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归田记 第二百一十六章救急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鲤鱼大大

    慕垣小心翼翼的将碗里的一点残酒倒了,然后双手试了试,也没敢把礼单拿起来。

    碗有弧度,礼单在里头墨迹已经晕染开了,他害怕自己一提,把纸给撕烂了,那就彻底完了。

    这下子再也不顾的大爷二爷的了,眼前头一桩事就叫他险些不能呼吸。

    找徐先生,徐先生肯定能帮忙。

    不,不行,徐先生左右离不开账房,那里人来人往,只要拿出来,不出一天管饱庄子里头就能传遍了。

    “庄主的义子就是叫慕垣那个家伙,喝酒误事,把礼单拍酒碗里头了!”

    单想象一下,整个人就如被一万只蚂蚁啃咬,又痛又痒,好不了了!

    这可怎么办?

    慕垣想不出来!

    拿头使劲磕着桌子,磕了两下,觉得还不够,又伸手给了自己一巴掌。

    这一巴掌很用劲,虽然打的是他,可响声够足,把陈力吓醒了。

    掠过接下来的鸡飞狗跳不提,绘之跟石榴去地里拔草,中午回来,看见陈力“鬼鬼祟祟”的提着一个篮子,口气里头满是不高兴:“你们怎么才回来?”

    石榴还生气呢,十五亩地,说好了他们三个一个人五亩,结果陈力不知这跑就是那里颠的,找不到人,她这个未婚妻只好苦哈哈的帮他做事!!!

    绘之伸手拉了下她的胳膊,对陈力说道:“去拔草了,进来说话。”说着开了锁,推门叫众人进门。

    都没等进屋,陈力就迫不及待的掀开篮子:“绘之,你给瞧瞧,你能写一份一样的单子吧?能吗?”

    石榴伸头一看,啧啧道:“唉哟,拿着字纸儿下酒,你们这酒喝得挺有意境啊!”

    陈力怒瞪她一眼。

    绘之觉得他头上好似有火焰一般。

    她仔细看了一眼单子,凑近一闻,酒香之外还有一股淡淡的松木香,可见这墨也不是一般的墨,便道:“能写,但我没有这样的纸,墨也是普通墨。”

    陈力一听就高兴了:“这好办,我叫大哥去寻纸墨。”说着就跑。

    石榴叫住他:“这是谁惹的祸?你呀?”

    陈力道:“小姑奶奶,我哪儿敢?!这可是人庄主那边的礼单。”

    石榴道:“既不是你惹得祸,怎么你出这个头?惹祸的人怎么不来?这也太没诚意了!”

    陈力牙疼,昨儿要不是一块喝酒,他今天也不会主动揽下这事:“这不是觉得咱们跟绘之还算亲近么?慕垣到底隔了一层,是外人。”又低声道:“他见闯了祸,自己打了自己一巴掌,那脸肿得跟馍馍似的,也没脸出来见人。”

    他们俩人说话的功夫,绘之已经去屋里取了纸笔出来,认真辨认礼单上的字。

    石榴使劲拧了陈力的腰眼子一下:“光知道给我们找事儿!以后不许随便出去吃酒。”

    陈力揉着腰,龇牙咧嘴的哼唧:“那钱都在你那儿,我身无分文的,蹭个酒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石榴拿眼斜乜他:“你去地里拔草,一亩地给你三个钱儿。”

    陈力噘嘴老高:“一天在地里刨扯,才挣三个钱儿,啥时候才能攒够一坛子酒钱?”

    石榴道:“那你快点干啊,一天拔二亩地的草,那不就六个钱?六个钱还少啊?你给我六个钱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陈力已经预见到在成亲后的日子:每天石榴掐腰大喊大叫“不挣钱还有脸吃饭”?他呢,他没脸但饿啊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觉得奇怪,明明预见到两个人的矛盾不可调和,他怎么还对成亲那么期待呢?

    自己一定是病了,且还病的不轻。明明外头那么多贤惠温柔的小娘子们,他对石榴的喜欢竟然一日多过一日……

    “好了,我先去跟慕垣说一声,叫他形象神,赶紧去寻纸跟墨,啧啧,这东西还有这讲究?”

    石榴白他:“没有讲究,你倒是给我画两张银票过来。”

    陈力嘿笑:“银票轻飘飘的,不实在,还是银子好。”又冲石榴挤眉弄眼:“这事要是圆过去,大哥还能亏待了我?到时候有了钱,给你买花戴。”他调戏完了就想跑,只不过才走了两步没等石榴追上,就被绘之喊住了。

    “我一会儿就写完了,你拿着过去给他看看行不行。”

    陈力在绘之面前不敢顽皮,跟见了夫子的学生一样,连连点头:“是,是。”

    绘之遂继续低头书写,礼单上的字是楷书,这个倒是不难,难的是毛笔不合适,要是按照礼单上的笔画粗细,她应该用再细个两圈羊毫笔才好,用现在的这只笔,就只能努力提着,免得一落多了,笔画就重了。

    待好不容易写完,感觉后背出了一层汗,她搁下笔,待纸上墨迹干的功夫对陈力说道:“这是举手之劳,咱们不跟人家要好处。人情往来要是都谈钱,那以后若是遇到生死关头,也要先问问性命价值几何么?”

    陈力擦着冷汗:“是。”而后又为自己强辩了一句:“我那是跟石榴开玩笑呢。”

    石榴冷哼:“你不用废话,敢做坏事,直接拖回来打断腿。”

    绘之把纸面轻轻吹了吹,折起来交给陈力,而后笑道:“咱们三个虽然不是亲兄妹,但经过这么多,我感觉比亲兄妹还要亲了,以后三个人一起努力,守望相助,日子肯定越过越好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陈力内流满面,这俩女人,一个扮红脸一个扮白脸,快逼得他站不住脚啦!

    绘之站起来又出去,捡了几棵银丹菜给他:“这个压碎了连汁一起覆到脸上,可以消肿止痛,也是今日才发现的,你给他拿去,用不用在人家吧。”

    陈力方才千恩万谢的走了。

    慕垣看了绘之写的,惊叹无以言表,陈力才被人敲打,不敢嘚瑟,把要纸跟墨的事说了,慕垣忙应了,言道:“我这就去找人淘换。”

    陈力连忙唤住他,伸手指了指脸。

    慕垣嘶嘶一声,麻木的神经这才觉出痛来,不过事不宜迟,他敷衍道:“用点井水震震好了,再不我就跟人说是我摔倒了。”

    陈力没说话,拿了铜镜过来让他自己看。

    铜镜照的再模糊,那显示个巴掌印还是不成问题底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