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归田记 第二百二十五章归人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鲤鱼大大

    辰光一日日的过去,院墙一点点的起来,绘之跟石榴陈力都瘦了一圈,尤其是绘之,她吃的其实不少,但把不住干活最多,穿上旧衣,裤子非得用绳子扎紧了。

    也有二三个相邻往日说过几句话的妇人过来帮衬,不过盖屋不是短期活,人家来帮上两三天情谊就足足的了,绘之嘱咐陈力记下来,等屋子盖好了最后统一备上谢礼去谢谢人家。

    很快就到了盖屋最重要的一环,上梁。

    这日之前,陈力偷偷摸摸的叫绘之写两副对联:上梁欣逢黄道日,立柱巧遇紫微星。

    绘之问:“不是说请德高望重的人来写好?”

    陈力嘿笑:“德高望重没看出来,但见钱眼开看的很明白,一副对联要一头整猪。给两根猪腿人家不要。”

    绘之立即道:“我写。”她不要猪。

    有了对联,陈力还只算完成其中一项,又买了炮仗,买了祭神用的东西,等老木匠将香椿木做的梁做好了,到了看好的月圆这日的白天,

    正午时分,陈力打头焚香祷祝,接着木匠跟瓦匠们登上屋顶,手执酒唱喝“喝了上梁酒,活到九十九”,然后余酒洒榫孔,随即一声喜庆的“上梁喽——”,吆喝声中,众人将正檩从地面拉到屋顶上安装,粗大的檩条两侧各自贴着“上梁大吉”,梁身披挂红绿绸布,鞭炮声里,端的是热闹。

    木匠跟瓦匠们还不能下来,从梁上将准备好的糖果长生果铜钱抛洒下来,石榴忙去抢,见绘之只知道傻笑,连忙推她一把:“快去抢钱!”

    这一耽搁,钱都被抢的差不多了,众人倒是都喜笑颜开,只绘之手里空空如也,石榴见了心中难免一突。

    这种讨吉利的事,虽然说看着有点傻,但信者众,否则平日没几个人来干活,到上梁了一下子冒出这么多人来?她喊了绘之:“你快找找,看地上还没有有。”

    她们正说着话,听梁上的房师傅喊了一声:“小范!”

    绘之抬头,一个白生生的馒头迎面抛来,下意识的接住。众人大笑:“抛梁抛到东,风调雨顺满堂红;抛梁抛到西,麒麟送子挂双喜;抛梁抛到南,子孙代代中状元;抛梁抛到北,囤里新米年年满哟!”

    上梁之后,接下来众人不由的加快了速度,因为地里的作物也差不多该收了。

    夜里已经有了凉意,再不像往日能从白天燥热到深夜。

    绘之跟石榴得了空闲,也会聊几句:“不知道慕垣到了哪里。”

    石榴叹息道:“这得亏没有成家,要是成家了一走这么多日子,叫媳妇孩子可怎么受?”她订了亲更有感触,往常从不惦记陈力,但现在一有点事情,最先想起的就是让陈力帮忙。

    绘之就道:“你放心吧,陈力跟他不是一样人,陈力才不喜欢到处跑。”

    石榴一想也是,点头道:“他那样不是因为旁的,是因为懒,别说给他屋子住了,就是给他个鸡窝,一日三顿的喂他,他也能安心趴在窝里。”

    陈力听见了,只能无奈道:“你真是什么也敢说。”当然也知道石榴是对了自己才这样,跟外人那绝对半点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秋收时候,慕家庄征丁征走的那些人大部分都回来了,也有些是累病了或者不慎从山上摔了因此没了的,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,好在伤亡人数比起总数来并不大,庄里抚恤也厚,不仅发了抚恤,还给主家十年之内免十亩地租子的优待。

    绘之等人属于外来人口,征丁这种事一则自愿,二则待遇好,当然先紧着本地人,所以基本上与绘之等人无干。

    绘之这边收长生果跟豆子比其他人家略晚了两天。等他们忙的差不多的时候,慕垣总算回来了,奔波在外这么久,他的脸上添了些风霜,眉目之间多了一份坚毅,望见绘之,停下脚步的时候脸上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绘之正牵着牛扛着锄头,见了他忙把锄头从肩膀上放下来,笑道:“看见你这样我们就放心了,看来此行收获颇丰。”

    慕垣接过锄头,还要牵牛,谁知牛不给他牵,绕到了绘之另一边,绘之摸了摸牛脖子。

    慕垣其实也没在意牵牛不牵牛的,他眼中只看得见绘之:“收获不收获的,你是觉得我穿这一身看着好了?是刚才去见庄主,不好风尘仆仆的。”

    眼光之热切,说话途中竟没转一下目光。

    偏因老牛哞了一声,绘之侧头去看牛,就没看到慕垣的失态。

    慕垣失态之后很快回神,收回了目光。对于慕垣的话绘之没有解释,她能说因为觉得慕垣出去一趟脸上多了些自信,所以才说他收获颇丰么?自是不能。男人最讨厌的就是旁人高高在上的指点,谁都不例外。

    慕垣鼓了鼓勇气:“绘之,我有话对你说。”

    绘之有点惊讶的抬头:“啊?哦。家去说吧。对了,宅子盖好了,你还没见过呢吧?”

    慕垣点头:“今日仓促了,来日将暖房礼给你送来。”

    绘之连忙摆手:“跟你说又不是为了这个,再说房子能盖起来,多亏你前头忙了那么久。”

    说着也就能看见宅子了,慕垣打量一眼,指着新起的两座宅院道:“那是不是?”

    绘之笑:“正是,地基还是你帮忙看的呢。”

    到了跟前,慕垣笑道:“这宅子真不错。”

    枣红色的大门,外墙用了厚实的青砖,配在一起显出一种厚重的向荣之感,打开门,院子里头靠西北的方位栽了一棵梧桐,牛也有独有的一间小屋,紧挨着西南角上茅房的方位。

    绘之将慕垣手里的锄头拿回来放到墙根,对他道:“你先找地方坐,我去喂牛喝水。”

    把牛拴好,添了草料跟水,她才往开着门的正屋去。

    慕垣就站在正屋里头。五间大北屋,正屋站了两间,可以说是相当宽敞的,他见正屋跟东屋有个门通着,知道往东可能是绘之的卧室,就没往里走,往西看了看,突然想起石榴还没有嫁人来,显然西边是她住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