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归田记 第二百零七章分离

时间:2018-03-21作者:鲤鱼大大

    石榴提着大陶瓮送了面片粥去给范成等人食用,绘之跟韩铭则面对面各人捧着自己的碗吃了一餐。

    面片粥简单,但有粮食的香味跟蔬菜的清香,吃到嘴里清爽味美,只不过他们二人各有心事,吃起来虽说不是味同嚼蜡,也其实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韩铭饭食下肚,虽然精神依旧不好,但五脏六腑受到安慰,也又想了一翻话来试图挽回。

    “姐姐要去西水,那边人生地不熟……”

    “倒也有两个熟人,从前在村里办学堂教你的那个先生,还有一个是许久以前就认识的人。他们都在西水……”

    此路不通,韩铭又从身上摸出荷包:“姐姐,我用钱的地方不多,这些钱你带着……”

    韩铭的关心让绘之心中一暖,她笑着摇头:“你留着,我手头有钱,再说我也没什么好买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韩铭在她面前,从来没有强势过,见此也不敢多坚持,只是心里可翻江倒海的难受起来,扭了头看着窗外许久,才又鼓起所剩不多的勇气:“姐姐去了西水,那范家二位老人家的墓地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他知道绘之的心结所在,是最听不得别人与她提范公范婆亡故一事的,如今他也是被逼到没了路走,拼着揭她伤疤来自我挽救。

    绘之道:“我做了牌位,以后我到哪里,阿爹阿娘自然随我到哪里。”

    韩铭当下张嘴就要问“如果我死了,姐姐会不会做个牌位带着”,话到了嘴边,喉头先一阵酸楚,他的喉咙里头酸也就罢了,酸水总还有点温度,但其实心底已经渐渐冷了,知道事情无可转圜的那一刻起,他便知道自己完了。

    昔日种种的万千柔情,对着她,是春风,是夏雨,可是当她不要了,明确的拒绝了,那柔情再返回心间,便变成了万千利箭,一颗心被对穿了无数次,穿过还不算完,再拿盐浸了,拿黄连泡上,秋风跟冬雪一起,挟裹着苦跟咸,钻那一个个的洞里。

    他还要笑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也就罢了,既知道二老的事,姐姐容我去二老面前磕个头上柱香吧。”

    绘之想了想就同意了,带着他去卧室往东的一个隔间里头,她去拈香点燃,他跪在蒲团上沉默而恭敬的磕头。

    而后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又出来。

    至此好像再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韩铭心里茫茫然,耳边除了风声还是风声,只竭尽全力,才抓住一丝理智:“此去也不知何年月才能再见,姐姐可有什么心愿。”

    绘之见他这般颓然之下还不忘顾及自己,心中感动,看着他道:“心愿很多呢,盼着天下太平,海晏河清,交通顺畅,百姓安居乐业……”

    这些事,说起来容易,真正做到又何其艰难?!

    绘之身在其中,承受许多苦,可也有欢快的时候。她心情不好的时候,会想想在范家的生活,暮春的风,悠闲的牛声,漫山遍野的野菜,还有水湾里头的鱼虾。

    “我盼是这样盼着,乡野村人,谁不是这么盼着的?不过日子不管是艰难也好,是安逸也好,总是要认真过,要好好过的。韩铭,你也一样哦。”

    韩铭认真的点头,只是心底也更加痛苦。

    她这么坦然,这么大方,言笑晏晏的祝福跟殷勤的期盼,都叫他明白,她对他确无一丝男女之间的情谊,也因此不会将他的感情视为困扰。

    终究还是不在乎。

    流水落花春去也……

    “姐姐莫要送了,我自己过去。”

    绘之轻轻颔首道了一个:“好。”

    这是两个人正式的作别。

    此一别,相见无期。

    他往前走了几步,没听到她转身关门的动作,只觉得每一步都像是踩到刀尖上,叫人那么难受。

    “韩铭。”

    他听到她的喊声,心里一喜,忽又一悲,悲自己因这一声呼唤就心生的喜悦。

    他满满转身。

    绘之已经快步走了过来:“我去西水,绘之跟陈力也过去。”

    韩铭“哦”了一声:“我知道了。他们都是自由的,想去哪里就去哪里。”

    绘之听到他说自由这两个字,不由的眉眼随着弯了下来,稍显板正的脸庞上就多了些温柔。

    她道:“好,那我回去了。不日就要动身,家里还有些东西要拾掇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就此分别。

    陈力的住处已经没了早上的高谈阔论。

    范成因为众人的劝说,终于展开了自省,自言自语道:“我真的做错了?”

    陈力道:“其实吧,话不能这么说,有些事是分不清对错的。就拿给地浇水来说,我说天会下雨,咱不要白费这个力气了,你说天不会下雨,不浇地长不好庄稼,那谁对谁错?只能这么说,有些事,不是只有一个办法来解决。你回家的路也不会只有一条,对吧?当然直来直去是最便宜的,可万一直来直去的那条路上有歹人呢?你也愣头青的就只认死理非走不可?绕一点路,避开事端,这不丢人。”

    范成低头,做出个承认陈力说的对的姿态。

    不过他心底到底还有些不忿呢,哼唧道:“那照你说,我还得赶紧回去,然后赔礼道歉,认打认罚啊?”

    “唉哟,你闹的家里不安生了,都是至亲,道个歉又怎么了?你以为你是小孩子呢,受了委屈就要大人主动来哄?说实话,在你的这个事上,你家里大爷大娘虽然有不到的地方,但好歹还替你张罗了一番,你再瞧瞧我,我定亲我爹也没露一面啊!从小到大,只有他见我,我想找他,可算难了。”

    陈力隐去了最后一句没说——老子算卦惹出了事,他还得在后头给人家“苦主”做牛做马。

    范成终于被他说服,沉闷的道:“好吧,我……明日,不,后日回去一趟好了。”

    陈力洋洋得意,正好瞅见韩铭,连忙开门迎接他进来:“三爷来了,三爷快坐。这怎么头上还戴着斗笠?”

    韩铭竭力维持着平静坐下,陈力给他倒水,低头正好瞧见:“唉哟三爷,您头上这斗笠上是缝的啥?灰不溜丢的,老鼠吗?”

    韩铭:“……”

    s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