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归田记 第二百章感触

时间:2018-03-16作者:鲤鱼大大

    韩铭说完就目视韩南天。

    韩南天轻声道:“你不懂,这是缓兵之计。”就是他领兵作战,虽然许诺了好处,也不一定就一下子付讫呢,他还要防着兵将们吃饱了饭不好好干活,要接着拿东西吊着他们……

    他有心教导韩铭,但又觉得这些事此时不适合跟小儿子细说,只好囫囵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韩铭道:“便是缓兵之计,那也不能缓到第一次仅仅给那么一点粮食的地步吧?儿子是怀疑,甘南城或许在图谋更大的算计,他们想稳住嘉齐城,并不是真的要给粮食,父亲仔细想想,甘南城这几个月被围,城里钱财流通正常,但粮食不比其他,粮食是越来越少,便是指望百姓耕种,城里又能种多少地?收多少粮呢?明明第一次给了一万粮食都应付过去了,没道理第二次不会拖延,或者干脆再给一万,这样一来,若是拖延一年,父亲在这里也要再待一年吗?儿子不懂兵法,但听过一个词,兵贵神速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他就不说了,他的身体没有彻底恢复,又是动脑,又是用心,便觉得身上钻心的疼。

    韩铭的说法给了韩南天一种新的思路,其实并不是韩铭聪明韩南天愚钝,而是甘南城久攻不下,给韩南天留下了一种“甘南城很难攻克”的印象,韩铭呢,事实上更聪明不到哪里去,他就像一个提前知道考试试题答案的学生,要将这答案告诉别人,却又不敢说这就是试题的答案。

    韩南天不由的正视自己的这个小儿子,说实话,韩铭这几日给他的印象简直要多过从前那么多年的总和。从前,韩铭对韩南天来说,是孩子,是责任,是重负,而现在,他却慢慢体会到一种不同的感受,那是孩子长大,有独立思想独立人格魅力的一种外在。

    韩南天觉得奇怪,他并没有在其他两个儿子身上有过这种感受……

    而韩铭在他眼里还是个孩子,思考方式却开始趋向成熟冷静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也有道理……”他慢吞吞的说道。

    韩铭没等他接下来的话,直接行礼:“父亲,那儿子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韩南天:……

    以为是个孩子,结果让他觉得成熟;现在他想给他一片发挥的余地了,他又挥一挥衣袖要告辞了……

    甭管心里再腹诽,韩南天面上倒是还收住了,淡笑道:“好,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韩铭此行,护卫比之前多了一倍,韩南天怕嘉齐城的人知道粮食被抢再来报复他。

    先前的侍卫长有了那个功劳,连升两级,已经成了一个校尉,此时在韩大手底下做事,若是再来护卫韩铭就有些大材小用。韩铭倒也不以为意,点了王来为侍卫长,一路快马加鞭,日夜不歇。

    韩铭身体虚弱,还骑不了马,只好在马车里头颠簸,幸亏还有一毛二毛,这俩肉球胖乎乎的,一个抱着他的腰,一个抱着他的腿,帮他减震。饶是如此,这一赶路,也险些去了半条命。

    经了事的老人家都说孩子生一场病个头就要窜一窜,他遭了这份罪,倒应了这句话,仿佛骨头架子被拔苗助长的拔高了似的,人越发的瘦,皮肤越发的白,眉如墨色,面若敷粉,气质清冷,彻底的将从前那个活泼的,顽皮混闹的影子抹了去,只留下一个完全不同往日的人。

    他自己知道自己是如何遭的罪,但这份罪,他甘之如饴,谁也没有说过,此时不说,以后也永不会说,便如他将对绘之的思念记在心底,无论他做多少事,也绝对不以此来相胁她回来。

    一路快马,并未遇到敌袭,不过也不是没有突发状况。

    范成本比他早出发一日,不料路上生病,发烧躺在半道上,先被探马当成了刺客,还是王来认出了他,报到韩铭跟前。

    此时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想留下范成,此地也没有大夫,韩铭听闻范成高烧,便叫了一毛过去伺候,把范成放在原来一毛二毛坐的马车里。

    进了麟县地界,王来出面待韩铭将侍卫们一人赏赐了二百钱,然后都打发了回去。这些人虽然没捡着粮食,但有钱,也都觉得不虚此行,个个欢天喜地。

    韩铭身边二毛管钱,此时就嘟嘟囔囔:“三爷这手面忒大了,十来个人二百钱还好说,那是二百人啊,是整整四十两银子啊!”

    韩铭不耐烦,低声呵他:“你要是再说一句,就去伺候范成,我用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二毛这才收了那副吝啬鬼的嘴脸,改成王婆上身自卖自夸:“三爷,我身上肉多,抗摔打,否则您在这车里非得颠散架不可。”

    韩铭也不晓得二毛哪里来的那些自信,他是过麟县而不入,吩咐王来跟李盛留下给范成请大夫看病,他则带了一毛二毛,直接去东埔。

    谁知范成虽然烧的糊涂了,一听要去东埔,他也要死要活的去,一边还哭了:“三爷,小的已经出族,除了三爷,小的不知何去何从……”

    韩铭心烦,直接想打他一顿。他从一开始用陈力也好,用范成也好,不外是因为这两个人跟姐姐都能扯上关系,而且他们俩说起来都有些对不住姐姐,然而他看着姐姐对他们倒是没什么意见,他心里便自我安慰,姐姐一定也不会怪他,事实证明,他是做梦了,但这两个人他都收下,又没犯什么大错,便也一直用着,谁知一个比一个不顶用!

    韩铭觉得自己快要气死了……

    范成病中哭求,王来跟李盛也跟着跪地添乱,到最后这一行人谁也不曾留下,都跑到东埔去了。

    路上韩铭止不住的后悔,他本想在姐姐面前悄无声息的卖一卖惨,可现在倒好,跟着的拖油瓶范成比他惨一百倍……

    可以说走了一路,韩铭就在后悔了一路,真是无时无刻不想着把范成扔了啊!

    这日天黑之后,他们终于到达了东埔村。

    东埔村十分安静,连一盏灯火都无。韩铭一想既知,这是兵荒马乱给百姓们带来的惶恐不安所致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