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归田记 第二百一十八章回去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鲤鱼大大

    老天爷命雷公电母吓怂了陈力,到了夜里开恩就下起了雨,慕垣是听到雨声醒了收外头晾绳上的东西,听见陈力说梦话还哼哼这才碰到的。

    想一想这前因后果,也是叫人好笑。

    今年春季里头缺雨,没想到收了粮食之后却又结结实实的下了几场,慕垣站在屋里,望着窗外的雨帘不由发愣。

    陈力生病了还有个惦记的人,而他,胸腔中只有熊熊燃烧的火,那是向上攀爬的火焰,是出人头地,奋不顾身,乃至于将后路都绝了的意念。

    大雨仿佛冲走了他脑海里头初初形成的那点念头,使得他整个人重新冷静了起来。

    陈力虽然吓怂,但烧退下去以后第二天早上起来又生龙活虎了。

    慕垣便道:“既然你们坚持,我就不多说了,总是早去早回,另外牛车太慢了,还是坐马车,这个我来安排。”

    绘之听了陈力的转述,欣然从命。

    三个人也没耽误,趁着天气放晴早早的收拾好东西上路了,因为范家二婶不一定会给她们预备铺盖,所以绘之特意准了了褥子跟被单,正好这一路铺在车里也省下太颠簸。

    马车在慕家庄的势力范围之内一路顺畅无阻,等过了河往索县那边走,路上的情形却一点点的看着不好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们动身前准备了菜饼窝窝还有咸菜,这个天气菜饼放不住,路上便都吃了,剩下窝窝又干又硬,大家谁也不肯咬,到了范家那边的时候,窝窝都还没少。

    时隔许久再来,看着熟悉的景色,却无端让人觉得比之从前荒凉了很多。

    绘之心里渐渐被一股难受的感觉充满,心道或许是因为父母都不在了,她对这个地方的感觉也变得伤感,因此才会觉得荒凉。

    但当她看到昔日熟悉的小伙伴了,才否定了自己刚才的猜测。

    “杨七!”

    杨七跟大李子都是她比较熟悉的人,大家曾经一同上山打猎一同下河摸鱼。

    杨七听到她的喊声,抬头看她。

    马车已经到了跟前,先前隔得略有些远还不显,这一照面,绘之就发现杨七的样子其实很不好,脸色蜡黄。

    杨七双手撑着膝盖,脸色冒虚汗。

    他看到绘之也是一惊,但绘之的样子又实在比他以为的要好太多,她,看着就很健康,是吃饱并且心情很好的那种健康。

    杨七知道她被亲生父母接走给人冲喜是享福去了,后来见范公范婆死了,她过来一趟也是匆匆来去,还倒她没有良心,及至后来,听范成等人说她又和离了,还跟大李子等人唏嘘她命运多舛,现在也不知道过的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谁知,竟然看着跟从前还是两样。她脸上没有沉郁,手下还是那么沉稳……

    绘之已经扶住他的胳膊,问石榴:“你那里有糖块吗?”

    石榴递给她:“就剩这两块了。”

    绘之给了杨七,然后示意陈力扶好他,她回车上给他拿水。

    马车是慕垣预备的,中间的小桌下头的抽屉里头正好有杯子,她取了没用开的一只,倒了水给他喝。

    杨七吃了糖块,然后喝了水,总算缓过劲来了,他挣开陈力的扶持,摆了下手道:“我没事,就是没吃饭,饿的。”

    绘之是跟他打小一起玩起来的,他也没有多隐瞒:“地里收成不好,前些日子还遭些流寇给祸害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怎么会有流寇,不是说韩将军也管着这一块了吗?”索县被韩将军拿下,其实就是一天的功夫,没有人抵抗,县城里头本来是人丁最多的地方,但很久之前成年的男丁就逐渐减少,他们或者被抓了兵丁,或者逃跑了,大概逃跑的那些人就成了流寇。

    杨七不知道这么细,摇了摇头。他因着许多往事,没有问绘之再要吃的,可绘之既然遇上,就不能无视,拿了一块帕子包了三只窝窝给他。她没有多说什么,保持了自己一贯的沉默。

    杨七反倒渐渐放开了,接过来后问她:“听范成说……,你现在呢,在哪里生活?”他动了动嘴,咽下了到了嘴边的那句“实在不行就回来吧”,毕竟绘之看着真的比他们这些人过的还要好。

    曾经杨七嫌弃绘之瘦弱,还说过如果娶了她就要跟着奉养范公范婆,嫌累赘,不过后来经历这么多,彼此多了许多磨难,那点子扭捏的往事也就随风散了。

    绘之笑了笑:“我去了东埔对面的西水,在慕家庄那边做佃户。这次回来也是听范成说小六要定亲了,来添礼来着。”

    众人说着话,也没耽搁的往前走路,杨七其实没怎么出过远门,他去的最远的地方就是跟着绘之进山摸鱼,所以绘之说西水,他也不知道在哪里,只模模糊糊的觉得仿佛在哪里听过,可不管怎样,西水对他来说,都是一个很遥远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到了村子里头,杨七就跟绘之分别了,陈力去叫门,听见小六充满活力的“来了来了”。绘之不由一笑,心头的沉重都散了一些。

    不过村子里头人是真的少了许多,除了杨七,这一路她就没再见半个人。

    小六一见她,脸上欢喜一下子放大数倍:“阿姐。”

    绘之看着他点了点头:“个头长高了,看着是大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阿姐快进来,这两位,姐姐跟哥哥也请进!”

    小六说着一边主动拆了门板,陈力牵着马车进了院子。

    牛圈还在,正好把马赶进去。

    绘之也就跟小六家常:“还以为你要拆了盖间新屋呢。”

    小六忙道:“不不,我还想等攒攒钱,我也养头牛。”

    绘之听了,觉得这事可行,但现在也不是说这个的时候,她便转了话题,问起杨七来。

    “杨七他家不成了,他娘得了痨病,一天到晚的咳嗽,药食都灌不进去,也就拖着了。”小六说着低了头。

    绘之没想到杨七家这样,叹了口气:“看着他的样子也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小六沉默,过了一会儿才道:“大家都不好过,他们人还算人口齐全的呢。我,我哥跟我爹也跑了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