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归田记 第二百一十章新奇遇

时间:2018-03-21作者:鲤鱼大大

    就像慕垣说的一样,他们这些人在慕家庄的落户极为容易。

    不过绘之跟石榴都怀疑这是因为有慕垣的缘故,毕竟她们之前来的那次,得到的可不是欢迎。

    绘之算了算了租子跟一亩地的产出,觉得维持平衡的话得至少得种十亩地,不过他们有牛,所以可以再多种五亩,最后就定下这十五亩地。

    佃下的地离慕垣的家不算近,当然这点困难是完全不成问题的。

    慕垣说西水这边相对安全,因此到的第二日,绘之跟石榴就出门了。她们先去拜访徐先生,这个拜访就是给人送到门口一张贴子,告诉人家我来过,并不代表对方一定会见你或者你要等着人见面之后再离开。

    送下帖子之后,她们俩便沿着地一路走一路看。

    “这边可真好。”

    “看着是比我们那边整齐,但还有哪里好?”

    “沟壑井然有序,若是开了沟渠浇水,你想是不是很方便?咱们那边想浇地可是费劲,人家这里就不一样了……”

    沟渠也不知道怎么建的,此时里头蓄满了水,叫人看着就开心。

    她们在沟渠里头洗了洗手,天热,但水很冰,石榴忍不住道:“也不知道这水好不好喝。”

    “河水过来的,你说好不好喝?跟我们那里应该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路边不远处有播种之后的人开了沟渠灌溉。

    绘之扬声问:“老丈,您种的是什么?粮食还是菜。”

    老大爷呵呵笑:“是粮食也是菜,女伢猜一猜。”

    绘之道:“难道种的是豆子?”

    “再猜再猜。”

    石榴道:“除了豆子,那是长生果啊?”

    豆子的生长期比长生果略短,绘之才猜的是豆子,因为收获豆子不耽误种冬麦。

    “对喽,就是长生果儿。”

    绘之便将自己的疑惑说了。

    老大爷很是自得的道:“我这个长生果跟别个不一样,我这个粒小,长得快,不耽误种别个。”

    绘之一听就高兴了,她那十五亩地还暂时没有想到要种什么呢,冬麦要留着交租,可仅靠冬麦,把地空下也不成啊,那不成了浪费?本来是打算种豆子,但除了豆子,她也很想尝试种些别的。

    她看着水到了一沟地的一半,就主动上前接过老大爷的铁锹,三下五除二的帮他把沟子堵上了。

    老大爷笑:“行啊,懂行呢。”

    绘之也笑:“跟着爹娘种过,知道一点。”又问他:“老丈您说的那种长生果的种子从哪里买啊,不瞒您说,我们也正发愁不知道种什么好呢,若是只种豆子,那么以后估计就得整天吃豆面窝窝了……”

    老大爷更得意:“从哪里也买不到。”

    石榴伸手扯了扯绘之,意思是白刚人家干活了。

    绘之不死心:“种的人少,难免有人不识货,要是种的人多了,这人多力量大,说不定能争取个好价钱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娃,还怪会说,不过不成,人家都说物以稀为贵,奇货可居,没听说过你这种说法。”

    绘之呵呵笑:“有的东西以稀为贵,有的东西见识的人少,大家不理解也是情有可原的。您不卖也就算了,不过这种子您是怎么得到的,总不能也是地里自己长出来的吧?”

    “嘿,果然会猜,正是地里自己长的……”

    老大爷来了劲头,领着绘之到了另一根沟子那里,指挥她挖开口子,让水流进地里,然后就把自己得到这种小长生果的经过说了。

    “我那时候也是着急,下来种子就算计着日子,生怕晚了耽误了种粮食,这可不是闹着玩的,一家子老老小小要是真饿的去要饭,那祖宗们泉下有知还不得爬起来捉我?”

    他的下颌有几根长须,说的时候一翘一翘,看着就像他现在回想当年的艰难,觉得很得意一样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急躁急躁,唉哟,急上火了,种子也已经种地里头了,总不好再抠出来种别的吧?我整天望着那些种了豆的人羡慕,脸上还不敢露出神色来!你猜怎么着?嘿,硬是把自己逼的上火了,嘴里害了燎泡,饭都没法下咽啊,我还记得清楚呢,我可是整整喝了七天凉水。”

    喝了七天凉水的老丈把自己喝倒了,偏那年还热,一场雨接一场雨,跟上了蒸笼蒸熟了再蒸一个样。“我躺在炕头上,热的虚汗一层接一层,都怀疑自己的肉熟了……”此处有石榴的笑声搅局。

    “熬过了那段日子,天凉了,我也认命了,不认怎么办?要是到时候熟不了,粮食可得种,总不能耽误了。谁知天热过头,很快就凉过头,先大热再大冷,才进了秋,就叫人恨不能的把棉袄穿身上……,别人家开始收豆子了,我坐不住,就拔了几棵,拿回家瞧果子,都没敢在地里看,害怕自己受不了再躺地里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的话绘之就可以给他补上了,老丈到了家,一瞧长生果虽然长得小了些,可籽粒饱满,简直就是意外之喜。

    “你说奇怪不奇怪,那年的黄豆倒是还是那么大,偏这长生果变得小了,成长的日子也短了……”

    绘之点头,有点佩服,也有点羡慕:“不知道之前,还想着从您这里淘换点种子,知道之后反而不敢开口了,这果子这么好,说不得正是上天看您种田心诚,给您的回报呢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听了她后半句,得意了一下,紧接着却又瞪她:“你这女娃好没有毅力,你不好好的求一求,焉知我不肯?”

    绘之笑:“我没有您那样的奇遇,不过我也有一样菜种,是隆冬下地,不畏严寒,正月就可以食用……”

    老爷子眼皮一抖:“假的。”

    绘之先把没浇的那边沟子开开,分了一下水流的力道,然后把浇过一遍的那边沟渠给堵上,最后握着铁锹站在地旁道:“您有这样的奇遇,焉知别人不能有旁的奇遇,叫我说,那年跟您一样种长生果的人家,说不定也是结的小果子呢,不妨认真打听打听,看看谁家又是这时候去种,肯定跟您也差不多,否则他不耽误种下个季节种粮食?”

    老爷子紧紧的抿着嘴想了一会儿,又打量她:“你那种子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那种子不是我种出来的,是我从旁人手里花大钱买回来的,不过去年我种了,却如我所说,并不是骗您老人家。”

    s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