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归田记 第二百三十三章发热

时间:2018-04-15作者:鲤鱼大大

    慕垣知道绘之实干,但没想到绘之能如此快速的就想办法,而不是难过抑郁。

    难道遇到挫折不是应该懊恼难受吗?他都做好了安慰她的准备了,还打算趁机玩笑似的说一句“实在不行你就嫁给我,你的娘家人成了我的岳家,庄主总不好太过为难亲家”。

    但现在,完全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“舆图,庄主或许有,但我要是去借了一旦被他晓得缘由,说不定此事就真不成了。”他决定了,说一部分实话。

    没错儿,庄主高高在上不假,但同时就是这么恶趣味。

    听见慕垣这么说,绘之沉吟了一下道:“那就再等等?”她的声音很轻,像是在问自己。

    慕垣便道:“正好庄里收了不少豆子,这东西虽然吃多了不美,但好在管饱,不如再买一些?”

    绘之点头,心中涌起一顿无奈,这叫什么事儿啊?才卖了,又要买回来,关键是买回来可就花的多了……????事已至此,慕垣再待下去觉得脸面都要碎了,只得告辞,说回去安排买粮事宜,另外关于范氏乡人的去留他也再想想办法。

    谁知慕垣那头还没消息,第二天就又出了事,这些人里头有一些发热了。

    慕垣一听到消息就知道不好,扔下手头的事情就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到了他的宅子,发现里头的人已经走了,他又跑到绘之那里,果然见绘之将人都挪到自己家里了。

    慕垣抓了陈力胳膊,皱眉道:“你不是要成亲了,石榴怎么办,住到你那里?”

    陈力伸手挠了挠额头:“那能怎么办?人命关天啊,我把石榴送到花婶子家了,让她儿媳妇跟石榴一块儿。”

    慕垣道:“你们应该早点告诉我,从我那里搬出来又是何苦?”

    “这不里头那位害怕给你添麻烦,拖累了你么?”陈力叹了口气,扬了扬下巴,不过他也很快的又打起精神道:“我说笑呢,你别往心里去,主要是你那里附近人家多,这发热可大可小……”

    剩下的话他没说,慕垣又何尝不明白,若是一般的伤风还不要紧,但风寒要命,时疫也要命,这两者还都传染……

    他俩在这里发愁,那头绘之拿着帕子扒着门口吼道:“你们俩别傻站着,去弄点柴火来,多烧些水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花婶子过来了,手里端着满满一大碗姜丝:“绘之,石榴切了让我给你送过来。”

    绘之直接道:“给我弟媳妇,她在灶房。”

    慕垣看了看道:“我刚才打发人去找了大夫,再出去看看大夫来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当然他这话是对陈力说的,因为绘之又返回屋里了。

    陈力也道:“我去拾柴火。”

    被绘之一吼,谁也顾不上发愁了。

    慕家庄有大夫,慕垣也有几分面子,使人打发去请,两刻钟左右就到了。

    在这两刻钟里头,绘之给每个发热的人都灌了姜汤,当然不是烫烫的灌进去,而是拿碗倒替着弄的可以入口了再叫人喝。

    三个发热的人里头其中有一个就是小六娘,也属她叫唤的最厉害:“绘之,要是我死了,你可千万拉拔小六一把,还有你大嫂子跟孩子,她也是个苦命人。”

    绘之对自己这个婶子一丝好感都没有,冷冷的道:“滚蛋吧,你要死快死,我谁也不管,我爹娘在的时候你们谁管他们了?谁对我好了?我去你家,你给我一口馍馍吃过么?我凭什么拉拔小六拉拔大嫂子?他们命苦,他们有爹有娘的,哪里苦了?整天想着赚别人家便宜倒是真的。你最好好起来,否则你这死法,到了地下,我爹娘一定打的你投不了胎!”

    小六娘:“……”

    原本以为到了绘之家,不说旁的,她总是比旁人跟绘之亲近,所以心神放松,谁知高兴太早,竟然病了,吓得她不得了,这才说出“托孤”的话,但没想到绘之这死丫头着实心狠手辣……

    “放心吧,你死不了。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,你身上那镯子怎么不说给我一个?”

    绘之冷言冷语的奚落,硬是让小六他娘出了一身汗……

    众人也跟着出了一身汗。

    小六娘哭哭啼啼:“这是我成亲时候的嫁妆……”还舍不得给。

    “死都死了,还想拿着镯子陪葬啊,你想的挺美。西水这里都是火葬,一把火烧了,洒地里头当肥料使。”

    众人跪服。刚才没出汗的,现在也出汗了,被风一吹,齐齐的打了寒颤。

    绘之看着众人讷讷无语的怂样:“好了,别觉得到了我这里以后就可以享福了,赶紧好起来,下地干活的下地干活,有手艺的靠手艺挣钱吃饭,管一顿半顿是情谊,怎么还想着我管生管死管埋啊?小六愣着干什么?去,每个人都喝两碗姜汤,务必要好起来。”

    大家喝姜水的功夫,大夫也到了。

    慕垣亲自接着过来,大夫还问他:“不是说在你家?怎么还折腾一通?”

    慕垣笑道:“绘之心善,放心不下,想接过来亲自照顾,到底是她娘家人呢。”

    他本来觉得这话说的很高明,范氏族人肯定会附和着夸赞几句,谁知说完见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,像看“二傻子”一般看着他。

    慕垣呵呵,“先看看病人。”

    大夫依次把了脉,又摸了摸病人的额头跟腋下,道:“看样子不大妨碍,许是走了远路累着了,歇两天再看看?”

    慕垣道:“您开个方子吧,抓药的话我来想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族长这会儿看出慕垣的热心来了,觉得他能耐不小,抓住空档问陈力:“这位慕公子是……?”他的目光里头含着一句“绘之的仰慕者”?

    陈力即便看出族长的八卦之心也不能乱说啊,就道:“我们能在这边安家就是多亏了他,他跟原来韩家有些牵扯。”

    族长道了个“哦”。

    不理会他语气里头的失落,陈力道:“他挺好说话的,您要是有问题可以直接跟他说,我也能从旁引荐一二。”

    陈力私心里头不希望绘之对这些人付出这么多。在他看来,范氏一族这么贸贸然的过来,就是很不妥当的一件事,当然他们或许也是真的走投无路了,可要是觉得到了这里就能从此赖上绘之,那陈力觉得实在叫人替某些人憋屈。

    s* 首发更 新.e.更q新更 快广 告少s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