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归田记 第一百九十六章决裂

时间:2018-03-16作者:鲤鱼大大

    族长儿子不得不制止范成:“你出去有能耐了,狂得没边没沿,怎么跟你父亲说话呢?”

    范成一把拍开未来族长的手,冷冷一笑:“你们愿意过这些王八窝里养龟儿子的日子,我不愿意,将我出族好了。”

    临走,又对他爹娘道:“你们只知道往怀里搂钱,只知道给大孙子攒聘礼,想着一代代的传下去,难道咱们家除了老大家,其他人都是牲畜么?婚事你们催我,钱你们跟我要,这人的人品你们不会去打听一二么?说什么我闹得大庭广众,你们怎么不想想我是怎么被逼着走到这一步的?呵呵,我要提前说了,与我有好处么?没有,好处还是你们的,他们家不管是杀人也好,赔银钱也好,与我有关系么?我所得的,不过是一个遭人嗤笑的恶名!”

    他爹气的直抖:“你要出族就出族好了,我权当没你这个儿子!”

    范成看了一眼院子外头筛成糠的男人:“那就好,你恐怕还不晓得,这两个人已经准备了鸡血帕子,打算洞房夜将我灌醉了,然后摧着我赶紧回军中,他们两人一天三炷香的盼着我早死,然后给你的当便宜儿子跟儿媳妇还有孙子呢!没准我死上几年以后,您连孙女还能再求一个。”

    未来族长听了气的不行,冲出去对那个男人拳打脚踢:“欺凌我范氏无人!我打死你!”

    那男人吓得屎尿屙了一裤子,鼻涕眼泪齐飞,手绑在背后,没法指认,只仰着头脸道:“不管我的是,是她勾引的我,盼着范成死的话也是她说的,她还说等范成一走,她就回娘家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团污糟被范成如此强力揭开,众人果真各自露出真实嘴脸。

    有怕死的,有要名的,有贪财的,纷纷扬扬敲锣打鼓的上场。

    新娘子的娘家送嫁人一面跟族长儿子吵,一面又责骂新娘子不守妇道。

    看着众人激辩范成只是冷笑数声,他手一挥,抽走了新娘子头上的珍珠簪子。

    此时新娘子才算扬起脸来正式看他。

    两个人目光相遇,一个有恨,一个有毒。

    范成当着她的面将珍珠簪子一掰两段,轻声道:“看着你戴了好几天,我早就想这么做了,真的很令人恶心。”

    新娘子满脸充血,白粉都掩盖不及。

    范成走了两步,脚下一顿,回头道:“你恐怕不知道,那个男人除了你,就我跟踪的这段日子,他还有好几个相好呢,嗯,有个叫英子的吧,你出嫁,她还在人群里头看来着,不过大概你不知道她,她却知道你,看见你出嫁,人家英子很高兴呢。以他这种播种的辛勤程度来看,我真怕哪一天两个适龄男女要成亲了才发现彼此是亲兄妹……”

    范成终于走了,他身后是他娘的哭天抢地声:“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!”

    这件事看似他爽了一阵,其实这爽就如同在伤口上撒盐,是痛爽痛爽,是伤敌一千自损八千。

    男儿有泪不轻弹,他骑在马上,风吹眼泪洒了一路,自己这算是什么呢?硬给自己戴了一顶绿帽子,见那帽子歪了,还摆正当了些?

    他一路快马加鞭,但没有回东埔村,不知怎的,他份外怀念跟陈力石榴绘之他们在一起的日子,这些人对他没有一丝一毫的算计。就是绘之,当初和离那般艰难,还坚决要求跟他定下契约……

    越是怀念,就越是不敢见面。

    范成觉得自己想找个怀抱好好的哭一场,只是空旷的原野,并无一人响应他的哀伤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衰运走到头,韩家军的散兵竟然没叫他遇上,直到他进了韩府,从留守的三毛嘴里知道了东埔村最新的消息……

    范成虽然没有亲见,但可以想象绘之陈力等人的日子是何种艰难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将自己的事情放到后头,而先说东埔村的事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他讲东埔村的事,心里是着急,而讲自己的事,语气里头的哀伤则怎么掩饰也掩饰不住。

    韩铭自从知道绘之出事,额头一直剧痛剧痛,但仍旧坚持听范成诉说。因为他知道,范成需要的不是安慰,是聆听。只有他说出来,心里那股恨意那股痛意才能发出来,否则这个人经过此种打击,就算是废了。

    等范成沉默不语,韩铭道:“你受苦了,这件事我知道了,你才二十,以后的日子长着呢,先下去,好好的泡个澡,舒舒服服的睡一觉,等歇够了咱们把过往抛下,再看前路。”

    范成低声道:“三爷,我没事,我想再赶回东埔村去……”

    韩铭实在没什么力气,微微抬了一下手:“你听我的。”说完又看了一毛:“你押着他去休息,若是他睡不着,就灌他喝二两酒。”

    一毛道:“三爷,军中恐怕不让饮酒。”

    韩铭觉得自己耐心快耗尽了:“那就找军医给他开幅安神汤!”

    一毛一个机灵,连忙应声,圆滚滚的身体灵敏的架起范成,半推半架的将人弄了出去。

    帐子门帘一关,韩铭立即躺倒了。二毛滴溜溜的小眼睛讨好道:“三爷,小的给您捏捏腿。”

    韩铭:“滚。”

    二毛缩回手,把帐子放了下来,跑去吃点心去了。

    这天,看似风平浪静,其实平静的湖面底下发生了许多事。

    绘之带着石榴陈力给燕子娘送了些不想带走的家伙什,顺便提出要去西水,燕子娘伤心一阵,拉着她们说话,非要留她们在家里开火吃饭。慕家庄送了一批粮食过来,现在村里人不怕开火了。

    绘之想到此一去以后再见面不定何时,心中也有些唏嘘,便答应了。

    燕子娘一留再留,绘之跟石榴还好说,陈力一个大男人总不能老是腻在人家家里,只得先回了家。

    燕子娘跟绘之石榴吃了饭说话又到深夜,四个女人干脆挤着一块入睡了。

    次日天明,绘之先醒了。

    晚上饭在燕子家吃了,早饭总不能再吃,那这告别也忒没意义了,她起身,也不叫石榴,就自己回了家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