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归田记 第二百零三章参照物的悲哀

时间:2018-03-16作者:鲤鱼大大

    绘之没有直说成不成,她背对韩铭,抿着唇往茶壶里头舀水。

    韩铭便明白了。

    那一刹那,他很想躲出去大哭一场,可又实在舍不得这难得的相处时光,便只瑟瑟的站着,像一只被老猫用眼神定住的小耗子。

    结果老猫把茶汤浇好,一手提着壶,一手拉着他胳膊:“走,咱们进屋说去。”

    耗子能怎么办,还不是乖乖的随着猫走了?

    进了屋,绘之正了正脸色,跟他讲道理:“你没有对不住我,我要是心里生你的气,早就打你一顿了,别看你个头高,不一定打得过我。”

    韩铭刚要动嘴表白,绘之抬手制止,紧接着道:“是我自己不愿意在东埔村了,只要我留在这里,有些人跟事便永远绕不开,与其纠缠下去费心思,不如离开此地,到别的地方重新开始。当然,这也只是我如今的想法,过上十年二十年,说不定观念又变了,这个后头的事,就说不准了对吧。”

    她没将话说死,韩铭总算好过了些。

    他咬着内嘴唇思索道,要是再过上十年,他,嗯,二十三,正是风华正茂,到时候肯定比现在更有本事,更好看!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立即站起来,走到离她一步远的地方:“姐姐,你看看我,有什么变化没有?”

    绘之点头:“当然有啊,个头长高了,也瘦了很多,怎么总胖不起来吗?”

    高了瘦了。

    韩铭不满意:“还有吗?”

    “啊?”绘之傻,半晌道:“也没长出三头六臂来啊。你变化要是很大,我早就认不出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韩铭:“……”以他对姐姐的仰慕跟痴恋,有时候还找不到话题接。

    绘之也怕他扯着这个“不好回答”的问题不放,连忙强势转换:“你是怎么过来的,在家没有好好吃饭吗,脸色这么白。”

    韩铭道:“吃了,就是路上走得着急了。”接着把他遇到范成,听说东埔村出事,然后打发范成先回来,他在后头也回来,结果范成发烧躺路上,又被他捡到,两伙人最终合伙一起回来的事说了。

    “范成生病了,要紧么,有没有看大夫?”

    韩铭不想让她关心旁人,但她问话他也不好不答,只好闷闷不乐的道:“他不要紧,这会儿也不发热了,就是浑身没劲,在床上躺着呢。”

    绘之点头:“我住的这宅子是他买的,还有地,因为要搬走,正想跟他交接一下呢,可巧你们一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范成这会儿正在陈力跟石榴面前卖惨,本来他做的那些事,当时觉得心里可爽快了,可现在回过头来,被陈力的安慰的眼神一看,简直不要太委屈!

    只是他声音越哽咽,陈力就越想笑,连石榴也有点忍不住。

    石榴已经完成成为一个很审时度势的“乡村妇女”,听了他的话不由劝道:“你既然知道了,就干脆退了这门亲事又怎么了,还有你爹你娘,你当他们很乐意有个不守妇道的儿媳妇?再不说他们,就是你大嫂,既然嫁进门,就是你们家的人了,她那表妹再亲,能亲的过相公跟儿子么?你要是一直有出息了,他们才好把着你,你要是有了不好,他们能捞着的也有限吧?”

    绘之跟韩铭过来,正好听到这一节。

    绘之还对韩铭说:“石榴说的很好。”

    韩铭立即炸毛,他就说姐姐越来越喜欢石榴了,果不其然!

    姐姐这个人,心肠软,别人黏着她,她不喜欢也就接受了,可惜他干不来这样委屈她的事,只能眼巴巴的等她回心转意……

    绘之刚要喊人,屋里范成突然嚎了一嗓子:“他们无辜,他们有没有为我想一想?但凡多上一分心,也不会叫我险些给人当了便宜爹!”

    虽然嚎得惊天动地,但是嚎完却哭了。

    绘之这就不好进门了。

    范成好几个月没有信儿,没想到背后的经历这么多。

    韩铭趁机又重新将她拉出来:“姐姐,我们今日不走,等过晌再来看他好了。”

    绘之无奈点头,一会儿又觉得幸亏自己没有在里头,否则还不得被石榴拿出来跟范成比惨啊!

    才这样想了,刚走到外头院墙根儿底下,就听到里头石榴的大嗓门:“你这算啥,你有绘之惨吗?”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傻大姐石榴同志安慰人的方式只有这一种。用一个更惨的事实来烘托当事人的惨淡,两下对比,就会给当事人一种“哎呀,跟某某一比我其实也没有辣么惨”的感觉!

    绘之觉得吧,这种安慰方式没错,效果也挺好,但那是建立在自己不是参照物的基础上。一旦成为“更惨”的参照物,她的心情就很不美妙了。

    王来跟李盛已经发现了韩铭跟绘之,但见他们来了又走,两个人对视一眼,都没有作声。这是有原因的,一来,他们作为范成跟石榴的同事,是很关(八)心(卦)同事们的生活感情经历的,这也是话题圈里头不可避免的谈资,而来,他们也想全方位的了解上司跟上司的前妻的种种传说……

    一旦他们打断石榴,很有可能以后他们都没机会知道这些了……

    跟八卦比起来,上司什么的,先暂时靠边站。

    石榴滔滔不绝:“……老天爷不下雨,绘之急的那样子,你们是没见,夜里翻来覆去的烙饼,我第二天一早没见她,还以为她起晚了,谁知大半夜的就出去浇地去了。也亏得有那头牛,否则她能生生把自己累死,别人家都嫌天热不肯动弹,只有她,拿着那粮食简直就当命在种……你们不知道,一听说那些王八蛋们看中了地里的粮食,她那样子我现在想想还后怕呢!这东埔村的男人可真不是东西!”

    王来李盛一听这种结论,顿时后退一步,凭他们经验,接下来要么范成,要么陈力就要奋起。

    谁知两个男人听了这话,一句反驳的也没有。

    王来小心的插了句嘴:“陈哥老家是哪里?”

    陈力手一挥:“别提了,我也没家,等将来跟着石榴,看在哪里安家落户吧!”

    作为“一家之主”的石榴大方的仰了仰头。

    王来跟李盛默默的用个拱手礼表达了一番对陈力的钦佩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