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归田记 第一百八十六章混闹

时间:2018-03-11作者:鲤鱼大大

    韩铭来时的狼狈都看在众人眼中,不免有人以为他躲在帐子里头挺尸,谁知他花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竟然收拾了自己,然后走到了父亲帐子前头。

    中军大帐再大也只是个帐子,不像广阔的院子,站在院门外头一喊,里头的人有可能听不见。

    韩铭站在帐子外头,侍卫不给他通报不要紧,他自己整了整衣襟,嗓子略咳嗽了一下,而后扬声喊道:“父亲,儿子来请安来了。”

    韩南天正喝水呢,好险没呛住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韩铭抬脚的时候眉头狠狠的皱了一下,无他,太疼了。

    军帐中还有不少其他人,副将,幕僚等均在,韩铭进来,韩南天先道:“见过你的诸位叔伯长辈。”

    韩铭拱手弯腰应“是”。

    再直起身来,虽然身姿单薄如白杨,但胜在气质朗朗。帐中众人均是五大三粗的汉子,便是肚里装了墨水的幕僚们,看上去也不像文人,韩铭站在帐中,不惊不惧,见父亲的心腹副将往前走了一步,他便露出一个浅笑,冲那人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那人帮他引荐了一番,虽不需大礼参拜,但也躬身到地,众人也不敢托大,或避开,或拉住韩铭,只受他半礼,不多时便见了一遭。

    更有人道:“将军难得见到小公子,正好一叙天伦,我等先按将军吩咐去布置下去。”

    韩南天并未挽留,点了点头,等众人鱼贯而出,他坐了上首,韩铭方才重新拜倒。

    韩南天道:“这一路出来可吃足了苦头了吧。”

    韩铭露出一个天真不怕苦的笑:“虽然辛苦,却比待在家里更自由自在,侍卫长说我只要多骑马,用不了一个月就不会觉得累了。”

    韩南天大笑:“我看你现在也没觉得累。”笑过之后,脸容一肃:“你说你胡不胡闹,本指望你在你娘膝下承欢,你倒好,整天想着往外跑。”

    韩铭乖巧的折腰讨饶:“我想念父亲了,想趁着您现在离家近过来看看,毕竟攻下甘南城以后,从此顺利南下,儿子想见父亲恐怕也没有这么近便了。”

    韩南天围攻甘南城许久,尤其是秋收之后还未攻克,心里其实也有懈怠疲惫之感,不过现在被韩铭这么一说,还是高兴了起来:“唔,你嘴倒是比从前甜了,说吧,来这里有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韩铭直说:“父亲别着急赶我走,让我在军中略待几天,然后等我走的时候再给我一队人马……”

    韩南天瞪眼:“美得你!”他一听便觉得儿子这时想装孔雀开屏,炫耀能耐炫耀到军中来了!若是被人晓得,怕是连他这个老子一起被笑话个彻底!

    韩铭只笑:“父亲。”弯腰求了又求。

    韩南天理智在线,不被他软语相胁,立即喊人:“来人,备车备马,送三公子回麟县!”是打定主意给韩铭一个教训。

    又威胁道:“下次这么冒失再来,先军法伺候。”

    韩铭不死心,认真问:“那您现在打我一顿,我能留下吗?”

    韩南天又要忍不住笑,憋着道:“不能,打一顿,扔车上拉走。”这个儿子跟前头两个一点也不一样,在很长的时间里头,小儿子都是父母的开心果,是暖手的小手炉,韩南天也不例外,他把大儿子跟二儿子看做是家里的梁柱,但小儿子则是博古架上的白玉瓷器。

    韩铭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往外走,等走到门口,又折身眼巴巴的看着韩南天:“父亲,那您派多少人手送我回去?”

    韩南天都忘了他适才想让大儿子顺路把他捎回去的想法,指着韩铭道:“兔崽子,给你一百人,快滚吧。”

    韩铭抓着帐子不肯就走:“这一百人都骑马吗?”

    韩南天本想说不骑马,可转念一想,若是不骑马,路上走得更慢,完全可以实现韩铭“炫耀夸官”的梦想了,这怎么行?

    “都骑马!快去快回!”

    韩铭方才依依不舍的、不知足的走了。

    等他回了临时的军帐,便有侍卫过来催他:“三爷,马车已经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韩铭道:“我的小厮还没赶来,我要是上马车也没人伺候。”

    侍卫:“这不妨事,属下们顺路迎着他们也就是了,比等他们赶过来还快呢。”

    韩铭只能无可奈何的上了马车,他在车里念叨来时一行只有三两个人,现在回去有了一百多人,平白多了好几十倍,也算圆满。侍卫们在马车外听了只是偷笑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听不到他动静,侍卫挑开车帘一看,却是背对着车门睡着了。侍卫便做主,将马车放缓了些速度。

    过了三个时辰,侍卫看着天色吩咐众人扎营,韩铭方才在马车里头醒了,一醒了就哎哎的叫痛,不肯动弹,又问怎么还没迎上他的小厮。

    侍卫们道:“他们坐马车,即便日夜不停的赶路,现在可能才到奉水镇,这里距离奉水镇还有百十余里……”

    韩铭不懂:“不过百十里地,咱们快快赶过去不行吗?之前下马的时候腿还没有那么痛,现在痛的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了!”

    侍卫不肯,韩铭又道:“我要方便。”

    侍卫见他不下来,只好拿了个陶罐放到车里。

    韩铭的少爷毛病这下子就一下子出来了,一会儿就说他自己不成,等侍卫上来了,他也不肯,说跟侍卫不算熟悉因此尿不出来……

    眼瞅着韩铭就要打破那句“活人还能被尿憋死?”的俗语,侍卫无奈:“那咱们继续赶路?可一百多里地也要至少两个时辰才能到,您能撑到那时候吗?”

    韩铭松一口气:“赶路我就放心了,这么一放松,觉得还能忍上一段路,接下来大不了我不吃不喝,你们要吃喝的话,可千万避着我些。”

    侍卫想笑不敢,应了“是”,然后匆匆吩咐众人拔营:“继续赶路,到奉水镇再全体休息。”

    韩铭说的并非全是谎话,他的腿也的确快要断了,现在是又麻又痛,有一阵如同被万蚁啃食,又有一阵则如被万针齐扎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