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归田记 第二百一十二章蹭饭

时间:2018-03-21作者:鲤鱼大大

    绘之围着炉灶转,慕垣突然问:“绘之,你来这里,开心吗?”

    “开心啊,很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值得你高兴?”

    “嗯,很多地方啊,譬如种地再也不用担心老天爷不下雨了。有那条大沟渠可真叫人高兴!”她忍着才没有把自己所有的欢喜都说出来。她高兴到什么程度呢,有时候恨不能自己躺那溪流里头,就当自己也是其中的一部分。这固然是因为她没什么见识,但同样说明沟渠灌溉的确给她带来了新奇的感受,西水这边的常住居民早已淡定习惯,她这种新来的,欢喜惊奇才是正常。

    一边说着一边拿出碗碟盛放了起来,她受范婆影响,饭食做出来之后先端到灶王爷面前,今日刚摆上筷子,就听身后慕垣迟疑的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绘之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有事?”她忙着,就没有回头看他。

    慕垣继续迟疑的道:“这宅子不是我起的,是之前我有了点闲钱买过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啊,你早说过。”她说着,然后低头捡了一根木头塞炉灶里头,然后在围裙上擦了擦手,继续拿筷子翻煎馍馍片。

    “嗯,买回来……,我住的时间少……”他犹豫着,到底没把这宅子是他打算成亲用的宅子的话说出来,“平常来住都很少,就更不用说在这边生火做饭了,所以这灶王爷像其实应该是前年的……”

    绘之虽然受范婆影响吧,但她年纪轻,对鬼神的敬畏实在没有老一辈那么虔诚,只能说虚虚的做个表面情儿,一听慕垣如此说,她连忙挥了挥脸前的烟气,探身子往炉灶前头去看。

    “哎呀!还真是前年的!”

    每年的腊月二十三俗称小年夜,是灶王爷上天去的日子,俗语有言“二十三,糖瓜粘”,意思是害怕灶王爷上天说这家人的坏话,所以要用糖瓜把灶王爷的嘴给粘住。

    往年的这一日,绘之要早起,出去寻些地里长的草,再做一碗面条,放到灶王爷神像面前,草是给神仙的马吃的,面条则是给灶王爷食用的,最后燃香烧些纸钱,把灶王爷的画像揭下来一并烧了,等到了来年的年初四,恭迎灶神回民间,这才重新贴了今年的新画像……

    绘之连忙合掌对着画像拜了拜:“失礼了失礼了,神仙爷爷勿怪。”

    不知怎么看着她认真虔诚的样子,慕垣觉得格外受用,仿佛她的拜求都是因为自己……

    石榴拿着梳子哼着小曲出来了。

    慕垣身体一僵,害怕她衣衫不整,直接不敢乱看,目光只粘在灶房里头绘之的背上。

    倒是石榴很惊喜:“大哥过来了?!”

    慕垣见她没有其他反应,这才转身挤出微笑,点头:“是,过来蹭一顿早饭。”

    绘之在旁边笑:“说什么蹭不蹭的,一会儿陈力跟范成也过来。”馍馍今天一顿就能吃出来,她探头去喊石榴:“你把面发上。”

    慕垣回头:“你们吃用还够么,西水这边也有集市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啊,我跟石榴两个尽够吃到来年了,来的时候你不也看见了?”她笑着道:“石榴说我是属耗子的,很会藏东西。”

    慕垣的眉头微微挑动。绘之跟石榴俩人放在一起,乍一看就是俩普通姑娘,看不出什么很大的区别来,可相处的久了就会发现,绘之于人情上虽然不说特别练达,但几乎不出口伤人,而且人也勤快,时刻将自己收拾的板板整整,很有贤妻良母的样子。反观石榴,啧啧……反正人家也有了主,他就不说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才说着话,果然陈力跟范成也来了。

    大门没关,慕垣听见他们的声音先走过去,“绘之才说你们要过来,正好,我一个人蹭饭还有些心虚,人多力量大……”

    几个人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陈力跟范成也来了,那点炸馍馍就不够了,她叫慕垣几个人去正房坐着,自己重新又炸了两锅,这才取出腌好的萝卜咸菜,用开水烫过一遍,一起端上了桌。

    若是只慕垣自己,她定要陪着用饭,现在陈力范成一来,三个男人一台戏,她反倒自在了,就留了些馍馍咸菜,跟石榴在灶房里头吃了早饭。

    范成也是常年不自己开伙的主,吃了绘之做的饭,赞口不绝,还道:“我们来的路上瞧着庄子里头也有在大街上卖早点的,你做的这么好吃,何不也去支个摊子,不说旁的,光味道管叫那些人的摊子都支不下去。”

    他说这话,可见是于民生上实在没啥见识。

    “早点讲究味道美,价格实惠,买早点的人花一个钱半个钱的还算吃的起,可要是花上三五个钱,那谁家愿意来吃?就是再好吃,手里没钱也吃不起。”

    慕垣听得点头,望着范成笑:“范兄弟是做大事的人,不像我们这些小民小户的,平日里就从地里抠扯仨瓜俩枣……”

    石榴泡了茶来,几个人笑了一阵,重新说起范家小六定亲的事。

    陈力也帮腔:“这亲戚越是来往才越是亲近啊,人家都请你了,就回去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范成道:“是啊,我说你和离的事,他们也没嫌你。”

    嗯,此话一出,范成的后脑勺立即得到陈力的巴掌伺候:“又不该着欠着他们的,不嫌弃他们就是好的,房子都给了他家住,还带咋地?”

    慕垣也是一脸不赞同。

    范成举手投降:“说错了话了行不行?”

    绘之看他这般可怜,出来解围:“我明白你的意思,行啊,去就去,反正宅子是我爹娘留下的,谁也撵不着我。”

    慕垣这才说道:“我的事不急,你什么时候走,我也什么时候动身就是了,对了,你去了范家,在那边打算住几日?要是住的时间长,那我先回来,后头再去接你……”

    绘之忙推辞:“不用不用,要不是离的远,我都想直接回来了,能坐你的车去,已经很方便,怎么还好意思继续麻烦你。”

    慕垣尽量不去看另外两个人男人,他也会不自在的,但再不自在,心里有话也非要说:“石榴跟陈力喊我一声大哥,我都好意思过来蹭饭了,帮你这点小忙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s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