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归田记 第二百零九章愿景

时间:2018-03-21作者:鲤鱼大大

    怨恨如果无法可解,那么总要找个发泄的源头,否则一味的自伤,容易爆体而亡。

    相比范成的激进急躁,绘之其实已经算好,但还不是最好。

    人生来总要承受痛苦,七情六欲无一不苦。就像外人觉得苏行言过分,卖女求荣,为人所不齿,但苏行言的内心难道就不苦了?未必。没有儿子,香火无法传承,是他心中的隐痛。

    当然,一种痛放在此人身上,或者痛不可抑制,同样的另一种痛,放到别人身上,说不定又算不得什么了。

    就如范公,他也无儿无女,心中又何尝不难过,但这种难受并未阻止他努力生活,不仅努力生活了,他还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家业,他还有心教育了绘之,又做了族学里头的先生,无形的许多人都受他的影响……

    从这一点上讲,绘之能避开东埔村这个环境,追求全新的生活,其实是很勇敢的一件事了,在这些坏情绪上,最怕的就是认死理,一时想不开钻了牛角尖……她决定要忘记,不再令自己多思多想,对那些真正关怀她,疼爱她的人来说,都是值得欣慰的。

    临近离开,燕子十分舍不得绘之跟石榴,她自己现在跟着母亲学针线,便缝了许多荷包送她们俩。

    绘之收拾出自己之前编好的几双草鞋回给她们:“以后天热,下雨的时候穿这个,免得将布鞋弄湿了……”

    燕子小声道:“我从前听爹说,城里的贵人们雨天会穿木屐,这个难道就是木屐么?”

    绘之道:“不是,木屐是木头做的,一片木头,底下用钉子固定两齿或者四齿,做起来其实不难,不过咱们这里雨天基本上都是不出门,用到的倒是很少。我给你的这个其实就是草鞋啊,都是我自己编的,不用弄木头那么麻烦,而且草鞋很软,也不会割脚。”她一边说,一边在地上用树枝画出了木屐的样子给她看。

    燕子很开心:“范姐姐,你懂得可真多。”

    绘之伸手摸了摸她的头。

    燕子拿着草鞋回家,没一会儿又回来了,不好意思的问:“范姐姐,你可不可以教我编草鞋,我娘说以后赶集可以去卖……”她觉得很不好意思,好像学了绘之的手艺,但她娘都说了,她也不好不过来问。

    绘之倒是十分乐意:“正好我这还有些草呢,走,咱们拿着去你家,看你跟你娘谁更聪明。”

    因为教会了燕子娘编草鞋,绘之格外得了她一身衣裳做谢礼,她又偷偷跟绘之说:“栓子家这几日很不对劲呢,栓子他爹行动不便,但我听说他捞着栓子娘好打,唉,栓子也不懂事,不知道拉架,一见他爹娘吵吵,自己倒是先跑出来了。大前儿来我这里吃了一顿,昨儿又来。你说我一个寡妇,日子也不宽裕,倒是替他家养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对此绘之也只有点头的份,说不上感受来。

    对于作恶的人,她始终升不起同情心,只能做一个毫无感情波动的旁观者。

    她们启程的这天天气很好,过了子时出门,每个人脸上都没有什么困顿的神情。

    范成已经重新回了家,说好了,等把家里的事安排妥当了,他就去西水找他们。

    车子离开东埔村后,慕垣停下马车,执意让绘之跟石榴进马车里头继续睡觉。

    绘之推辞了几番,想着以后打交道的时候多,到底还是遵从了他的安排,跟石榴躺到马车里头。

    慕垣极其细心,马车里头厚厚的褥子一铺,虽然颠簸,但两个人也很快的就入睡了。

    等天色发白,听见远处传来人声,绘之先醒了,掀开窗帘一看,不由惊异,路旁的地里已经有人开始耕种,或用牛拉犁,或人力深挖,看着果真是一派欣欣向荣之景。

    绘之不由的露出高兴的神色。

    慕垣看见车窗外的手,骑着马走过来,见了她笑:“这么早就醒了,咱们还得再走两个时辰。”

    绘之“嗯”了一声,又问:“这些地也是慕家庄的地吗?”

    慕垣冲她“活泼”的眨了下眼睛:“你猜?”

    绘之猜“是”,因为大部分人在自己熟悉的地界上会显得相对放松。慕垣从前可从来不会眨眼开这种顽笑的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表明他在慕家庄的生活应该还不错。

    绘之石榴、陈力都是小人物,自然不可能得到慕庄主的接见。

    “我在慕家庄外头有一所小院子,你们现在那里住下,以后想花钱另盖也行,想买现成的也行,对了慕家庄里头有买卖房屋的中人,到时候介绍你们认识……”

    这些是早就说过的,但慕垣还是不厌其烦的重复了好几遍。

    石榴打着哈欠靠在绘之肩头,糊里糊涂的道:“慕垣怎么看上去怪紧张的?”

    绘之道:“估计是怕我们不领情。”

    石榴:“领啊,怎么不领?要不是我定亲了……”

    绘之眼疾手快的捂住她的嘴。

    石榴往下扒开她的手:“我还没说完,我定了亲,不还有你……”

    气的绘之拍了一下她的天灵盖:“你怎么什么都敢说啊!”她准备好好“教育”石榴,想了想便道:“他是慕庄主的义子,地位肯定不低啊,像他这样的,又年纪不大,肯定庄子里头许多姑娘想嫁给他,你以后嘴上要是不把门,小心无意中得罪了人,咱们还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石榴连忙点头,虚心认错:“你说的对,我知错了,以后也保证不乱说了。”

    绘之这才满意:“我身上还有两年的孝呢,再说陈力都答应给我养老了,嫁不嫁人都无所谓,反正目前是没那么多心思,你以后也少给我乱点鸳鸯谱啊。”

    石榴又靠回她的肩膀上:“行啊,反正你那嫁妆那么多,不嫁人也够你用一辈子了,让陈力他爹收你做干闺女,这样你就成了我的大姑子了。可以帮我带孩子,对了,你还识字,要是我生了孩子,到那时候天下太平了,你就教他,咱们也让孩子们去考科举,去给咱俩挣个凤冠霞帔!”

    s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