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归田记 第二百一十九章乡音无改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鲤鱼大大

    听说小六家的父兄也跑了,绘之惊讶更大:“那你亲事都定了,他们也不回来?”

    小六摇头:“都不知道在哪里了,还怎么回来?不回来正好,我娘跟我嫂子从前还不消停,现在也老老实实的了,知道下地干活,多少的总能种出东西来吃。否则,我要是跑了,她们即便有两座宅子又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听到他这么“成熟”的话,绘之忍不住揽了揽他的肩头。

    “才几年的功夫,世道就跟翻了个个似的。从前大家都嫌种地辛苦,现在想过从前那种辛苦的日子,也不好过了。”

    何时才能结束兵荒马乱,何时才能重回平稳盛世,这是多少人堵在心头的疑问,因为,回顾历史,有时候动乱要过百年才能平息,当儿童成了老朽,迎来盛世,届时该哭还是该笑?笑,是自己历经磨难终究还是等来这天,哭,是自己半世流离一生辛劳,命运何其狠毒也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绘之却又不由庆幸,幸好遇到慕垣,又经由他到了西水。

    她对石榴说到:“回去记得提醒我,问问慕垣若是外头的庄户人家想投靠到慕家庄,这事难不难办。”

    陈力在一旁道:“从前是挺不容易,不过我听慕垣说过,庄主抽调了庄上许多壮丁去别处,所以这阵子若是真有壮劳力去那边,应该问题不大。”

    绘之一听就笑着对小六道:“听见没有,若是日子过不去了,记得去找我。”

    如绘之所料,小六这里也确实没有多余的被褥,绘之跟石榴因为外出,所以拿的也不是好被褥,但硬生生的被小六的给衬托的又干净又大方。

    “席子呢,铺在外头,趁着天色还好,拆了洗洗。”

    小六不好意思:“阿姐,这个不用你做,我娘……”

    绘之也不用石榴帮忙,支使她:“你看看这家里有什么,把后晌饭做了。”

    小六虽然不用挨饿,吃的多么好也是没有的,石榴掰开一块窝窝,咽下去喉咙难受的跟吞了沙子一样,她再拿出她们带过来的窝窝也就不嫌弃了。

    小六翻箱倒柜的找出一小袋子面:“石榴姐姐,用这个做饭吧。”

    石榴一看这就是他舍不得吃存起来的,在心里叹了口气:“这个留着,你定亲不也得招待上门的客人啊。”

    此时定亲虽然不用请酒席,但乡邻们知道的,也有添礼来的,有给块布,有给斤米或者给几个馍馍这样的,到时候小六怎么也得回点什么。

    绘之手脚麻利的拆了被褥,洗了四遍水才算是洗出来,喊了陈力过来帮忙拧干,两个人又合力搭到晾绳上。最大件的洗完,剩下的小件小六红着脸非要自己洗,绘之也就由他了。

    她才直起腰,就听大门口传来一个女声。“哟,这不是绘之回来了?小六真勤快了,这可不随你爹啊,你爹人家从来不洗衣裳。”

    是小六他娘跟他嫂子。

    绘之站在院子里头没动。

    她对小六他娘保持的还是最初一见面的那个印象。这是个很有狠心的女人,现在再见面还是觉得应该庆幸,她其实也愚蠢,没有太大的本事,只能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兴风作浪。

    只要不祸害别人,真的也就随她去做了。

    “婶子还是那么有活力。”

    婶子很明显不开心,伸手拉了一下晾晒的被褥表子,对小六道:“娘将你养这么大,不见你去给娘拆洗拆洗被褥,你阿姐回来了,你这是拆洗了预备给她用,不怕人家嫌你睡的脏哟!”

    小六对此已经完全不脸红。

    爹娘都是自己的,这个时代没交他怎么反抗,他只好认命。

    “姐姐过来是自己带了被褥的,看我这里脏了,才帮我洗了,这是阿姐洗的。”

    小六娘这才看见绘之挽起袖子,又忍不住捂嘴一笑:“唉哟,我还以为你挽着袖子是想跟我打仗呢!”

    如此不着调,叫人无法相信她多么靠谱,绘之心情突然有点沉重——小六的媳妇可千万别是这个类型。

    她其实对这样的一种人的思想境界理解不了。

    大家都有手有脚,却偏偏快要吃不上饭了,还不思进取,反而整日盯着旁人,专注乡村宅斗几十年……

    就好比大家都在地狱里头,往上爬肯定能爬出来,可有些人非不怕,看见旁人爬,还非要把人家拉下来……

    这个世上,同甘大概不大容易做到,可共苦的话,还是很有前景的。

    石榴认定绘之在跟人骂街方面是个战五渣,不等炉膛里头的火熄灭,就着急火燎的抽了木棍出来,然后在院子里头拿着往地下一阵乱敲,蹦起无数火星子,顺道“杀鸡儆猴”。

    不过猴子很显然没反应过来,脑子里头又想到别处事上:“绘之走娘家还带着丫头啊,哈哈。”

    石榴瞬间觉得自己刚才太“文雅”了,对牛弹琴,憋屈的还是自己,她拄着木头站起来,咧嘴一笑:“婶子说的对啊,不禁带着丫头,还带着打手呢,陈力呢,还不滚出来,关门放狗!”

    陈力慢吞吞的拿了镰刀出来,打了个哈欠:“马不吃那些干草,我去割点新鲜的。”话说这慕家庄的马也忒有个性了。

    小六这下脸红了,低声道:“还是姐姐从前割的草呢。我跟陈大哥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于是,眨眼的功夫,俩男人都跑了,剩下四个女人,二比二,暂时平。

    绘之实在不愿意小六娘进范公范婆昔日住的屋里,就主动拉了几个木墩过来:“天气热,咱们在外头说话吧。”

    正好小六他娘还嫌弃那屋里停过死人,就矫情的仰着脖颈坐下了。

    石榴也坐到绘之身后,拿了一把破蒲扇摇得惊天动地,看样子随时都能扑上去,像抓老母鸡一样抓着小六娘乱打一顿。

    绘之倒是还算心平气和:“来的时候碰见杨七,回来也听小六说了他家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石榴一开始不明白绘之为何捡着这么一个无关紧要的话题,谁知小六娘听了却一下子哭了起来,伸手捶着历经风霜洗礼的石桌:“你二伯这个缺心肝的,他还不如人家杨七爹!”

    石榴眼睛快要瞪凸:窝窝草,还有这种操作,骂人跟哭诉无缝衔接啊这是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