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归田记 第二百二十四章示警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鲤鱼大大

    绘之对慕垣很有好感。慕垣有能力又肯吃苦,绘之觉得自己要是个男子,一定会多多的向慕垣学习。更别提慕垣对她还几近有着再造之恩。

    因此她沉吟了片刻,选择了说实话,并且将音量压低:“其实我们并没有迷路……”

    慕垣的神情渐渐郑重起来。

    绘之看着他,最后道:“其实我怀疑自己听岔了,因为陈力跟石榴都没听见他们说那什么埋伏不埋伏的话。”她说的是事实,但也是存心将他们俩摘出来。

    慕垣道:“这件事你有没有跟旁人说起?”

    绘之摇头:“当然没有,那么多人,给人的感觉就来者不善,我们这些平民百姓,避之唯恐不及。”

    慕垣认真的看着她:“那你为什么告诉我?”

    绘之被他问的一愣,略结巴:“不,不能告诉你?”

    因为没有梳洗整理,她整个人其实还有些狼狈,这些狼狈也破坏了她往日的清冷,使得她显出一种活泼,而她的问话更显得天真,又聪明又傻气。

    慕垣原本紧张的情绪都被她的反问给弄懵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“好,这件事我知道了,多谢你告诉我,嗯,以后不要对别人再说这个了。”

    绘之使劲点头。

    陈力割了肉来,也打回了酒。他们男人在正屋,绘之跟石榴嫌弃喝酒有酒气,躲在灶房吃饭。

    慕垣在桌上却不肯喝:“今夜就动身,喝酒误事,你想喝就自己喝。”

    陈力想啊,大咧咧的道:“我浑身跟被碾过三百遍似的,喝了酒松快松快好好睡一觉,你不知道,我们今儿可算涨了见识,东埔村那百十号的散兵算什么,今天那么多人,骑着高头大马,可真威风凛凛……”

    慕垣伸手拦住他的酒杯:“我走之前,有句话想嘱咐你。”

    陈力呆: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慕垣:“祸从口出。”

    陈力傻眼,跟着重复一遍:“祸从口出?”

    慕垣点头:“嗯。”说完就给他倒满了酒。

    这杯酒陈力最终也没喝下去。生平头一次,他忍住欲望,规规矩矩的把酒又从酒杯里头倒回酒壶里。

    慕垣看他这样就知道他明白了自己的意思,低声道:“有时候人过的糊涂些反而好点。不管那些人是做什么的,总之与你们无干。遇到了不一定是好事,若是做坏事,你想,他们会不会杀人灭口?”

    陈力硬生生的出了一身冷汗,浑身僵硬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慕垣并不想吓坏他,接着安慰道:“当然也或许他们只是中途经过,就算看见你们也不会怎么样,只是我以小人之心暗暗揣摩,总觉得出门在外,再小心谨慎也不为过,你说呢?”

    陈力这才长喘口气,不过仍旧不敢大意:“你说的对。我记得了。”还站起来正经八百的给慕垣行了个礼。

    慕垣见他受教,这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姑且不论前头那些人什么目的,他不希望绘之等人惹上麻烦。绘之能对他示警,他也想对得起这份信任。

    继老天爷把陈力吓怂一回之后,慕垣也成功吓了陈力一回。

    不过慕垣的威力没有老天爷巨大,反正陈力这回坚强的扛了过去。

    慕垣动身之后,隔了两天绘之也没听到庄子里头传来跟他有关的消息,便觉得自己是有点杯弓蛇影,那些人不一定是冲着慕垣去的。

    接下来天气越发的炎热,隔十天半月的下一场雨的结果就是,地里作物疯长,野草也跟着疯长。

    慕垣走之前就帮他们看好了宅基,陈力开始到处寻访工匠,与人家谈价钱,定日子,几个人谁也没有提要等慕垣回来再开工,而是三个人合在一起商量了,然后给各人分工,陈力负责外头这些事务,绘之负责出力,她自己顶三个小工给师傅们供应料子,石榴负责后勤,让大家吃好喝好。

    其中跟绘之交换种子的老伯一家,贡献了几个劳动力,男女老少都有。

    说起来,绘之是累身,陈力这时候却是实打实的累心,晚上还要在宅基那里看家,幸亏现在天热,睡在外头也不怕,只是蚊子太多,弄了些薰蚊子的干草,闷着放一阵浓烟能好大半夜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熬的灰头土脸,这时候也就不多么讲究了,有时候绘之觉得歇过来了,过了子时就过来替换陈力回去睡。

    这天石榴累的不成了,饭后直接抱怨道:“就不能多请几个人吗?就咱们这些人,干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啊?”

    陈力把头伸到水里秃噜了几下起身一阵好甩,伸手摸了一把脸上的水道:“谁不想多请人了,关键是请不到啊。聋子大叔说的,往年这个时候那人一招呼都来了,今年庄里一说征丁还给钱,大家是一撂下锄头就去庄里了,外头这点小活人家看不到眼里。”

    绘之不由诧异:“早就听说了征丁的事,不过这些人是去做什么活了?一日给多少钱?”

    陈力一挥手:“别问我,我也不清楚。我自己的事都要累死。”他甚至想过现在先不要一口气盖两座宅子,盖一座就好了,反正慕垣的宅子也不住,到时候他成亲就跟石榴暂时住着呗,可看着石榴跟绘之辛辛苦苦的样子,这种话到底他也没有说出口。

    陈力这里问不出来,绘之第二日做工的时候就问了一下干活的师傅。

    师傅姓房,年纪其实大了,今年七十二岁,不过手艺极好,垒的院墙看着就好,绘之曾经试了一下,怎么安排都觉得不够垂直,结果师傅一上手,不用拿挂线比量就横平竖直不差分毫。房师傅骄傲的说:“这里有约么三分之一的宅子都是我经手过的。”

    听绘之一说,房师傅道:“此处往西约么百余里,有山,山上多石头,庄主要修水渠,用石头垒自然是好的,征丁是为了从山上将石头凿下来,然后再运回来。”

    听者无不钦佩不已,这个工程不是个小工程,绘之他们盖个宅子自然没法比,更何况,水渠一旦建成,若要浇水,方便不知道多少倍,作为百姓而言,知道的只有高兴的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