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归田记 第二百零四章辩论

时间:2018-03-16作者:鲤鱼大大

    石榴鄙视了范成一番:“不是我说你,一个大老爷们扭扭捏捏一点担当没有,还好意思在这里嚎!你有本事去成就一番事业啊,光纠结在这些小情小爱里头做什么?”

    陈力在一旁替她强调:“石榴说的对。”

    范成道:“你们也没做出什么事业,不照旧过的好好的,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……”

    话虽是这样说的,精气神倒是跟着提了起来,不再满身戾气,横不愣登了。

    陈力这次没等石榴开口就率先怼他:“你懂个屁,我们这都是大事业。我问你,那皇帝老爷吃不吃粮食?达官贵人们吃不吃粮食,没有我们这些种粮的人,怎么养活你们这些吃公粮的?”

    “粮食又不贵……”李盛也是吃公粮的,觉得不服,小声辩解了一句。

    获得的是陈力无差别的喷:“粮食特么不贵就是为了你们,要是一斗粮十两银子你特么吃的起吗?”

    范成李盛等人被陈力强势刷新了世界观,顺着陈力的思路一想,还真是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这些人后头的对话绘之就不知道了,她带了韩铭重新家去,路上遇到几拨熟人,无一例外的都没有认出韩铭。就有人问绘之:“这是……?”

    绘之笑:“我家里弟弟。”

    韩铭心满意足的跟着她回了家。

    绘之问过他没吃早饭,干脆系了围裙和面:“咱们中午揪面片吃。你去外头地里捡着那些长大的菜给我拔几棵来。”

    韩铭高高兴兴的答应了一声,等蹲下的时候痛的唉哟一声。他之前骑马大腿磨破的地方结了痂皮,现在崩开了。

    绘之听见,连忙跑出来,见他跪在地里,伸手拉他起来,迭声问:“摔到哪里了?”

    韩铭跟她近距离接触,小脸蛋红扑扑,很想往她怀里靠靠,但自己个头高了,做那般小鸟依人便有些不伦不类,操作起来难度较大,只好皱着眉道:“是之前骑马,大腿里头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绘之跟他没有男女大防的心思,最早她嫁进韩家,他奄奄一息的样子还留在她心底,即便他现在长高了,在她的潜意识里头也是那个一开口就甜甜的喊她“姐姐”的男孩子。

    “进屋来,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韩铭羞答答的跟着她进了屋,正大光明的坐上姐姐的床。

    绘之之前是没想到,等她撩开他的袍子,手伸到裤腿上的时候就犹豫了。

    韩铭紧张的心肝蹦蹦乱跳,又怕她动手,又怕她不动手。

    绘之尴尬:“这个……,要不你……,唉哟,都洇出来了!”她低头一看,顿时吓了一跳,只见韩铭身上雪白色的中裤大腿那一部分已经渗出了血,虽然不多,但斑斑点点看着也十分惊心。

    韩铭趁机往后头一躺:“姐姐,我好疼啊!”

    绘之深吸一口气:“你安静些。”说着探手往他身后,略用了点劲将他的裤子往下一扯。

    韩铭只觉下半身一凉,双手抓着身下的炕褥,这才没有去捂住……,只是脸色已经红透了,嘴里还喃喃的喊:“姐姐。”

    绘之的目光定在他的腿上,看着上头痂皮跟血肉黏连的样子,心烦意乱:“你说你折腾什么!本来就没二两肉,这下还不去了半两啊?!”

    韩铭被她一吼,旖旎的心思少了不少,哼唧道:“姐姐,我好痛啊。”

    绘之瞪他一眼:“自己不爱惜自己,痛也活该。”

    说是这么说,她还是小心的拿了一条被单过来给他搭到身上,然后又道:“你等着,我去寻一些陈壁土来。”

    乡下人家,磕碰难免,若是流血难止住,便可用这陈壁土。

    绘之先去大门里头的插销木上头扫了些,觉得不够,又去东墙根上寻了些,这些土都是极其细腻温滑的,她用手指捏着一点点的洒到韩铭破了皮的地方,等洒了一遍之后,直起腰来道:“你先在这里晾着,我去给你把裤子洗了,天热,约么一两个时辰就干了。”

    韩铭一听顿时高兴,也就是说他还能在姐姐这里多待一会儿。

    他连忙道:“姐姐,我想睡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,你睡,我洗完裤子晾上再做饭。”

    韩铭躺在梦寐以求的床上,还躺的正大光明,别提多开心,咧着嘴笑了。

    绘之被他这连翻打岔,等洗裤子的时候才想起来,韩铭这样应该随身带着药膏才是,就算没有药膏,裤子总得备两身,刚才他不说,她也没有立时想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不过裤子已经浸水了,她三五下揉搓着洗完了,拧干抖了抖晾在天井里头,然后走到窗户边:“韩铭?”

    韩铭其实没睡熟,但他怕绘之叫他起来再撵她,就假装睡熟了,死活不肯答应。

    绘之本打算去陈力那里问问,一见他这样子,不由好笑:“我去陈力那里看看你还有没有其他衣裳,一会儿就回来。”说完就走了。

    韩铭不防她是说这个,顿时后悔,但此时再假装醒过来,也太假了,只得默默吞了一口血,自己作的苦果自己咽下去了。

    陈力那里,大家正说的热闹。

    一毛二毛年纪小,经历没有陈力那么老道,听了范成的遭遇之后,特别义愤填膺,简直就像被戴绿帽子的是他们一样,立场十分坚定的站在了范成一边。

    于是这么一来,一毛二毛范成作为正方,石榴陈力鸳鸯双煞作为反方,王来李盛暂时保持中立,一伙人开了辩论会。

    范成坚持“有仇报仇,有怨报怨,若是不能快意恩仇,做人还有什么意思?!”一毛二毛在旁边重重点头。

    石榴陈力坚持“大事化小小事化了”,否则“你心里不舒坦,大家心里也不舒坦,日子到底还要不要过了?!”

    王来李盛虽然表面上立场中立,但其实也是墙头草,一会儿同情范成,跟他同仇敌忾,一会儿觉得石榴说的是真理,人活着,日子总要平平顺顺的过。

    绘之去而复返,没想到他们不仅没能结束话题,还把话题带到了一个新高度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