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归田记 第二百零五章抢戏

时间:2018-03-16作者:鲤鱼大大

    绘之一来,屋里众人就都不说了,她也有点尴尬,摸了一下额头道:“怎么不说了,我看你们说的很好。”又看了一眼范成,“听说你病了,看精神倒是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范成没有了刚才在石榴跟陈力面前吐沫横飞的气势,蔫蔫的吧唧了下嘴,垂下头。

    绘之本来想问韩铭的随从拿了衣裳就走的,结果看范成如今像只刺猬一样,于情于理她都不能视而不见了。

    刚才她一进来,除了范成其他人就都站起来了,这也没什么就是他们到她家去,她也会站起来相迎,不过在她说完范成之后,石榴很是老实的搬了个凳子到她身后,她干脆就顺势坐下了。

    众人都站着,她坐在屋中,如众星捧月,神色也只淡然,却隐隐有了一种无锋而利的气质。

    范成往床里缩了缩脖子。

    屋子里头这些人当中,王来李盛对绘之是百闻不如一见,一毛二毛知道韩铭重视她,却不见得他们俩心底就多么信服她。

    但是陈力石榴还有范成的态度却无形的影响了他人。

    她像一把镰刀,刀刃朝里,不是杀人的武器,但却无人敢小瞧。这凭的,不是韩铭的看重,而是她自己本身的努力。

    勤劳和善良不值得称颂吗?恰恰相反,在升斗小民们的心中,勤劳的人最值得尊敬,善良的人则值得钦佩。水滴虽微,渐盈器也。

    绘之问范成:“在家里大闹一场,现在心里痛快了吗?”

    其实这都不用问,肯定是不够痛快的,要是痛快也不会生病了。

    范成果然明白她话里未尽的意思,哼哼反驳:“我还是不够心狠。”

    “这我就不明白了,你让自己心那么狠,是打算去当屠夫还是去当刽子手啊?或者你想当个杀人越货为生的江洋大盗?”

    范成不服:“我没有对不住家里。”

    绘之问:“那你说说你为家里做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不用做什么,我给了那么多银子呢!”

    “你银子哪里来的?能不能一笔一笔的跟我说清楚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,那银子有将军赏的,有三爷给的……”他那点兵饷是早就自己花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再问你,你靠什么得的将军的赏钱?”她问的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范成刚要说,却突然闭紧了嘴,一下子从床上直立起身躯看向她。

    陈力还没觉得怎么,浑然不以为意的道:“他是索县的,由他带路将军才把你找回了给三爷冲……”后头那个字硬咽了回去。石榴在他身侧已经伸手捏着他的腰上的肉拧了半圈了。

    事情过去这么久,绘之现在想起范公范婆,已经可以把情绪处理的很平稳,但这并不代表她就愿意跟外人说起她的种种感受。于是她转换了一个话题。

    “不说我,就说这个事情里头你大侄子吧。你没有确实的证据证明你大嫂与人通奸,但你在人前是怎么说的?就算你没直接确定的说出来,可你也诱导大家往那个方向想……,三人成虎的道理你应该懂吧?有些事,并不一定就是事实真相,但说的人多了,一传十十传百,传着传着味道也就变了……杀人不过头点地,你没有直接把那俩人拿住杀了,可见当时是有理智,那怎么后来就没想到一个万全之策,反而闹的不可收拾?依着我说,这件事本来你有理,更应该拉拢家人站在你这边,可现在呢,你大闹一场自称出族,成了孤家寡人……”

    范成低头陷入沉思,他再觉得家里不好,其实他也还是稀罕那个家的,否则也不会病得险些死去了,他那病就是心病,心里过不去那道坎,所以积累之后反应到身体上。

    陈力因为腰上肉疼,没有听到绘之的劝说,他整个人都陷入“绘之嫉恨范成给韩将军引路,那肯定也会嫉恨陈老爹(老神仙)算出她生辰八字旺三爷……”

    这么一寻思,陈力顿时站不稳了,也不管范成,一下子跪到绘之面前:“三奶奶,那都是我爹他……,三奶奶,对不住您了,您放心,我以后做牛做马给您养老送终……”说着就砰砰磕起头来。

    陈力有时候思路很清晰,以三爷对三奶奶的言听计从,若是三奶奶想拿他们这些人开刀,三爷没有不准的!更甚者,说不准三爷就是因为这个所以才把他跟范成打发到绘之身边,好让绘之随时出气!

    上位者不会在乎一个半个的下位者的小命,若不是三奶奶大度从未计较,那么他跟范成此时能安稳的待在这里都两说……

    越想越觉得自己想的没错。

    绘之正“苦口婆心”,猛不丁被陈力来了这么一遭,顿时大脑停摆,眼神呆滞,目光空茫,整个人有点傻掉。

    陈力见她不说话,却以为这下没了活路,更是磕头如捣蒜:“三奶奶,您饶了我吧,我跟石榴都定亲了,要是我死了,石榴说不定得被人叫成克夫,那就不好了,看在石榴的面上,你饶了小的吧!小的给您做牛做马了!”

    说实话,绘之对于他这种“强行加戏”的行为很反感!

    她什么时候表现的那么阴沉,那么腹黑狠毒了?又不是养猪,养大了再杀!难道平日里头来往,她已经给陈力这么大的压力?

    她很无语的看了一眼石榴。

    石榴正仰头望天。

    估计也是嫌弃陈力的动作辣眼。

    石榴是嫌弃,王来李盛就是懵逼了。

    一毛二毛知道的多点,可也被陈力的行径吓住,而且不由的顺着陈力的思路开始思索:“自己到底没有得罪过这位‘前三奶奶’?”

    绘之震惊之下,下意识的刚要说“我什么时候那么想过了”,回过神来,扫了陈力一眼。

    陈力正一脸期盼的望着她,期望她说句什么类似赦免的话。

    绘之看到他这种戏精上身,目光顿时由安抚变成满满的嫌弃……

    她眉目不动,声音也低了两个调子,别有深意的说道:“这是你说的,以后若是有对不住我跟石榴的地方,你且小心自己的小命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自己先郁闷了,她果然不适合走炫酷狂拽霸的路线,心里好别扭啊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