的脸色冷下来,低声告辞,临走飞快的抬眼看了二爷一眼,果然人家嘴角挂着明晃晃的讥笑。

    慕垣从庄主那里出来,就拿着方子淘换药材。他倒是也没找别人,只找了大爷那边的成爷,果然成爷一听他需要些药,立即大包大揽,两个人说话的功夫,下头很快就送了三副药过来。

    慕垣坚持留下药钱,又谢过了才往绘之家去。

    走到路边发现庄子上的佃户们在田里浇地,不由一愣,问左近的老人:“记得往年这会儿都不浇地的,怎么今年变了?”

    老人笑道:“还不是范家那个女娃子,她说要浇地,大家伙儿信她一回呗。”

    慕垣笑:“您倒是不怕。”

    老人呵呵:“我觉得浇一回也没坏处。”

    慕垣再抬头搜寻,果然见石榴也在地里,他没有打招呼,直接往绘之宅子那边过去了。

    本是满心愧疚,觉得对不住绘之呢,谁知说了之后,绘之激动的问:“你说的是真的?真的可以买下来?”

    慕垣点头:“嗯,只不过那地块着实不好。”

    绘之咬着下唇走了几步,再抬头道:“你跟我去看看行不行?”

    她的眸子那么水亮,像小太阳一下子照到慕垣心里,由不得他不点头:“行。什么时候动身?我去牵马车。”

    绘之转身往屋里走:“你等等,我去看看那几个人。”

    她进了屋,上手往几个病着的人额头一抹,有的已经出了汗,便交代关氏:“我跟族长出去一趟,你帮着照料好了众人,药熬好了每个人都喝些,头两道给生病的喝,后两道熬多些给大家伙儿都喝一碗,我问了,说这是治疗风寒发热的方子,便是身体康健,喝一回也不会把人喝坏。”

    s* 首发更 新.e.更q新更 快广 告少s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