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归田记 第二百二十九章明路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鲤鱼大大

    慕垣突如其来的告白让绘之有些懵,她几乎是下意识的张嘴就道:“我还在孝期。”

    孝期仿佛成了她保护自己的一层屏障,有它在前,她甚至可以不必想婚姻之事。

    慕垣其实也有些后悔的,他近来做许多决定的时候都有些摇摆不定,说实在的,刚才那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,他不害怕自己说出口的话,他害怕听到绘之的拒绝。

    不过绘之的回答比他料想的要好一点,没有明确的说不喜欢,是不是表明其实可以考虑?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:“是我孟浪了,你,不要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那是不可能的。绘之再心大也不能对这个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只是也没给她思考这个时间,很快,许多人家知道她竟然卖了那么多银钱,都上门来询问她是怎么种粮食的。

    绘之有点惊讶,石榴这次终于没有说“我们还留了好多没有卖”的话。

    被人仰望羡慕的感觉虽然好,但羡慕背后跟着的往往是嫉妒,嫉妒之下,有可能催发人的上进心,也有可能使人往阴暗下作处发展。

    不过除了真正的产量之外,绘之其他的倒也没有藏私,有人来问,她便说清楚,将她往年种地的经验毫无保留的告诉了大家。

    直到这时候,她才确认有许多人是真的不擅长总结,他们只知道地里干了最好浇地,好多却不晓得庄稼灌浆的时候千万不能浇水,有的人直接说:“我说我种地最勤快,三不五时的浇地施肥,怎么这庄稼偏不如人家长得好。”

    绘之就道:“今年秋里咱们一块种地,等明年再看看情况。我这也是一家之言,并不一定就十分准确。”她虽说的谦虚,但地里种出来的庄稼是实打实的,众人看她的目光自然不同,见她独身一人,又自称是孝期,无不问她家乡,绘之便称自己是索县人。

    待种子下了地,众人歇过一口气来,绘之这才想起慕垣又好久没有过来了。

    只是地里的活才忙完,石榴跟陈力的婚期又临近,她帮忙做铺盖,石榴也加紧拾掇自己的嫁衣,竟是只得把慕垣说的事又往心海深处挪了挪,几乎要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慕垣也很忙,他是抽空就琢磨,琢磨到有一日跟庄主在一起的时候竟然也走神了。

    庄主喊他一声,他没听到,庄主便抬头望向他,又叫了一声“慕垣”。

    慕垣一下子惊醒了,后背一层冷汗,连忙低头应答。

    庄主慢悠悠的问:“怎么?这冬天还没来,你且在这里思春了?”

    他上了五十岁的年纪,脸上有岁月沉淀的痕迹,但有一份从容跟稳定无形使得他的气质变得很有魅力。

    虽然慕家庄很多地,庄里九成的人都是佃户,但庄主自己并不喜欢种地。他的人整个都保养的很好,长期优渥的生活,使得他看起来十分滋润。

    庄主的问话叫慕垣一下子脸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庄主本是随口一说,见他如此,笑了起来:“真有此事?那藏着掖着的小姑娘是谁家的,说起来自从老二也成了亲,家里好久都没有喜事了。”

    言谈中不难看出他待慕垣极为像一家人。

    慕垣连道:“庄主误会了,实在没有,是慕垣一时走神,羞愧了。”

    “唔,你这个年纪也该成亲了。”

    慕垣急:“慕垣家业无着,”说完他就后悔了,果真是人越急越说错话,他对着庄主说家业无着,岂不是叫人以为他对目前慕家庄的生活不满,惊吓之后,反倒镇定下来,擦了擦额头的汗道:“儿子的意思是儿子自身没什么本事,在能给妻儿一个富裕的生活之前,最好还是自己一个人过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人插嘴笑道:“你这才错了呢,先不说庄主多么看重你,就是你自己,也得成家之后才有奔头,否则这人老是一个人过,非得出毛病不可,你们说是吧?”

    众人大笑,谁知庄主却又有了不同意见:“你们说的是你们的经验,可不是慕垣的,我觉得他说的也对,现在正是大好年华,不趁着年轻多拼拼,等到了我这岁数,一把年纪了骑马也骑不动啊。”

    慕垣干脆就不说了,他把不准庄主的意思,但知道自己目前最好的选择就是不主动提任何亲事的事。

    他在等,等韩家彻底跟绘之没了关系,届时他再去庄主面前求一求,最好能求的庄主看在他任劳任怨做牛做马的份上能松松手,如此他也可以过他想过的那种日子。

    谁知没有几日功夫,庄主突然单独将他找了过去,并且一见面就开门见山的问他:“你是不是对韩南天他那个和离的小儿媳妇有了什么心思?”

    吓得慕垣一下就跪了,冷汗这次直接从额头蹿了出来。

    庄主轻笑:“你怕什么,做都做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见慕垣脸色苍白,双手不停发抖,这才笑着放他一马:“好了,不吓唬你了,就是你有这意思,咱也不用害怕,男婚女嫁,那头都和离了,人家媳妇儿想嫁给谁那就嫁给谁,还用得着他们多管闲事么?”

    慕垣这才敢回话:“儿子怕韩将军误会庄主。”

    “误会个屁,有什么可误会的,那头都离了,好聚好散嘛,再说你又不是在人家婚内勾搭了人家,你看你老子像个怕事的人么?行了,我找人去提亲,她那头可有什么长辈在的?”

    慕垣连忙道:“多谢父亲大人,只是她的养父养母去世,她还在孝期之内,此时也不宜谈。”

    庄主不在意:“唔,给你提亲了,才混了你叫个父亲,行啊,有孝心不孬,老子这么多年,整日盼着孩子们有孝心呢。不过守孝也不耽误定亲吧,先把亲事定下,出了孝期成亲不正好?”

    慕垣的脸慢慢的红了,好一会儿没作声。

    庄主也不催他,就着手里转着俩铁球儿,然后很有滋味的欣赏义子的囧样。这真是多少年就从没看过的奇景儿。

    在慕庄主这里过了明路,仿佛心底那层隐秘被揭开一样,不仅是轻松,他还忍不住会想绘之知道此事后的反应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