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归田记 第一百九十章齐聚

时间:2018-03-11作者:鲤鱼大大

    韩铭头一次怀柔,效果不错,但并没有人主动出来告诉他实情,顶多是俘虏们看上去都像是认命的样子,该吃吃该喝喝。

    韩铭对这种结果还是很满意的,休息了大半夜,天不亮就按照侍卫长议定的时间开始往甘南那边走。

    侍卫长昨夜已经命人送信回去请求接应了,所以这一路其实走的还算轻松。

    韩铭不仅恢复了饮食,还能在马车里脱下裤子晾着他的两条小白腿。

    来的时候快马走了一日夜,回去走了两天还没有到地头。

    等到了第三日,天气阴沉,远处天空有乌云凝结,风也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侍卫长过来请示,说要把大家的蓑衣都盖到马车上,免得粮食经了雨水受潮。

    韩铭的腿还暴露在空气中,便只从车窗里头探出头来,他看了看远处,对侍卫长说:“不用折腾了,咱们继续赶路,这雨水一时半会的下不到咱们这里。”

    侍卫长十分怀疑,还要再说,见韩铭已经缩回头去了,只能心里叹一口气暗暗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经过这几日的沉淀,他那日的激动跟兴奋都消沉下去不少,偶尔觉得韩铭好命,有福气,偶尔又觉得其实这一路纯粹是他该当行大运。他有些纠结,但凡拿不定主意的时候便过来问问韩铭,反正韩铭怎么说他怎么做,他打定了主意,待到韩南天面前,也说这都是韩铭的功劳,自己来个以退为进,反正将军肯定能看到他的远见卓识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日的确没有下起雨来,风很大,卷着人东倒西歪的,不少侍卫干脆下马牵马而行,反正队伍里头有粮食车,也走不快。

    倒是没人让韩铭先快马回去。因为他们这次纯粹是以多胜少,捡漏了,众人也害怕万一把人员分流,再被其他人截胡,不管怎么说,队伍里头有韩铭,韩铭是韩将军的三公子,这就是天然的首领。

    傍晚的时候,韩南天打发了人来接应,俘虏们也有了车坐。

    韩铭说话算话,在来人拜见自己的时候,又提醒他们善待俘虏:“这些人我都有用,不许你们欺负他们。”

    来人这次倒是没敢把韩铭不放在眼里。一万斤粮食不算很多,但能解解眼下的燃眉之急。今年春里大旱,夏粮的收成减产的直接没法看,可以说拿着银子都买不到粮食。

    到处都在缺粮,百姓人心惶惶,便越发的显得世道很乱。

    韩铭见自己的一应要求对方都答应了,就吩咐他余下的路程跟侍卫长商议着办,他还要继续养腿。

    到了第五日中午,才算又重新摸回甘南的地界。

    韩铭在车里长舒一口气,他闷坏了,也憋坏了,许多事想做,但他只有一个人,真正做到面面俱到太难了。就拿眼下,他不想就这么待着,可要是不待着,极其容易功亏一篑。

    就在他刚下车准备进军营的时候,后头风尘仆仆赶过一骑兵。

    韩铭循着声音看过去,发现是范成。

    过了正月,范成就请了婚假,说回去要成亲。韩铭因他处置东埔村事务得力,一下子给了他半年的假期,谁知还没到时间,范成就追了过来。

    韩铭心里疑惑,但此时也顾不上了,因为韩大迎了出来。

    韩铭看见韩大,咧嘴一笑喊了声:“大哥。”

    韩大上前揽住他的肩膀往里头走,在他耳边低声笑道:“你小子行啊。”接着问韩铭是怎么遇上这些人的,又道:“这条路我来来回回走了多少趟了,也没给我碰到这样的好事。”

    韩铭摸了摸腿:“哥,我可是在马车里头连着躺了五天,再没有比这个更受罪的了,相比之下,我宁愿仍然骑马,疼一时也比疼五天强。”

    接着又把自己如何遇上的人给说了。

    他一把回答韩大的问题,一边努力扭头往后看了一眼,看见范成跟着进来,还冲范成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没到中军大帐,侍卫长打发人来报:“去接三爷小厮的人都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韩铭道:“甚好,我就住在父亲帐中好了,让他们都一起过来伺候。”

    韩大觉得他想的美,但没主动打击他。他们是亲兄弟,别说韩铭捡了一万斤粮食,就是捡了十万斤,韩大做哥哥也不担心弟弟动摇自己的地位。此时他只是替他弟弟感到高兴,有道是兄弟齐心,其利断金啊!

    韩南天也很高兴,他的人从慕家庄借粮了,但这一季的新粮这才收割,就算最快速度的运到也得十来日,有韩铭带回来的粮食支应,他刚才就跟幕僚们商量了,撑个十来日,只要没有大战,那完全没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韩铭见了韩南天上来就笑:“父亲,我要躺下睡,这几日在马车里头都没有睡好,快颠散架了。”

    韩南天对左右道:“才说他懂事了,一上来牛皮就戳破。”

    左右都陪笑说:“三公子是该好好歇歇,将军这次总不能太苛刻。”

    韩南天道:“罢了,你暂且先留在我的副帐之中吧,不过养两日,还该好好回去,不许胡闹。”虽然看上去依旧严厉,但对比韩大韩二而言,这的确是很好的待遇了。

    韩大唯恐这个弟弟再说惹得父亲不高兴,连忙拥着他往外走,韩铭便指挥他:“大哥,你把我的小厮都叫进来,我这身衣裳都穿臭了。”

    他们又没走远,众人还在议论:“公子爷们兄弟情深。”

    到了副帐,不一会儿韩大出去,王来李盛还有一毛二毛都进来了。

    王来跟李盛对看一眼,王来率先道:“三爷,属下有话说。”

    韩铭看着他,脸上的刚才的闲适跟微笑早就收了起来,他心道:来了。

    王来跟李盛虽然憨厚实在,但办事也极为稳妥,他们接上人之后便立即打听,结果这一打听,俘虏们的话立即破绽百出,奉水镇的百姓都是自给自足,仅有的两个粮店根本没有数万斤粮食这么大的吞吐量。

    韩铭要的就是这个。他早就发现了实情,但他发现实情的来源没法对外人说。

    * 首发更 新 .. 更q新更快广告少s,精彩!(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