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归田记 第二百一十三章聪明

时间:2018-03-21作者:鲤鱼大大

    吃过饭要走的时候,慕垣又说了一遍:“你定了日子之后让陈力跟我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说完自己又把这建议否决了:“不用麻烦他,我明日再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如此热情叫绘之有点招架不住,笑道:“照他定亲的日子来看那还早着呢,我不着急,再者你要是有事只管去忙你的。我认得路,怎么也能过去。”

    慕垣反倒停住脚步,认真的说道:“今时不同往日,路上太乱,没有人护着,你可千万不要一个人走。”

    如此殷殷嘱咐,绘之只得喏喏。

    只是也不知道是慕垣不相信她的承诺,还是其他,接下来的几日,总是瞅时机过来,要不就蹭顿早饭,要不就蹭顿午饭,到了第三日,他来的时候绘之正跟石榴做豆面野菜窝窝。

    “这时候的野菜已经有点老了,不过剁碎了拌到面里还是一样,味道都很好……”

    正说着话,觉得动静不对,一抬头看见慕垣,不由笑了:“石榴呢,刚才还跟我说话。”

    慕垣依旧站在灶房门口:“被陈力叫了出去。”

    灶房门实在太矮,他躬身探头进去,好奇的打量:“我说怎么看着有点不一样了,你换了画像。”

    绘之把醒好的豆面揪成大小相同的小剂子,然后揉圆,空出一只手沾了凉水,从剂子的底下往上钻,不一会儿一个圆滚滚的窝头样子就出来了,更兼面团里头拌了菜,就像穿了花棉袄一样。

    做窝头的空档里,抽空闲回答他:“不知者不怪,既然知道了,总不能再不恭了。”

    慕垣跟她闲话:“这两日我时时都来,你什么时候去赶集了,……,不对吧,现在都年中了,集上还有卖这个的?”

    绘之无奈的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窝头揉好之后还要再醒一刻钟,因此她这会儿并没有烧火,慕垣也就十分清楚的看清了她的目光,很清澈,又像带了一丁点委屈。慕垣忍不住怀疑自己看错了,待要细看,她却已经转过身继续捏窝窝去了。

    石榴回来,大呼小叫:“哎呀,你怎么没捏上那个尖头,窝头窝头没有头算什么……放着我来!”

    绘之不肯:“我都占开手了,再说有没有罢了,总是一样吃的吧?”

    石榴某些方面的坚持能把人逼疯:“不行,我看着心里不舒服,必须得有头。”

    她们俩在灶房争执,慕垣很聪明的远离了,免得不小心卷入战争,到时候左支右拙,讨不了好。

    退出来那一方热热闹闹的小天地,陈力已经在堂屋里头摆了茶碗,请他过去喝茶:“尝尝菊花茶。”

    慕垣迈进门槛,坐在桌边,双手接了一杯,低头看着白瓷茶碗里头淡黄色的茶汤,里头有一朵小小的菊花。

    陈力笑:“这菊花虽然看着小,却是山里的野菊格外香甜,你当我怎么知道的?我是看蜜蜂都喜欢采这种花粉,猜到的。”

    慕垣尝了一口:“真不错,不是我说,你们的日子过得其实很叫人羡慕,无论什么时候来,总是叫我感觉很有奔头。”

    陈力冲他一眨眼:“人家是三个女人一台戏,这家里这俩,一个顶仨,那就是两台戏啊,谁也不肯吃亏,看着可不热闹?”

    慕垣呵呵笑了起来,调侃道:“等你成了亲,有了孩子,那才真正是鸡飞狗跳。”

    陈力连连摆手:“那可真不敢想太多。现在连住的窝还没搭起来呢。”

    慕垣道:“你别拿我当外人,出钱出力,只管跟我说一声,若是有二话……”

    陈力道:“不是不是,我不是那个意思,咱先不说这个不说这个,兄弟说句托大的话,家里那俩都是肯吃苦,种地我是一点都不担心的,我这不想着除了种地,咱总得再找个正经营生,农闲的时候也好有点事做……”

    慕垣点头:“你说的在理,很是这么回事,不过我不晓得你都会些什么,庄子里头的人我带你见了,他们或者识字做先生,或者会算筹,脑子灵活,经商做点小买卖,说实在的,我说了恐怕绘之听见不高兴,但真正做起来,都比种庄稼的人过的更好。”

    陈力对跟算筹都不在行,闻言差点趴到桌子上:“可不正是这么回事呢么,我总感觉老天爷把绘之生错了性别,不管是识字,还是算筹,她都比我厉害,琴棋书画,哦,我没见她弹过琴,但其他三样,那是这个!”他伸手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慕垣不信,觉得陈力吹牛太过。

    陈力没去看他的表情,继续了无生趣的道:“我从前听将军跟人说,绘之是随了他亲爹,不过他们父女俩脾气不一样……”说着看见绘之摘了围裙往灶房外头走,连忙伸出手指冲慕垣嘘嘘。

    一会儿绘之往厢房那边进了,他才又道:“逆鳞,逆鳞,平常不叫提。”

    慕垣了然的点头,心中却突然对绘之的生父好奇起来,不过也知道此时不是提问的好时机,便低头喝茶起来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石榴捏好了窝头,走到院子里头喊绘之:“拿炕笤帚来帮我扫扫身上,刚才不小心沾到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绘之帮她打扫干净,拿着笤帚进了正屋,在陈力头上轻轻敲了一下:“恍惚听见你说我坏话。”

    陈力的脸差点皱成菊花茶:“没有没有,跟慕垣夸你是才女呢,琴棋书画样样精通。”

    石榴后头进来,看见未婚夫的怂样,气不打一处来,伸手揽过绘之的胳膊:“你跟他一处见识作甚?他一个大老爷们,棋都下不过你,丢死人了。好意思说是棋圣的传人呢。”

    陈力脸上挂不住:“那我可没说,我只说小时候见过家里有棋谱,听说是我们家祖宗写的……”

    眼看又要吵架,慕垣连忙拉住话题:“我是个大老粗,琴棋不敢讨教,但我现在很好奇,难不成灶房里头的灶神画像是你画的?”

    绘之道:“是啊,毕竟年中了,想买也无处买啊。”

    慕垣学陈力的样子,给她竖了竖大拇指。

    s,精彩!(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