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归田记 第二百一十七章妙手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鲤鱼大大

    陈力从绘之这里走了之后石榴就开始唠叨:“整天到处惹事!还给你招事!”

    绘之笑:“你也说了,救急不救穷,咱们本来欠了人家好大的人情,正愁不知道该怎么还呢。再说,这样的事我倒是喜欢,你想啊,慕垣去淘换纸墨,那肯定不会拿一张纸来吧,还得伺候着我写错了呢……,我也是好久没写,手都生了。”若是阿爹在,要急得跳脚了。

    石榴方才不说了。

    却如绘之所说,慕垣不仅找了笔墨跟纸,连晚上要用到的灯油他也弄了些来。虽然陈力一再强调,也就一两刻钟的事。

    石榴本来打算将陈力拦在门外了,见了慕垣一道过来,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开了门,心里计较着这盖房子的事一定要及早打谱儿,免得再闹出些不好听的事来。她心里算计着,慕垣不见得多么喜欢绘之,如此定要远着些方好,也免得各自耽误了,再者韩铭那里,既然和离是真的,她以后也不可自作多情的以为破镜还能重圆了,那就算她跟陈力还有三爷都想让这镜子圆起来,胳膊拧不过大腿,韩将军跟府里的夫人也是不会同意的,就是他们同意了,那绘之还膈应着呢。

    “好不容易来了一个新地方,定要好好生活,积攒下一份大大的家业不可!”

    因怕慕垣不好意思,绘之没抬头看他,只拿着纸跟酒碗里头的先头那张礼单的纸作对比,又看了看墨锭。

    慕垣道:“他们誊抄礼单用的都是这种,我特意问过了。”

    绘之拿笔在一旁试了试。

    她先抄了一份,跟原来的有七八分相似,叫慕垣自己说:“这个就成,我看着是没什么区别。”

    绘之笑:“原本的那一份笔法生动,我写头一遍肯定是比不过的,再抄一遍也就差不多了。”书法一道有靠天分一说,但更多的还是要多写多练,如此才不会笔力凝滞,叫人看着字体僵硬。

    果然再写,下笔更加流利,对照礼单上没有晕染还算干净的那些个字,简直就像同一个人写出来的。

    慕垣喜不自胜:“多亏了你了,否则我真不知道以后该如何……”

    绘之笑:“这倒是不至于吧。”

    慕垣恐怕她问起这礼单的事,正待要走,听她道:“本来也想找你来着,我跟石榴商量着,还是自家盖两处宅子,一处石榴现在跟我住,另一处陈力住,也不用很大,暂时各有五间屋也尽够了……”

    慕垣心下一松:“这事交给我了,你们只管选好地方,其他的我来办。”

    绘之道:“盖屋我虽然不会,但给人家做做饭烧点水还是能够的,另外统共花多少钱,你约摸着给我一个数……”

    慕垣忙道:“你今儿帮了大忙……”话没说完就被绘之止住:“你要是这样说,那以后有事我不帮了。”

    慕垣笑了起来:“好好。”

    绘之又道:“我们盖屋的钱早都预备好了,若是没有,便厚着脸皮也会找你借的。”

    慕垣也就不说别的了,告辞走了,顺便把陈力也解救走了,理由正当又充分:“盖屋的事有些我不方便出面的就叫陈力来做,如此让他在我那里,我们俩也两厢便宜。”

    绘之跟石榴将地里的草拔过一遍来,范成说的小六定亲的日子也快来临了。

    这其中发生了一件事,慕垣谁也没告诉。

    他那日去要的纸笔跟墨锭都是花了钱弄来的,不知怎的竟然也传出风声,说他专门要写礼单的纸,说不定是把礼单损毁了!

    对此,慕垣默默在心里骂了无数草蛋,谁特么这么有才,连这个都能猜出来!

    庄主跟人议事之后竟也捎带着问了一句:“听说你花钱买了笔墨纸张,怎么要弃武竞文么?”

    他准备好了礼单,那时候心里已经不忐忑了,闻言就笑道:“是觉得礼单整日拿着,恐怕弄的脏了不雅,想描摹一份来着,但空有那心,实在无力,便也就作罢了。”

    庄主点了点头,慕垣还道此事也就揭过了,谁知二爷却突然道:“一份礼单而已,看把你紧张的,拿来也让我长长见识。”

    慕垣看向庄主,见庄主似是默许,便从怀里摸出礼单来。这份礼单被他日夜揣着,他也是存了“做旧”的心,生恐被人揭发出来。

    二爷一目十行的看过,又重新还了回来,慕垣看着他的神色不由的心中发紧:二爷看的那么快,很显然就是早对这份礼单了然于心。

    固然逃过一劫是好事,但慕垣终于也确定,接下来仍旧有无数官司要打。虽然内心忧心忡忡,但他面上仍然做欢喜轻松状。

    倒是大爷说了一句:“这份礼也太重了,要不我跟阿垣一起结伴走吧。”

    二爷道:“大哥这话说的,好似信不过阿垣的能力似的。”

    慕垣一句话也不多说,他内心怎样外人看不出来,不过外表上,却像是完全置身事外,只管着做庄主交代的事。

    礼单虽然有了,礼单上的东西真正备好还需要些时日,慕垣并不是很着急,只要比定好的启程的日子早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他这日回到家,心情还是挺好的。不管是谁想坑他,都没坑着,这就该庆祝,呃,喝酒就不必了。

    陈力过来跟他说:“都知道你最近忙,绘之执意不肯给你添乱,正好我也闲着无事,石榴又说闷,我们三个去范家那边好了,坐牛车还稳当。”

    慕垣一愣,自己回忆了一下才想起绘之并没有问有关礼单一句话,但没想到她竟然看出他忙来……

    自来都是别人给他添乱,生平首次感受到别人对自己的尊重,慕垣一时有些呆滞了。

    陈力挽着袖子,露出胳膊伸手扇了扇:“这天这么热,下场雨倒也凉快些。可惜老天爷贼拉小气。”才说道这一句,半空突然轰隆一声雷。

    陈力直接跪了。

    手软脚软,到了夜里发起了热。

    慕垣给他拧了一块湿帕子搭到额头上,就见陈力一把抓住自己的手,喃喃道:“石榴,我要是死了,你得给我守孝三年才准改嫁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