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归田记 第二百二十一章似有前缘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鲤鱼大大

    “小六并没有过继?那他住你家算怎么回事,你家也成绝户了啊?!”

    绘之强忍着才没有给她白眼:“婶子,我姓范,我还在范家的族谱上吧?怎么我们家就成绝户了?阿爹阿娘给了族里那么多地作为祭田泽被子孙,后人怎么也应该逢着节日上柱香才对吧?再者,过继的手续何时办的,小六见了你也没改称呼啊。”

    小六他娘也学她翻白眼:“还有你,难不成你还能招赘?都被人休过了。”

    绘之伸手挡下要反驳的石榴,冷静的对小六他娘道:“我暂时是没打算嫁人,将来不好说,但阿爹阿娘说不过继,那就不过继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继不过继,好,你嘴硬,我这就把小六带回家,也别住人家家里讨人嫌了。”

    “您要带人走我没意见,做人子女不能罔顾父母意愿。不过话听我说完,您再做决定不迟。小六成了亲,孩子若是养得多了,可以过继给我,当然只是名义上,日常里头还是跟着小六夫妇,喊他们爹娘喊我姑姑也不要紧,只是祖父祖母这一辈必须是我阿爹阿娘,如此,我一年给小六一两银子,权做养孩子的资费……,当然,他要是不要钱,折合成粮食也行。”

    小六他娘脱口而出:“要粮食,不要钱,有钱也没地儿花!”

    绘之没来由的一阵担心,她不害怕小六夫妇会苛待自己的亲生儿子,但他娘这种热切的态度还是叫她感觉很别扭,大家可以好好谈谈啊,她本来想给至少三两银子的,是觉得得有个讨价还价的空间,这才说的一两……

    小六他大嫂反应快:“小六还没成亲,孩子也不知道哪一年才能生出来,我们家随便你挑。”

    绘之一阵气闷:“大嫂若是不愿意要孩子,叫他们过来,愿意跟我走的我直接带走就是了。”真是到哪里都能遇到这种把孩子当货物买卖的人!

    他大嫂讷讷:“那你不是说日常里头还跟着亲生爹娘嘛?”

    绘之瞪眼看她,好一阵无语。

    便宜人人想占,只是难道不想一想,无缘无故的,人家凭什么叫你占这份好处呢?

    再者不谈旁的,小六作为小叔子,跟大哥大嫂不争不抢的,都这样了,竟然还不知足。

    “当然,我之前说的这些也只是我个人的看法,婶子先来,我就婶子顺嘴那么一说,具体如何还得小六同意才行。”

    小六他大嫂一听到这里,眼底突然一亮。

    绘之几乎瞬间明天她想什么:想让婆婆说服小六,小六不同意孩子过继,然后她没办法就只好过继老大家的孩子。

    心情真的很不好,于是她加了一句:“小六若不同意,族里也还有其他范氏子孙,到时候择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,以后跟着我过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有了这一句“要挟”,小六他娘才终于拿定主意:“你看看你说的啥话,小六可是你亲弟弟,亲的不能再亲的人,他怎么能不同意,他要是敢不同意,老娘先打断他的腿!”

    如此绘之才松了一口气,她见小六他娘没有提具体粮食的数目,也就聪明的没跟她说,只是暗暗打定主意以后一定多补贴补贴小六家。

    接下来,绘之就转了话题,问起小六的未婚妻的事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咱们这里自从出了范成那档子事,他们家闹了个没脸,其他人家嫁娶也都更仔细了,我这里也是亲自托人去打听的,那闺女家家境还行,她爹原来是走镖的,她娘身子不好,不过家里还有兄弟,也拖累不到她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说走镖的人家,绘之心中一动:“他们家离咱们这儿远吗?姓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算很远。姓关。”

    绘之心下一动。姓关的镖师她知道一个,并且还一直欠着人家天大的人情。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她想的那一家。

    听到有可能是熟悉的人家,绘之原本想谈妥就回去的心也暂时歇了。

    她安心在家住了下来,抽空还带着小六去地里,指点他收拾庄稼。

    说起慕家庄的灌溉沟渠,小六羡慕不已:“阿姐,今年咱们这里粮食的收成也不成,我是全靠家里那点糙米撑着。”

    绘之问他:“一亩地收了多少斤?”

    小六道:“其实我种的还算好的,只是被人祸害了一番,最后一亩地也就得个百十多斤……”

    半大小子吃穷老子,绘之心下一算,却是也不够他嚼用,谁知接下来小六继续道:“我娘拿了一半,我统共就剩下几十斤面。”

    对此,绘之很干脆:“嗯,你的事情自己做主。”就像小六一见她要跟他娘吵架,自己跑出去一样。她也不会置喙人家母子之间的来往。

    小六原本想得她几句训斥,结果得来这么一句,张着嘴好半天才闭上,而后垂头丧气的跟着绘之在地里拔了半天草……

    绘之道:“以后你要是有机会可以多出门,头一回别走得太远了,自己长点心,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,等有了能力,去慕家庄找我,就当走亲戚了。”

    说起走亲戚,她又道:“我阿娘的娘家那边,等你成亲的时候,记得也去送一张帖子,把我的决定跟人家好好说说,想过继为孙,也得长辈们同意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愿意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不来就不来啊,难不成还会打你?都是大男人了,怎么这么没出息?!”绘之瞪他,而后继续道:“这世道虽然不太平,但咱们这儿穷的响叮当,再乱也就这样了,穷也有好处,保住性命,耕种出粮食来就能有口吃的,等天下太平了,日子也就渐渐缓过来了。你记着,世道如此,你我都无力改变了,但我们不可因此而垂头丧气,穷苦的日子也罢,富裕的日子也罢,都是人自己过出来的,那些有百万家财的,未必就不会把日子过瞎了。”

    小六被她训了一顿,脸上明显轻松许多:“阿姐说的很是。”又道:“要不是看阿姐过的比我好,我都想让阿姐回来了。有了你我就跟有了主心骨一样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