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归田记 第一百九十二章激辩

时间:2018-03-11作者:鲤鱼大大

    韩铭临去之前认真打量了这些俘虏,发现他们虽然比方才狼狈了不少,但好歹身上没有见血,便对看押他们的人说道:“给他们些食水,不要故意折辱。”

    幕僚心里很想反对,一脸不赞同,但知道韩铭不听他的,便觉得韩铭十分的妇人之仁,难成大器,这样想着,干脆也不去管韩铭,只一心想如何在韩南天面前劝谏。

    韩南天没想到韩铭给他带来的,竟然是甘南跟嘉齐城结盟的消息。

    这时他方才意识到,这次真是老天站在自己这边,假若嘉齐城不是那么穷,他这大军绝对不会单单后路军被冲散;假如说甘南城真的按十万斤粮食履行约定,那么韩铭这一行也不可能捡漏。

    韩铭这数百人,就如同一个刚学会走路的婴孩,他能弯腰捡起一个芝麻,但绝对抱不住一个西瓜。

    幕僚道:“将军,这些人不能留下性命,若是放过他们,不亚于放虎归山,此后患一留,将来若是被嘉齐城得知实情,再来攻打我们,我们可就腹背受敌了。”

    韩铭却突然出声:“嘉齐城连一万斤粮食都不舍得不要,怎么还有攻打我们的力气?先生应该知道,今年天旱,粮食减产厉害,甘南城若是真有实力,克扣一半也就够过分了,为何才给了十分之一?若是嘉齐城真那么有骨气,拼着这一万斤粮食不要,先打了甘南再说。”

    幕僚道:“那或许是他们想收了粮食再出兵呢。”

    “收了粮食就等于接收了甘南城的施舍,再出兵,大义上站不住,是要遭人嗤笑的。”

    幕僚一口气憋住了,拱了拱手,只目光看向韩南天。

    韩南天发现了幕僚跟韩铭有些不对付,他先前只以为是韩铭莽撞得罪了人家,看着两个人互相不看彼此还有些暗暗好笑,但听韩铭这么一说,他立即收回了刚才的轻浮,胸膛渐渐绷直,脸上慢慢变得重视了起来。

    韩南天有些为难,若是往常,他肯定训斥韩铭维护幕僚的脸面,这也是他收买人心的一贯做法。

    但今时不同往日,韩铭是立功回来的,而且他刚才说的还有些道理。他若是此时打击他,是摧折他的自信,但也不能就立即表扬他,免得他将来急躁惹出大祸。

    深思熟虑之后,他开口:“你说的也有些道理,不过我们此时刚经过一场大战,正在修整收拢兵力,也着实不合适立即再迎战,这些人若是逃回嘉齐城,届时我们跟嘉齐城有了夺粮之恨,要防着他们兔子急了跳墙……”

    韩铭听见身旁不远处的幕僚发出一声轻松的笑,很短,但他听得很清楚。

    幕僚先生这是觉得自己胜利了。

    韩铭自从知道绘之受难之后有些虚浮的目光瞬间凝实了。他想起陈力的话,他如果不够强,绘之一定还会受苦。

    韩南天的话后,他没有立即作声,看在外人眼里,就像跟父亲置气一般。

    帐子中有人开始打圆场。

    韩铭弯腰拱手:“父亲,儿子跟先生读书,先生说了一句话,儿子深以为然。百姓可以没有天子,天子不能没有百姓。”

    这个道理韩南天不是想不到,只是此时他还没有站稳脚跟跟大义,换句话说,他还不是天子呢!这时候考虑天子的胸襟,是不是早了点?!

    韩铭干脆继续道:“父亲不想放过这些人,是害怕嘉齐城报复,那假如这些人能将功赎罪呢?账面上看,甘南城还欠嘉齐城九万斤粮食,这些人是嘉齐城的人,他们去跟甘南城要,是不是天经地义?”

    他这一句话立即给了帐子中诸位一个全新的思路,大家一般会考虑俘虏,就是把俘虏们当成奴隶去做苦力,像这种俘虏之后再利用,是很少有的。毕竟俘虏不是自己人,就如同反手用刀,一个闹不好会自伤。

    而韩铭并不给他们更多的时间考虑可能性,他继续道:“甘南城为何不履行约定,难不成他们不知道重信诺的好处?我猜,甘南城内部肯定出了问题,距离土崩瓦解不会太远,这些人去要粮,说不定就是打开甘南城的一个突破口,甘南城一破,嘉齐城自会不战而降。”

    若是没有韩铭,接下来韩南天跟众位幕僚的商议的时候也不一定不会想到此处,但是今日受的冲击太大,众人一时还没反应过来,韩铭抢占了先机,他只略一点破,众人立即意识到韩铭说的不错。

    就有另外的幕僚急忙道:“将军,俘虏们善加利用,说不定此举真如公子所说有意外收获。”

    他们的大军之前被人冲散,也确实需要一场胜仗来恢复士气。

    比起让军队休养身体,大胜一场之后再休养取得的效果才会更好。

    韩南天终于道:“你先回去,我们这边继续商议商议。”

    韩铭非要问个清楚:“那那些人……?”

    刚开始没想到俘虏的价值还好说,现在韩南天绝对也舍不得杀了。

    他一挥手:“留着,好吃好喝的给他们。”

    韩铭方才行礼告辞,不过,回帐子之前,他先去了关押俘虏们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你们没有性命之忧了,甘南城破城以后,嘉齐城说不定会主动来降,到时候你们也不是俘虏,想从军的,可以留在军中效力,想跟着我的,我昨天说的话从来有效,你们可以好好考虑。”

    他这番话很快传回中军大帐,韩南天听后不免唏嘘:“老了,这脑子不如孩子好使。”

    他这样说自己,先前那被怼被无视的幕僚的脸色也渐渐缓了过来,不过仍是道:“三公子仁善,只是多了些妇人之仁,自古成大事者,不拘小节。神州内外,人心鬼蜮,没有利斧在手,怎么能够成就大业?”

    韩南天大笑:“哈哈,先生说的极是。”众人相互吹捧一番,而后迅速的商议起大事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人要假冒嘉齐城的人,人数不能太多,只要能进去,这城门一开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以把粮食先要出来,九万斤呢,防着甘南城最后放火烧粮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