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归田记 第一百九十三章幽会

时间:2018-03-11作者:鲤鱼大大

    韩铭回帐子之后,范成也重新洗漱了过来。

    只不过他没洗漱之前,面上瞧着灰头土脸,那还能说是一路风尘仆仆所以辛苦,但如今洗漱完毕再看他,就会发现他的眉间多了两道深沟,脸色跟眼神都暗沉暗沉,绝对不是这一路辛苦所能够导致的。

    论起奔波的辛苦来,韩铭比他更惨,但脸上也没他这种死样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回家成亲去了,怎么把自己搞成这幅模样?”

    韩铭温声一问,范成险些哭出来。

    这个其实还不到二十岁整,但现在看上去三十多岁的男人,用双手捂着脸:“三爷,我没脸说。”

    韩铭其实已经疲惫至极,不过强撑着一口气,听了他这话道:“你要是不愿意说,那就不说,要是说呢,一毛二毛也认识,但凡以后你在外头听到有传你说的话的,割了他们鼠头也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一毛二毛委屈的瑟瑟发抖:三爷太不讲理,那万一要是三爷自己说出去的,这黑锅还得他们俩背啊?

    韩铭才不管他们俩,只看着范成。

    有些委屈,几乎无人可诉,范成就是遇到这种情况,但韩铭平铺直叙的分析,或者说近乎冷静绝情的话语,又让他有了诉说的欲望,他就像围困甘南城的韩家大军一样,急需一个口子,能破开那城门。

    他过年相看的那个姑娘虽然很漂亮,但范成也有事业心,他其实没太想在这种时候成亲,但家里竟然着急催促,还说女方也有许多嫁妆。

    范成琢磨着父母愿意结这门亲事,应该是觉得女方跟大嫂有亲戚关系,以后成了妯娌,矛盾会小些。这本来也是事实,是个人都会想到此处。

    他其实没有往深里想。

    当然,后来他是想过的。

    大嫂为何这么热情?难道他就看上去那么出息?他长得也不算太英俊,为何女方只见了一面也同意了,难道就不怕万一他在战场上有个万一,嫁进来成了寡妇?

    虽然一开始没那么着急娶,但家里都定下来了,他也是诚心想娶,于是拿了三十两银子,然后跟韩铭请假回家成亲。他打算的很美,二十两银子给爹妈,随便他们怎么操持这婚事了,然后等成了亲,这十两银子就留给媳妇,给媳妇做私房钱,哄她开心。

    他最初开始怀疑,是觉得那聘礼太简薄,就跟庄户人家那些穷汉子娶老婆差不多,他娘说是比着他大哥成亲那时候下聘,但他大哥那会儿结亲,家里是真穷啊,也没有多少钱,几乎就是举全家之力了,现在家里又不是拿不出来,光他往家给的钱,加起来也有三四十两了吧,宅子都翻盖了一翻了,怎么会跟数十年前一样?

    后来他娘又道,这聘礼是他大嫂出面说合的,聘礼少了,但不能叫大嫂白出力,再说大侄子没几年也要成亲,所以给了大嫂些银子。

    范成听得想笑,他还得哄他娘:“这也是应当的。”

    应当个屁啊!

    那聘礼基本上都是家里的东西,少数花钱买的几样加起来也超不多五两银子,唯一值钱的,大概就是他拿回去的那根簪子了。

    庄户人家这些扯平的事,若是胶黏在其中,那这辈子也就那样,脱不开身了,若是跳出来,不与他们一般见识,冷眼观着,也就不觉得难过了。

    只是他娘这般对待小儿媳妇,虽然人家还没有过门,范成心里先心疼上了。

    他特意去镇上买了几样首饰,想赶在成亲之前讨好讨好媳妇。

    谁知首饰买好了,托人给那姑娘捎信,那姑娘说什么也不肯出来。

    人家越是不肯,他这心里越是猫抓一般难受。

    也不管那成亲前不宜见面的风俗了,抹黑去了姑娘家的村里。

    范成有军中历练,想避开个把人还是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他攀上门外的大树,等着姑娘家的灯火熄灭,寻思怕她家里人睡得不实,万一进去吓着人再吵嚷起来,就决定多等两刻钟。

    他心里其实火急火燎,都到了这份上了,又白又嫩的媳妇马上到手,此时过来看一看,多么令人激动吧?

    谁知,他急,有人比他更急。

    他听见动静,伸脖子往院子里头看,就见他未婚妻悄不愣的出来了。

    范成的第一念头是,心有灵犀!

    等他眼睁睁看着未婚妻投入到门口一个男人的怀里的时候,第二个念头才冒出来:心有灵犀,但不是跟他。

    范成的后背就慢慢贴到了树干上。

    正月里才刚过,天气虽然渐暖,还没有暖到打赤膊的地步。然而,就在这家人的大门外头的门洞里,上演了一场无声无息的活春宫。

    他很希望是自己看错了,但这家里头未婚待嫁的闺女只有一个,其他女眷只有一个老婆子,再说,那女人头上戴的可是他下聘的簪子,上头有一颗珍珠,虽然不够圆,可是很大,就在夜色里头,也极美。

    他倚靠在树干上只想笑,想着自己要是十三四岁碰到这事,能冲下去保准吓得那男人从此不举,吓死那发浪发骚的贱婆娘;要是这下头的女人不是跟他定亲即将成亲的人,他才不管人家是不是偷情,是不是给男人头上种草还是种树呢!

    他现在,就好奇这两个人为何要这样。两情相悦,你们去提亲去成亲啊,无冤无仇的干嘛要作弄到他头上?

    不过,他没有等太久,很快这两个人的细声说话就给了他答案。

    男人半跪在地上耳朵贴在女人的肚皮上,说实话范成觉得自己起码是做不到这样的,不是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么!

    然而接下来的对话,更令他心肝肺都疼的发抖。

    “我儿子要委屈一段日子了。”这是男人的话。

    女人轻轻拍了他一巴掌:“你给我出息些,也不用叫我们娘俩费这么多周折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也不生气,就抱着女人的腰,继续跪地,仰起脸来看着女人。

    倒是女人心软的早,拉他起来,四下一望,见没有旁人,两个人便往外走了走。

    男人道:“便宜范成那二愣子呢,成了亲他会在家待多久?”

    范成呵呵,敢情这俩人还想等他离家之后再幽会呢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