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归田记 第二百一十四章差事

时间:2018-03-21作者:鲤鱼大大

    慕垣临走的时候又特意折到灶房去看了一眼那张画像。灶王老爷头上戴着宝冠,圆脸宽面慈母,嘴唇上挑成弯月,叫人看了不由要跟着一笑的样子,再看旁边的小对联,上联“上界去多言好事”,下联“下界来多待吉祥”,横批“东厨司命”,慕垣自诩是个大老粗,些许认得些字,年小的时候,看着别人家拿着毛笔铁画银钩,行云流水,心中也升起羡慕跟不服,不过真自己将那一杆子笔捏手里,那真是一败涂地,此时才知把字写好乃是举轻若重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世间拥有蛮力者惯打架,每每约架,都要说一句“不服来战”助威,唯独在这些做学问上,他没见那些人跟谁这般比拼过,那样的眼神,仿佛看一眼就明白自己的斤两。

    他走到院子门口,往堂上看去,绘之正低头在屋里收拾桌子,脸庞恬静目光平和,他脚步一顿,忽然觉得那杯子里头的残茶没有喝完真是可惜了。

    绘之,总是能给他许多不同的、新奇的感受。

    起初,他以为他们彼此都是陌生人,无关紧要,利益关系极小;后来,他看到她的狼狈跟伤痛,以为他们是一样的人,是被命运抛弃却又想挣扎反抗的蝼蚁;而现在,她让他觉得,似乎看到了希望,她似乎比他认为的那个她,更好,更吸引人。

    慕垣有点放任自己的情绪,他回到慕家庄里头的住处,庄主使人送了一份礼单过来,当然,不是给他的,是命他出去送礼。

    外出,在什么时候都不是一个美差。有时候有些外差会有油水可捞,但即便有油水,一路上的辛苦也是真实存在的。

    他拿了单子过来细看,才看了两行眸光紧张的缩了一下。

    别看礼单轻飘飘的一张纸,但里头书写的内容,却是叫他算不出来的沉,光今年的新粮就一百车……

    不算兵饷的话,供应一支队伍去打半年仗都够了。

    慕垣忍不住站了起来,唤了堂下一个玩泥巴的小孩子过来问:“是谁过来送的礼单?”

    小孩子道:“是慕大爷身边的那个成爷。”

    慕大爷自然是庄主的亲生儿子,别看慕垣已经混成了庄主的义子,无论在庄里还是在外头,他都不敢叫人称呼自己为爷,而且时刻保持着对庄主的敬畏跟尊崇。

    有时候他会觉得庄主看重自己,跟自己这种表现出来的恭敬态度密不可分,但有时候他又觉得自己太天真,庄主高高在上,甚至不惧韩南天,而且庄主的心腹那么多,人人比他都风光,那么这些人自然更尊敬庄主?

    慕垣自嘲,他小时候觉得对一个人谄媚,太卑下,太不像个人。长大了才觉得卑下对于生活来说并没有坏处,只是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并不缺一个小卒子对自己卑下,他们只要想,无数人都会爬过去跪舔他们的脚后跟,甚至有人会拓下脚印来,当成神迹整日跪拜。

    “嘁,一条好狗而已。”他在心底对自己这么评价。

    问过了是谁送来的,他在堂上扫了扫,实在没有拿的出手的东西,便袖了几块银子出了门去找慕大爷的那条叫“成爷”的好狗喝酒。

    成爷很忙,但还是挤出时间来见他。

    慕垣对他行礼:“有日子没跟您坐在一起说说话,感觉自己行事越来越没有章法,想请成爷指点指点。”

    成爷不肯受礼,抢步子过来跟他客套:“老哥要这么说,可真折煞我了。来,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,听说你把韩将军家的休掉的儿媳妇给弄过来了,行啊,能耐!”

    慕垣脚下一个踉跄:“这话叫我听着怎么那么想上吊好自证清白呢?”

    成爷哈哈大笑,一拍他肩膀:“行啦,我虽然没空去看,但有见过的,说就是一村妇,也没长得像天仙,弟弟不笑话你!”

    两个人寒暄了半天,慕垣才把礼单拿出来:“这礼单上也没写着给谁送。”

    慕垣注意到成爷的目光落在礼单上也变得郑重了。

    顿了一下,成爷才道:“你也看出来了,这事儿不小呢,大爷说要带着小少爷亲自走一趟,不过他们是带着礼单过去,你则可能要押送这些礼单上的东西过去。”

    慕垣喃喃:“给我多少人?这可真要了命了!”这么多粮食,简直就是明晃晃的鲜肉啊,现在外头兵荒马乱,旷野里头不乏饿狼……

    他认真严肃的扭头,对着成爷猛看,看的成爷都心中发虚了,才愣愣的道:“现在赶紧娶媳妇留个后你说还成吗?”

    成爷很显然被他认真的口气说愣了,反应过来,连连拍着他的肩膀大笑:“那不有句话叫‘能者多劳’么,说的就是老哥这样的!不至于就到了要留后的地步,不过老哥年纪也不小了,娶媳妇的事可以使劲想啦!”

    慕垣放松了些,丢他一个白眼:“你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。”

    这话又捧到成爷的痒处,成爷心中的得意都要溢了出来,他有了媳妇,现在三个孩子,家业又有小成,简直不负他“成爷”之名。

    男人之间开的玩笑也荤,说了几句之后,慕垣又提出要请吃酒的事来:“老刘家的菜虽然一般,但酒还筛的不错,我陪你喝两盅。”说着就来要簇拥成爷出去。

    成爷这会儿那架子拿够了,又变得实在,连连推辞:“真不是我不肯赏脸,咱脸也没那么大不是,主要是实在忙,这人都恨不能劈成两半儿,你说大爷带着少爷,这可金贵着,这一路不管几天,那不都得伺候好啊?这还没走,我看了要是走了的话,我这心得一日日的跟着提着。”

    慕垣没有说“你跟着随行伺候”这样的话,成爷是慕大爷的心腹,慕大爷现在能帮庄主做事了,但同期跟他竞争的兄弟们也很不少,慕大爷离开,自然要留下人替自家看摊子,免得自己这一出去,回来发现摊子叫旁的兄弟接手。

    s,精彩!(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