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归田记 第一百八十五章井底之蛙

时间:2018-03-11作者:鲤鱼大大

    “败家的婆娘,你到底去还是不去?!”栓子爹拍着床板子,越说越生气,吐沫齐飞,眼珠子看不到黑,白愣愣像是要瞪出来似的吓人。

    栓子娘是万念俱灰,她怎么也想不通到底是谁来拿走了那些银子,她为此还在背地里头偷偷问了问栓子,因为除了他们家自己人,旁人根本不知道她家里有银子。

    只是栓子咬死了说不知,她又害怕问的深了,叫男人再怀疑上孩子,给旁人家下耗子药这事他都做出来了,打骂孩子还不是寻常,栓子那么小,万一给打坏了该怎么办?

    “好,我去。”她丧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她出了门,喊了栓子藏在自家门口,等看到绘之家的人都出来后再来叫她。庄户人家,寻常无事谁也不会随意出门,她心里存着侥幸,若绘之家一直有人,那她也没法去不是?

    可今日不知道是不是该当栓子爹走运,栓子才出去一会儿,就跑回来找他娘:“她们几个都走了,手里还拿着许多东西。”

    栓子娘不信:“都走了?你再去看看,去她家看看。”

    栓子高高兴兴应了一声,转身就跑了,他知道他娘让他做这些肯定有事,他很高兴也很兴奋。在他的想法里头,别人偷他家,那是罪该万死,他们去拿人家的,却是好事,其实,这也不是他生来就有的想法,只是后来大人通过一言一行潜移默化就自然而然形成了他的世界观。

    他很快去而复返:“都走干净了,大门没锁,里头一个人也没有!”

    栓子娘深吸一口气,将他拨拉回屋里:“看着你爹些,我去去就来。”

    栓子人小鬼大,做事果然靠谱,栓子娘小心的进了绘之家门,先作势喊了两声,没有人应,这才走到水缸跟前,掀起水缸上盖着的木板子,往里一瞧,嘁,没水了。

    她再糊涂,这点智商还是有的,没有水,单撒了药进去那是犯蠢呢。

    这一趟眼看着要无功而返,她心里其实打退堂鼓了,但又怕真这么回去跟男人无法交待,可惜绘之家别说水缸里头没水,就是锅里壶里也都空着。

    把人家的水壶装满然后把药下里头?

    不成不成,万一她们顺手泼了,那岂不是浪费了这包药?

    栓子娘左右摇摆,又怕绘之石榴再猛不丁回来,竟叫她急中生智,看到了院子中的那口井。

    井里的水总是要喝的吧!

    三步变作两步跑过去,从怀里摸出药包,手一抖差点连纸也给一起扔下去,她定了定神,深吸一口气,把纸包打开,一点点的都洒到了水井里头。

    她到底还有点妇人心肠,撒完了药包,预见到绘之石榴香消玉殒撒手人寰,便不由的伤了伤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前,有只蛤蟆,一直待在井里,它没机会出去也不想出去,时日长了,便形成自己的观念:哟呵呵,咱头上的天真特么好哟!辣么高,辣么大,辣么圆,还正好可着我的井口,严丝合缝,一丝不漏!

    话说绘之等人,因为议定了要离开此地,那便也不墨迹,收拾了要带走的东西,那些拿不走又不舍得扔掉的众人便都拿上,送给了燕子娘。

    燕子娘根本就没想过绘之会是苏家的闺女,这人么,若是两个人还没有想处过便已经知道对方,那么极其容易先入为主,像燕子娘跟燕子这样已经跟绘之相处过一阵子,再听到绘之之前的名声,反倒要心疼她几分了。

    “从前还说也不知道哪家儿郎有福气能娶了她,唉!”燕子娘对燕子道。

    娘俩正说着,绘之等人来了。

    燕子娘见她们手里拿了东西,不明所以,石榴便当先把她们要离开的事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她说完,燕子娘也知道她们为啥要走了。毕竟绘之跟村里的人还是来往少,大家之前不了解,现在乍然知道她是韩家的休妇,以后村里的闲话一定不少,并且苏行言在村里也是个比泼皮无赖差不到哪里的混蛋,有这样的爹,真不如远走高飞了。

    不过一想到绘之等人要走,燕子娘不免落泪,握着绘之的手泣道:“我觉得自己命苦,你这命啊……”

    后半句虽然没有说出来,但大家也都明白。

    石榴是一想到绘之为此吃的种种苦头,心酸难忍,也不免陪着哭了一场。

    女人们在屋里哭,陈力就坐在门口外头,他手里抓了一把苦菜,一根一根的细嚼慢咽,直把肠子也苦成了绿色儿。

    苦得他压根儿忘了韩铭那亲事并未结成,苦的他一起头就没想起韩铭说让他们哪里都不要去,好好待在家里。

    他这儿只愁着该怎么跟屋里的俩女人说:三爷已经跟先帝爷的公主双宿双飞了。

    韩铭遇人不淑,碰上陈力这么个惯会拖后腿的二百五,亏得他没把宝都押陈力身上,不过就算如此,他也是着实看高了陈力。

    韩家军后路被人攻散了,前头却没有太大的折损,大部分粮草都在中路,为的是好前后调配,正好这次保住了。

    韩南天本来要缓一缓围城,先把散兵都召集回来呢,谁知他小儿子来了。

    韩铭下马的时候差点倒栽葱,他头一次在马背上待了这么久,腰胯都僵硬了,大腿也磨破了,万幸侍卫在一旁扶住了他。

    韩南天正因为被袭击焦头烂额,听说他来了,直接就想把他先打发到韩大那里去,因为暂定了韩大负责收拢兵马,到时候正好顺路把韩铭送回家,这里兵荒马乱的,让韩铭看一眼也就罢了,不是顽的地儿。

    韩铭却不乐意。之前他告知了大哥方家小姐的把柄,满以为大哥能以此为要挟,把事情办利落,谁知大哥硬是一把好牌都打乱了,通过这件事,韩铭得出自家大哥魄力不足的结论,便不想再跟他一处。

    要是时间充足,他或者愿意再试试二哥,但现在箭在弦上,他也来不及试探了,便只能找韩南天说话。

    韩铭灰头土脸的下了马,后头他的小厮们还没跟上来,他也就不指望了,自己借了一身衣裳,把头脸略收拾了一番,打着给父亲请安的名义去了大帐。
小说推荐