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归田记 第一百八十九章怀柔

时间:2018-03-11作者:鲤鱼大大

    无论什么念头,有些人都信个天意,侍卫长很显然也是个相信天意的人。他相信韩铭是个有福气的人,此时此刻便怀着兴奋跟激动过来了。

    韩铭笑:“这地界我也不熟悉,不如你跟我说说,然后咱们一起考虑考虑接下来该怎么安排。”

    他们坐马车可以狂颠,但牛车运粮食就不能再搞这一套了。

    侍卫长显然已经想过,并且他就是没有想好,所以才过来问的。

    听韩铭这么说,他便拿了小树枝在地上画,大体比划了一下麟县甘南以及奉水镇各自的位置,最后道:“奉水镇离麟县比甘南近。”

    韩铭点了点头:“但是甘南那边咱们的人马更缺粮食对不对?”

    侍卫长:“是。”

    这个回答充满了意味深长,韩铭不想猜测他的想法,于是笑眯眯的一直看着他,直接把他看得不好意思了,才直白的开口道:“三爷,恕属下直言,您如果还想回甘南,借由此事回去再好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韩南天觉得韩铭来回一趟是为了炫耀,但在侍卫长这里,此时却咂摸出一点不同的味道来,他觉得韩铭是来抢功劳来了,虽然论起军功他比不过韩大韩二,但并不意味着就完全没有一拼之力了,更何况听说他还要娶公主。

    叫侍卫长自己说,那公主是真是假无所谓,但一旦要娶了,那必定就成了真公主了,单凭妻子的高贵出身,三爷将来也不会坏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侍卫长越想越觉得兴奋,看韩铭的眼神充满了激动。

    韩铭强忍着才没有摸脸。他知道自己很好看,但是他只喜欢姐姐,其他的无论男女老少,他都绝对不会动心!

    因为他这点诡异的心思,两个人到最后都没有把话说明白,但侍卫长却觉得自以为揣摩到了他的真实心意,沾沾自喜的走了。

    韩铭在车下站了好半天才回神,听到侍卫长的声音远远的传来:“三爷说了今晚不管干什么活的,来日领功都是一样待遇。”

    这已经是相对公平了,但韩铭知道,其实那些一马当先冲锋在前的人还是有好处,抓住了人,先绑起来,然后搜身,运气好的,说不定能搜到银子呢。

    他扭头找了一下,发现刚才帮着他上车顶的俩侍卫还在,心里对这两个人升起些许好感。

    他相信许多人会爱上他的容颜,但要爱到那种他说一句话就为他生为他死,这就呵呵了。

    之前的两个侍卫,只是他说了一句把我扶到车顶上,那俩人就主动出来站了出来。不去想这些人的内心世界,单凭这个行动,韩铭就对这俩人很满意,满意到他愿意再送一份功劳给他们。

    他声音温和的道:“你们俩人过来。”

    等他们近前,又问他们叫什么名字,知道他们俩一个叫王来,一个叫李盛,点了点头道:“我这里有两件事交给你们去办,有没有问题?”

    他先卖了关子,而不把事情说了,其实就是欺负人,也是想故意考验两个人,但王来跟李盛只是略一顿就都毫不含糊的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韩铭笑:“你们俩一起去奉水镇,头一件事是接我的两个小厮,另外一件事,就是打听打听奉水镇上的粮店,若是守法的百姓良民,那我回去就跟将军要钱,把这匹粮食钱给他补上……”

    粮店有是有,但经不起打听,因为根本没有一万斤这样的流通量,他之所以这么说,是因为他需要这两个人自己发现不对劲,然后自己去探索,若是他们探索不来真相,那也不要紧,他的两个小厮一毛跟二毛会帮他们的。

    王来跟李盛一听这个立即就放心了,拱手称是,并保证一定完成韩铭交代的任务。

    侍卫长安排好了路线跟任务还有守夜的人,再次回来,韩铭就跟他说了自己打发人去接小厮的事。

    侍卫长见他已经安排了人手,便也没有二话,很痛快的应了。他此时觉得去接两个小厮,又不是什么大人物,这样的事给王来跟李盛还行,他要是上赶着拍马,自己亲自去,那就有点掉价了。总之,拍三爷的马屁可以,拍三爷的小厮的马屁不行。

    却不知,他这一认真分析,把最耀眼的功劳给错过了。

    不过侍卫长也算细心,还问韩铭这野外更衣的事。

    韩铭道:“刚才趁着天黑已经解决了。”随口就敷衍了过去。

    等兵士们做了饭出来,韩铭吃完就去了俘虏那里,见他们还没吃上饭,就喊人:“也给他们上饭。”

    他们这边的侍卫不乐意,还小声道:“一顿不吃也饿不死他们。”

    韩铭听见,看了侍卫长一眼,侍卫长立即过来瞪眼:“咱们将军起事,为的就是让百姓活下去,不是说杀了旁人,肥了你自己,大家一起活着,一起往好日子上奔那才顶顶好。”他知道韩铭“善良”,所以他说话也往“善良”上靠。

    给俘虏吃饭,也不给他们解开绳子,只是让他们两只手绑着一起往嘴里送馍馍。

    韩铭在这些人当中走动,见有人掉了,便帮着捡起来,还使劲吹了吹,然后递给对方。

    借着不远处的火光,他发现这竟然是个同龄人,比自己大不了多少,不过脸上很瘦,没有肉的那种。

    韩铭轻声道:“你吃吧。”

    不料对方一听他这话,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,还不敢哭出声:“三,三爷,你能不能把我放了,我娘有病,我这才出来干活,还要拿钱回去给我娘治病……”

    韩铭举着馍馍的手一顿,半晌轻轻收回去,把馍馍上残存的最后一点草叶子给抚掉了。

    “我放了你一个,其他人是没法放的,到时候你自己回去了,他们回不去,就算我不找你麻烦,也有旁人找你麻烦,总归是死路一条,更何况,你们离开了我的视线,我不敢保证你们的生死,起码现在在我面前,性命是无忧的。以后,想留在军中,可以按月领兵饷,想跟着我,我也一定保证你吃饱穿暖,等不打仗了,大家可以有地种,再娶个媳妇,把家业一代一代的传下去……,我想,就是让你娘选,同你的生死比起来,她肯定也愿意你选后者,而不是回去面对充满变数跟风险的未来,再者,说不定你娘也会没事,你们母子还有重逢的一日呢。”

    * 首发更 新 .. 更q新更快广告少s,精彩!(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