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归田记 第二百二十七章奇梦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鲤鱼大大

    绘之同石榴这般说,石榴才终于放心,嘴里喃喃道:“这个陈力实在过分,竟然不早说,早说了我也好早点死心。”

    气的绘之拿筷子敲了下她的手:“胡说八道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她们并没有再讨论韩铭,绘之将从慕垣那里听到的有关韩南天称王的事跟石榴说了,洗漱歇下不提。

    谁知夜里绘之却做梦梦见韩铭,韩铭不高兴。

    绘之心里计较的不是韩铭定亲的事,而是后头陈力说的韩铭不喜欢亲事。

    她在梦中见了韩铭的样子心底一惊,如果韩铭开心愿意,她只有祝福,但如果韩铭不愿意呢?

    她知道他们俩的亲事,她不乐意,韩铭是乐意的,但当她要和离,韩铭还是帮了她。现在韩铭不乐意了,却不知谁能帮他摆脱?以己度人,心上不免多了一重负担。只是还不可对人言说。

    借着月色起身,走到最东边的小隔房里头,她推开门,点了灯。

    屋子不大,北面放着范公范婆的牌位,香案下头是一只蒲团,她慢慢地走过去跪下,祝祷也是无言的祝祷,屋里很快就只剩下沉默,连声息都极小了。

    这一跪却又入了一个梦境,也不知道真假,也不知身在何处,只是听上头有宽袤的声音道:“西南陈氏有难,你去解救一二罢。”

    他应声而出,到了西南,寻到陈氏,正逢山洪暴发,陈氏一族偏居此处已有五百年,繁衍生息堪称桃园,更是从未遇到这种情况,无论老幼皆是茫然。

    他来的不算太晚,一来便站到人前,挥广袖,催动法力,挡住了已然扑到跟前的洪流,而后转身,面露浅笑,温柔乍现:“还不跑?”

    众人这才赶紧拖家带口的往外奔逃。

    阻挡洪流需要消耗法力,他渐渐有些体力不支,倒不是他身子虚,只是记忆力仿佛才从战场上回来,身上还受了几处刀伤,不过即便如此,击退洪流也非明智之举,堵不如疏的道理他从三岁就懂得了。

    陈氏在此地繁衍生息,山林育人,也育其他生灵。

    此次山洪来的突然,还是有许多生灵罹难,须知小动物的观感最早也是从父母那里得到的,一代一代的繁衍下来,前一代都没有碰上的事,后代们又该怎么知道去规避这些风险呢?当然,即便这一代已经知道了,可许多生灵遭此一难,可以说整体灭绝,又何处去谈传宗接代,去谈教育子孙后代如何规避风险?

    陈氏人已经走没了,他也一步一步的往后退着。

    山洪遇到阻力,大概怒了,卷了许多生灵一起扑过来,一只小鼠惊恐的瞪着眼睛往自己脸上撞来,他终是不忍,侧身一避的同时,迅速出手,从后往前,将那只蒙头蒙脑眼看就要摔死的小家伙给抓到了手里。

    后背有伤,再受了山洪一击,他也呕了一口心头血出来,兜头浇懵了小老鼠。

    山洪来的猛烈,绕过山壁奔腾下去,也便渐渐缓了下来。

    陈氏族人纷纷喊他“仙长”,他不由失笑:“非也。”

    有人见了他的笑容,只觉目眩神迷,失声道:“佛祖!”

    他听见却仿佛吓了一跳,连忙摆手道:“也并不是佛祖。”

    众人有回神的,打量他的神色衣着,见他长发飘飘并不曾束缚起来,只一条抹额绑在额上,眉目正中一棵明珠衬托的他脸色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显然这幅打扮并不是佛祖标配,众人心中多少有些惋惜。

    他不由失笑,跟随众人脚步到了暂时落脚之处。

    陈氏一族多年安逸,经此一难,虽然保住了性命,却失去了家园,许多人都是两手空空的逃出来的。

    不过虽然落到贫困境地,这些人却没有朝他开口,希望他“普度众生”,他暗自觉得这大概是自己一身衣裳起了作用。

    逃生之后面临的最大问题便是吃饭跟睡觉,睡觉还好说,此时天热,睡在野外也不要紧,只是吃饭倒是难题。

    他极目眺望,发现不远山上有一片果树,便引着众人过去,近前一看,却是一片榣惟果树,榣惟果树树难得一见,果子比树更难得一见,此处有这么多,可以说是陈氏之福气,只是这福气却不是他的,他若食用此果,必然加剧背上伤口恶化,非要剖皮凿肉才能治愈。

    他本不饿,示意陈家人吃,谁知陈家一个小子机灵,却见他未动面前的果子,特意寻了一个最大最好的给他。他推辞不过,到底拿在手里。

    正闭目养神,耳听得两个孩子声音:“恩公不吃这果子呢,想必是觉得这果子难吃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也觉得不大好吃。”

    “x,谁跟你说这个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就听见一声拍打,他不由一笑,估计是后头的小孩子挨打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看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哇,老鼠!你从哪里抓的?”

    “刚才在路上捡的,估计是被山洪吓傻了,也不知道跑。可惜只捡了这么一只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也被山洪吓傻了。”

    “蠢货,谁特么问你了?!”

    被叫做蠢货的小家伙哼哼唧唧:“我会烤老鼠,要不我们把老鼠烤了,给恩公吃吧?”

    他听见那只倒霉的,才逃出水淹又马上要遭火焚的小老鼠惊恐的唧唧声,不由失笑,连背上的痛都不觉得了。

    到底睁开眼,不愿意自己承受一击救下的小生灵被烧熟了进自己肚子。

    “多谢你们二人,只是我一向不食荤腥,这只老鼠不如就送给我好么?”他当然不是很乐意认养一只老鼠,但恐怕自己若是只说了不吃,那万一两个小孩子还要吃呢?

    “啊,恩公不吃肉么?”拖着鼻涕的小男孩仰头看他。

    他笑:“不吃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恩公吃果子吧?”

    他脸上的笑渐渐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面前的人虽然一身狼狈,却无比纯粹诚挚。

    便是为着这份情谊,他点了点头,吃了那颗最大最好的果子。

    果然,伤痛也是最大,一颗顶十颗的大。

    “唔,见效很快么?!”他咬紧牙关撑过一阵剧痛,额头汗水流下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