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归田记 第二百零六章说开

时间:2018-03-16作者:鲤鱼大大

    陈力得了绘之这么一句却如蒙大赦,用袖子一擦鼻涕,那长长的一串直接从嘴唇滑到耳边。

    屋里众人:呕!

    石榴赶紧丢了一块帕子给自己的未婚夫,陈力这么滑稽,她作为未婚妻也着实没有面子。

    绘之此时又有点于心不忍了,她回想了一下自己刚才说的话,其实没觉得那里阴狠来,也不知陈力怎么想的,就给她扣了那么一顶帽子。

    她回头看了一眼屋里众人,果然见她看过来,众人的目光都多了一重警惕,顿时怒了。

    怒还不敢乱怒,硬是从脸上挤出狼外婆般亲切的笑容:“行了,刚才我那是吓唬你呢,咱们也相处也挺久了,我是个什么样的人,难道你不清楚么?再者你有多大能耐能让我憋这么久啊?你想一想,我想打你一顿,是不是易如反掌,难不成你觉得我要是打你,还会顾忌谁不成?”

    陈力拿着帕子擦脸,然后对石榴说道:“待我洗了再还你啊!”

    绘之:真的好想打他!

    一抬头,范成也目光睽睽的看着自己!

    这可真是按下葫芦浮起瓢。

    她没好气的对范成道:“平日里看你行事也极为圆融,可真到了大事上就看出沉不住气来了,古人常说三思而后行,就是专门治你这个病。”

    范成低了头:“绘之,我对不住你。”

    她偏不想提的话题频频被这俩不开眼的男人提起来,饶是泥人也有三分火气呢,她没好气的说:“你不是对不住我,是对不住我爹娘,同宗同源,你办的事也不地道。别人要欺负你的族人,你无能为力不是你的过失,但你在旁边煽风点火,推波助澜递刀子,虽是无意之中做了,那也有问题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是,我……”

    绘之手一摆,她受够了别人抢戏,干脆利落的定下结论:“一辈子还长着,你跟我同宗同源,情同兄妹,以后对我好点,叫往东不能往西,叫下地就得老实的卷裤腿干活的那种好!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拿着韩铭的衣裳从陈力那里出来,石榴也随着她一起出来了,挽着她的胳膊似是不经意的问:“你真不介意陈力跟范成所做过的事啊?”

    绘之拔高声音道:“当然介意!我只是从前没想到,现在陈力一提醒,可不是他说的那个道理!哼,一个两个的,以后都给我等着!”

    墙内噗通一声。

    王来忍俊不禁的跟李盛去捞陈力。

    陈力后悔的想给自己一巴掌,绘之一那么说,他立即反应过来了,可不就是她说的那么回事儿么!

    本来仇恨由韩将军跟韩铭顶着,他们这些小鱼小虾的,很显然绘之也没放在心里,结果呢,经他提醒,绘之现在想起来了!

    陈力顿时想大哭一场。

    绘之跟石榴回了家:“趁着范成内疚呢,这租子不给他了,料他也不敢要。”

    石榴发笑:“行啊,先说好了,以后陈力要是有对不住你的,我可不替他兜着,你要打要骂,只别冲我撒气就行。要不我就现在退亲,选个跟你没有仇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算了吧,宁拆十座庙,不毁一门亲。你要是因此不要他了,陈力非得跑过来用泪水淹了我不可……”绘之笑着推她去灶房:“我把面活好了,估计醒的差不多了,咱们中午做揪面片,陈力那边劳驾你给他们送去……”

    石榴这才放了心高高兴兴的应了。

    绘之进了屋,见韩铭乖乖的仰面躺在床上甜睡,不禁上前捏了一把他的脸,低声道:“你倒是睡的熟。”

    他脸上瘦没了肉,韩铭觉得痛睁开眼,看见是她,重新闭上眼睛又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也就随着轻轻的叹了口气,坐在床边拿了芭蕉扇扇了起来。

    日头越来越晒,韩铭睡梦中觉得有凉风,不免往她身边挪动。她没在意,只专注的想她自己的心事。

    从道理上讲,她知道范公范婆的亡故跟陈力等人的关系不大,但她心里要是一点疙瘩也没有,那不能够。她还没圣人到那种程度。

    只是她晓得范公范婆的心愿,自己其实也不是个喜欢生事的性子,这才没有冲这些人发作。

    韩铭睁开眼,看见绘之就笑,然而笑了一阵也没得到回应,他顺着她的目光,发现她看向窗外,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,她右手打扇子,左手便搁在床沿上,他便又往她手边蹭了蹭,认真兼好奇的打量她的手指。

    她的手指细而长,不像他的那么白,但也很漂亮,指甲桃红色,光滑圆润,像一瓣桃花,很干净,一点灰尘泥土也没有……

    绘之正想事,冷不丁的发觉手被握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?正好有事情跟你说,”她将手收了回来,眼睛看着韩铭道:“韩铭,你叫我姐姐,我也愿意拿你当弟弟看待,只是我们曾经是夫妻,现在又和离了,所以以后能不见面还是尽量不见面的好……”

    韩铭的眼睛渐渐漫上水雾。

    绘之将从一毛那里取回来的衣裳往他身边推了推。

    当韩铭扑过来抱住她肩膀的时候,她其实已经想过他会这么做。她没有提前闪开,这是她最后的一点温情了。

    韩铭的头靠在她的脖颈后头,不一会儿就感觉后背的衣裳湿了。

    他喃喃的问:“姐姐还会嫁人吗?”

    “会。”她斩钉截铁。这时候不是给他希望的时候,任何的犹豫对他们彼此双方都没有好处。

    或者说,她吸取了范成的经验教训,尽量用温和但坚定的行动来影响别人。

    她相信,时间是一味良药,能熨平那些心上的痕迹,人对人的感情也会慢慢变淡,所有的一切一定会慢慢好起来的。

    韩铭察觉到她身上的疏离,慢慢的将手臂收了回来,他低着因睡觉而蹭得毛茸茸的脑袋,用尽量平和的语气道:“我知道了,以后我不会来这里了。姐姐先请出去,我要穿衣服。”

    绘之便站起来往外走。她面色平静的走到灶房,石榴正做饭做的火热,她拔了许多菜,洗干净用开水烫了,最后捞出来剁碎了放到了面片粥里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