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归田记 第二百一十五章喝酒误事

时间:2018-03-21作者:鲤鱼大大

    慕垣见请不到成爷,也不再继续惹人厌,揽着他的肩膀走到无人的僻静处:“你跟我交交底,我走一趟不要紧,可有多少人跟呢?兄弟以前出门,十来个人顶天了……”

    成爷道:“这你还能担心?就是庄里一时安排不到,大爷都带着少爷亲自出马了,那能叫这些东西没了着落?大爷这会儿比谁都上心,请了你做这件事,也是看你是大爷的兄弟,格外的安排。”

    慕垣面上做高兴状,心里却不停吐槽“恐怕是没人愿意接手,推来推去推到自己这个倒霉蛋身上了”,加上前头一段日子,他为了东埔那边的事很是忙前忙后,恐怕落到有心人眼里,这风头太过,想叫自己难受难受,不过既然拼的是前程,畏惧困难也就不是他的作风了,只要庄里不是想让自己去送死,那他又何惧迎难而上呢?

    “既然你抽不出时间,那我就不多说了,老刘家的酒我去定上两坛子,你得空使人去拿吧。”

    成爷这次没有再推辞,拱了拱手道:“如此偏了你的东西了,多谢多谢。”

    慕垣从成爷这里出来,又去账房那边找了徐先生。

    徐先生见了他先笑,慕垣也跟着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有成爷的话垫底,他这心里好歹不那么慌张了,若果真能将这件事办利索了,那么可以想见,在庄主那里又是一份不大不小的功劳。

    不同于慕大爷等几个亲兄弟之间为了争宠而显得耀眼夺目,慕垣虽作为义子也是儿子,但他希望庄主能将他看在眼中,并且觉得他是个能做事的人。

    换言之,他想成为庄主的心腹,而不是庄主的后继者。

    想来,前者更能让庄主放心使唤他……

    近来是夏粮入库的高峰期,徐先生做账房也是很忙,忙着算各户佃户交过来的租子,见了慕垣自然也没有多客气:“我见了上头下来的单子,就觉得你肯定得提前来这一趟。”

    慕垣笑:“胆子小,让先生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徐先生道:“得了吧,咱们谁跟谁啊。”话虽然说得轻松愉悦,但说的事却又不十分轻松了,“听说账房这一块庄主有意让二爷过来积累点经历,还没有说准……”

    慕垣听得眉头一跳。

    若是二爷来了,账房们不敢掠其锋芒,万一想给大爷下绊子,那么从礼单上下手那就是极为方便的事了……

    叫慕垣自己想,他随便就能想出几个点子来。

    譬如把新粮换成陈粮……

    新粮散发清香,陈粮放的久了一股土腥味。

    其实这还不是最糟糕的,最讨厌的是,假设二爷真要作妖,换成发霉的粮食,那才叫坑人呢。

    如果慕垣运走了,到了地头,没脸的是大爷父子,倒霉的就是他这个押送礼物的人了。

    所以说才放下的心,一下子被徐先生的一句话又搞得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又不能跑到大爷面前说“小心二爷把新粮换成陈粮或者霉粮”,那成了离间人家兄弟感情了,甭管大爷做不做防范,最后倒霉的还是自己,而且也彻底得罪了二爷。

    慕垣一时觉得快要愁死。

    徐先生见他的脸皱起来倒是笑了,账房是庄主的心腹,自成一体,其实在慕家庄没有新庄主之前,他们效忠的对象都是庄主,其他甭管是大爷还是二爷,账房们可以捧着,但不能惯着,如果庄主真的以后叫二爷管账房,那他们才要发愁死。

    徐先生心底感叹,觉得还不如去学堂当个教书先生。然而随即又想到,自己这个先生因为教学生写和离书,得罪了头一回的主家,所以当先生其实并不是个成功的先生……,一时也是淡淡的忧郁了……

    “对了,我瞧见韩,范氏写来的拜帖了,难得你竟然肯帮她一把,不错。”

    慕垣听他说了,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说的是绘之。他带了绘之来之后,并没有特意提及徐先生。

    一则是他作为主人,提了徐先生,那就不好不领着绘之等人过来拜见了。帮她们安顿是一回事,若是带着她们在庄子里头到处走动见人,那就另是一回事了,无风也要起浪的。

    二来,出于一份说不清道不明的私心,他不希望绘之再跟韩家纠缠下去了,韩家是个泥潭,他希望她彻底抽身出来,若是来见徐先生,不免要说起往事……

    很显然徐先生的想法跟他差不多,接了拜帖,却没有主动去见。

    大家就这么心照不宣的交际了一下。

    慕垣心情沉重,跟徐先生又说了几句礼单的事,方才告辞离开。出庄之前,他先去了老刘酒家,买了三坛子酒,自己带走一坛,另外两坛说准了叫成爷打发人来取。

    老刘家是生意人,闷声发财,对慕垣倒是很和气:“正赶上忙时,抽不出人来送,若是平日就不用您嘱咐,直接打发人送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话说的不算坏,但如果是庄主要酒,慕垣知道刘家哪怕只有闺女在家,那也一定会打发闺女去送。

    不过他倒不会为了这个去难为人家:“说哪里的话,我也是这里的常客了,怎么不知道你们正忙?依着我说,旁的不管,把酒酿好了对我们这些人来说才是福气,否则没有好酒喝,做什么事都不顺妥。再者我来时已经跟成爷说准了,他或者自己来,或者打发人来,若是一时没空来,就权且在你们这里寄放两天。”

    酒家的人会说话,他只有更会的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讨生活,只要不是特别看不起他或者坑他,一般他也不主动为难旁人。

    只是话说的漂亮归漂亮,心情照旧不美丽,他回了住处,叫了门外一个小孩,给了他五个钱,打发他找陈力过来吃酒。

    陈力一听有好酒吃,连忙跑过来了,手里还提了两张葱油饼。

    这一喝,两个人是从天黑喝到深夜,醉气熏熏。

    第二日慕垣在头痛种醒过来,一睁眼先看见泡在酒碗里头的礼单,顿时整个人彻底的清醒了……

    \s,精彩!(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