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归田记 第一百九十八章中毒

时间:2018-03-16作者:鲤鱼大大

    绘之被陈力可怜兮兮的语气逗的失笑:“好,那我不管了,不管是送信也好,还是您老亲自动身也好,总之范成能来,那就行了,退一万步,若是他一时来不了,咱们也不是逃之夭夭,往后见了再给他也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陈力这才满意了。

    等绘之再回去,石榴也揉着眼回家来了:“你走也不叫我一声。”

    绘之笑:“昨夜我睡了一觉醒了,你们俩还在说话,左右无事,不如自己睡醒再说。”

    石榴看着她的样子,眼中有些怀疑,但心底又觉得这样也并不坏,于是道:“家里还有吃的没有,快点做饭吧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吃了早饭,继续收拾家里东西,明明来的时候几乎两手空空,现在要走了,却发现塞一车都不一定够。

    绘之去灶房里头起出范婆给她预备的嫁妆匣子,石榴跑过来看见,待进了屋,她迫不及待的打开一瞧,然后抽了一口冷气,绘之不由笑道:“是我阿娘给我准备的嫁妆。”

    石榴口无遮拦:“老太太真好,我就没投生到她肚子里头!”说完想起范婆一生未有亲子,不免讪讪,强力扭转话题:“这个匣子我怎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绘之抚摸着上头的纹路,轻声道:“我本没打算要,一拿回来就埋了起来,以后……,出不出嫁还是两说……要是我不嫁人,你就跟陈力多生几个,给我一个闺女,我给她预备嫁妆。”

    石榴怪叫:“你想的比陈力还美呢。”

    绘之失笑:“算了,到时候再说。大不了我当孩子们干娘。”

    石榴脸红,双手捧着脸娇嗔:“越说越没用谱了。”

    外头有人轻笑:“说什么有谱没谱?”

    听声音是慕垣,石榴连忙把匣子盖好收到铺盖里头。绘之跟她一起出去迎人。

    慕垣穿了一身青布直缀,交领雪白,整个人看上去文质彬彬,像雨后的天,干净又清朗。

    他站在大门外头,轻声道:“东埔村的兵马都已经集合修整完毕,粮食运了来,以后他们也会重新扎营操练起来,不会再在各家舒服的待着了。”

    石榴拍拍胸口:“哎呀,这下可算是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慕垣看向绘之:“我在此地还要待三五日,你们尽可慢慢收拾,对了,家里还缺什么吗?”

    石榴道:“不缺,三五日的粮食尽够了。”

    她一抢话,绘之也不好多说,只让出路来,做了个请的姿势:“去屋里坐坐吧。”

    慕垣不复那日劝慰她时候的激动,眼睛眨了一下,笑起来,眼角生出三条细纹:“不去了,我还有事,改日再叙话。你们要是有事,尽管打发人去韩家找我。”

    彼此都知道对方的身份之后,他就像完全不在意绘之是韩家的和离妇一样,不管是说绘之,还是说韩家,都一如寻常。

    他走了之后,绘之跟石榴往回走,绘之说石榴:“你干嘛那么急着抢白啊?”

    石榴的话在嘴里嘟噜一圈:“我怕他对你心怀不轨。”但慕垣简直就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,这话打死她她都不敢说出来,没得再坏了绘之的名声……

    甘南城外,韩家大军其中一个副帐中,韩南天面色阴沉的看着军医,等军医一收回手,他就问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军医摇头:“看外表像是中毒,可脉象只是有些虚浮,有根有神。”他又轻轻捏开韩铭的嘴,看了一下舌苔,而后继续道:“若只看脉象,只是有些胃气不足而已。”

    韩大顾不得父亲在场,插嘴道:“那怎么他突然口吐白沫?”不是他着急,实在是当时韩铭看着太吓人了,他本来是过来表扬一下弟弟能干的,结果好险没给吓的猝死。

    这个军医就说不上来了,他又不是神仙。

    好在军医虽然医术不说多么精湛,但安抚病人家属的本事还是有些:“大公子不必着急,便是中毒,看样子也不算厉害,叫我看,说不定是三公子在路上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,净净肠胃,过两天再喝些好克化的绿豆小米粥也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韩大又问:“能用针把他扎醒,先问问他吗?看他到底是不是吃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军医从善如流:“如此也可。”

    谁知刚拿出针来,没等扎呢,韩铭就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韩南天一见不由也走到跟前。

    韩铭只看了众人一眼,弱弱的又想闭上,韩大连忙道:“三弟先别睡,你可知道自己怎么了?”

    韩南天瞪他一眼:“人没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韩铭的呼吸浅的几乎看不出,眨了下眼,又过了一会儿才吃力的道:“还想睡。”

    韩南天这下不叫韩大说话了,连忙点头:“你睡你睡,你想要什么,等你醒了,爹爹都给你寻来。”

    韩大当即心酸,多少次他伤风感冒,也没停了操练,更没什么想要什么就给什么的父爱承诺。

    韩铭想说:“我想回东埔。”只略微的提了提气,就觉得五脏六腑痛的碎裂,只得把这口气咽回去,微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他闭上眼睛,没一会儿又感觉有人给他把脉,然后听到一个很低的声音:“三公子又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韩南天道:“他胎里有些不足之症,从小身子骨就弱些,本来以为大了好了呢,你看他这样,能不能喝些参汤之类的,给补一补?”

    军医连忙道:“不可,三公子此时实在是内虚的紧,参汤虽好,可是是大补之物,三公子虚不受补啊。”

    韩南天只得作罢,他外头还有许多事,看了韩大一眼,韩大立即从“羡慕嫉妒”中回过神来,道:“父亲忙去吧,儿子在这里看着三弟。”

    韩南天刚要同意,想起接下来还有好多事需要韩大做,便道:“他那两个小厮呢,板子打完了,就仍旧回来伺候,你再找两个人,嗯,我看王来跟李盛就不错,叫他们在这边先照应几日。”

    韩大这些彻底不嫉妒了,跟在韩南天后头出去,吩咐人照料韩铭不提。

    韩铭其实没有睡熟,只是他浑身难受,一会儿如同被烈火灼烧,一会儿又像是坠入寒冰之下,冷热交替,神魂动荡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