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归田记 第二百二十章她们家缺男人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鲤鱼大大

    人总是会给跟自己身边的人的关系分个亲疏远近,如果有人跟你说“我对你跟某某是同等对待一碗水端平”,千万不要相信这样的屁话,就是当父母的,还有心偏的时候呢。

    就有一家父母,养了两个儿子,一般养大,不过大儿子知道好歹,略出息些,小儿子从小长在父兄的庇护下,被衬托的就略无能了些,不过再怎么说,也是有房有地,又都成了婚事。

    老两口给儿子分家,要两个儿子每月交粮二十斤,当着人面,他们是都收下了,得了个一碗水端平的好名儿,待要到了背后,却又连大儿子家给的一起补贴给了小儿子,事情做一次半次的尚且能瞒住人,做的多了,影影绰绰的大儿子大儿媳也知道了,儿子是亲生的,心里腻歪也不会怎么对外说,可儿媳妇不干了,大家起早贪黑,这么一来倒是成了他们家在养着小叔子一家了,平白无故的,谁愿意吃这个亏呢?一般都是儿子,都是父母血脉,这还分个高低贵贱不成?

    大儿媳熬了多年,熬死了公婆,眼看着跟小叔子家拉开差距,日子越过越好,但她心头的那根刺一直也没去掉,这直接导致,她将未发泄出来的恨意转嫁到自家小儿子身上,心偏向了大儿子。

    乡野之间人情来往虽然没有城里那么频繁,但一代一代传播下去,人的心思其实不是多么正的。谁不曾受过委屈呢?!

    绘之不愿意主动询问婶娘的日子过得如何如何,她其实从心底也不是多关心。她关心小六,但并不能等同视之的同样关心范公的兄弟,哪怕这兄弟是亲兄弟,也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所以她选了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安全的话题,先从杨家的事说起。

    但她没料到小六他娘选择在这个时候跟她“交心”。

    她讨厌跟人玩心机,并不代表她蠢。听着小六娘的哭声,她冷静的开始思索:这一招叫什么来着,刚才哭声太尖利,吓得她一哆嗦,现在脑子有点迟钝,哦,对了,叫示敌以弱。按照规则,对方等着她安慰两声就应该停下,然后慢慢的诉苦,说需求……

    石榴还在发呆,见绘之看过来,连忙眨了眨眼,两个女人一同望向小六他嫂子。

    他嫂子看着比他们还迟钝,眼神也呆滞。

    绘之想了想,决定等小六他娘哭够了再说。她不想安慰欺负过范婆的人。

    小六娘趴在桌子上捶天捶地的,等了半天也没等来一架梯子,不说外人那两架,就是自家这架梯子此时竟然也够不着!

    小六娘渐怒,怒多了,哭诉的心情也就渐渐熄灭了,她慢慢抬起头,拿手指头使劲擤了擤鼻涕,然后甩到地上,狠狠的用脚蹉了磋。

    绘之:亏得没让她进屋。这要是换了自己在她家这样,估计早挨捶打了。

    石榴可不干:“老太太,你也忒不讲究了!”

    小六娘很明显一愣:“你说啥?”

    石榴就将目光一斜:“年纪大了,耳朵不好使,还邋遢。”

    这话小六娘就听着明白过来,实在是,平常也没个人称呼她老太太啊……

    她反应过来就要骂街,绘之伸手敲了敲桌面:“婶子过来,是想跟我商量什么事,不妨开诚布公的说出来。您消消气,有话好好说。”

    小六能躲出去,那也就说明,其实他默许了女人们之间开战,撕打跟骂街……一个是他亲娘,一个是他阿姐,他惹不起,所以老实的把战场空了出来。

    小六没有偏心,绘之自然要给他脸面:“小六也是要定亲的大人了,咱们在他家里吵吵嚷嚷,叫人家听见笑话他。”

    小六他娘哼哼着这才下来台:“好话都叫你说了,我这个当亲娘的反倒成了外人。”

    绘之很干脆的道:“那我接下来不说了,听您说。”

    他娘这才开始诉说。男人跟大儿子跑了,她心里也是难受,既怕小六这个小儿子跑了,又怕他不管她们娘几个。

    “你大哥跟你二叔走了,剩下我们娘几个老的老小的小……”

    绘之问:“他们走了,家里的地总没有带走吧,不管种粮食也好,种豆也好,地是自家的,出产的粮食也是自家的。您跟大嫂体力不济,做活做的慢点就是了。小六不也是这么着么?”

    小六他娘瞪眼:“你不是说你不说话。”

    绘之伸手对她做了个“您请说”的手势,接下来安静如鸡。

    “……小六这孩子长大了踏实,跟你二叔跟你大哥都不一样,我们那头没了男人,就不能顶立门头……”

    小六她大嫂插了一句:“绘之,我知道你心地善良,你看让小六回去,我家老大也有十岁了,过继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石榴作为助攻立马怼了回去:“你当这是过家家呢!哦,把孩子养大了,要回去再另塞一个来养啊?天底下的便宜都要被你家占去?!”

    绘之伸手拍了拍她,对眼前的另外两个女人道:“我阿爹阿娘生前身后都没说过要过继小六,只是看你家宅子紧张,所以这宅子给小六住。若是小六现在回去,将来日子太平了,二叔跟大哥回来了呢?远的不说,到时候大嫂家的大郎也该成亲了,小六怎么办?大郎又怎么办?”

    一番话把小六他娘又说哭了:“能怎么办?手心手背都是肉,我一样疼啊。”

    绘之干脆利落的给了小六他娘一个白眼。

    她很感激范公范婆的一点就是范公教她念书,告诉她外头的世界有多大,思想没有局限在这一小块土地上,眼界能放的长远,因此对眼下的事才能冷静又克制的看待。

    小六他娘呢,很显然就只想着先渡过眼前难关,却也不想想,他们想要家里多两个劳力,也就是小六跟他媳妇,但小六愿意不?就是小六愿意,小六他媳妇嫁进来愿意陪着他一起养活大嫂跟婆婆还有好几个孩子?

    只怕小六还没平稳渡过新婚,家里就要开战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